分享通信若資金斷裂,虛商用戶要怎麼辦?

ADVERTISEMENT

  前不久,作為一家很有影響力的虛擬運營商,分享通信陷入了債務危機。201737,分享通信召開發布會,蔣誌祥宣布公司急需對外支付的欠款約1.64億元,但是公司正常運轉,對使用虛擬業務的現有用戶並不會產生影響,只是新發展的用戶會有影響。

ADVERTISEMENT

  按照一些媒體報道,分享通信的資金鏈問題早在201610月就已經凸顯,很多員工開始抱怨工資拖欠,並有分享通信即將破產倒閉的傳聞出現。

  分享通信是在20131226獲得的虛擬運營商牌照,也是中國第一批的虛擬運營商之一。20140331,中國虛擬運營商第一個用戶就誕生在分享通信名下。可以說,分享通信也是中國虛擬運營商這幾年運營的一個縮影。

  20140613,分享通信集團發布旗下品牌—— “正式商用,並開通10039網上營業廳。20140509,分享通信集團發布電信運營商品牌為分享通信20140428,分享通信正式成立“10039球學會,這是電信運營商在中國成立的第一個針對高端客戶群體的高爾夫球會。20164月,分享通信正式收購尼日利亞電信運營商GiCell,金額達2億美元,占股80%。以此來看,分享通信自從拿到虛擬運營商牌照以來,確實是務正業,實實在在的開展了業務,比起很多只有牌照未有放號的企業要值得表揚的多。

ADVERTISEMENT

  根據媒體曝光的數據,中國虛擬運營商發展的用戶數已經達到3100多萬,分享通信大概應該有600多萬,算是排名非常靠前的虛擬運營商,而且,分享通信定位高端,按說不應該出現經營困難。

  分享通信曾經將目標鎖定在高端用戶,推出了“399分享無限暢打套餐,每月套餐費399元,可享受不限語音通話時長、180條短信和3GB上網流量的服務,這一套餐還在正和島企業家中試商用。應該來說,這樣的高端套餐怎麼會虧損?

  專業人士分析認為,批零倒掛導致了分享通信入不敷出,這可能是原因之一,因為虛擬運營商為何快速發展用戶,普遍采用超低價的方式與電信運營商拚價格,可是,在國家提速降費的大背景下,語音業務和流量業務的價值迅速貶值,虛擬運營商自身的實力根本拚不過,掙不到錢也就不令人意外。

ADVERTISEMENT

  在分享通信陷入資金鏈問題之前,已經兩次上了媒體關注榜單。第一次是在20164月,央視以“失控的170號段”為題報道了虛擬運營商實名登記製度落實不到位、170號段成為通訊信息詐騙重災區的情況。其中,工信部緊急約談的三家實名製落實不到位的移動通信轉售企業中就有分享通信。第二次是20167月,工信部對部分虛擬運營商的在網用戶實名登記信息合規率進行了數據抽測,在抽測的8家企業中,墊底的是分享通信,其實名登記信息合規率為僅為91.30%

  於是,我們可以看出,分享通信在追求快速發展過程中確實存在很多管理問題,蘿卜快了不洗泥,電信運營商常年運營中那些完成任務的模式在分享通信中被繼承甚至放大,但分享通信顯然沒有三大電信運營商那樣的實力來兜底,所以,成為了第一個問題大爆發的倒黴蛋。

  從現在的情況看,分享通信的問題不會是個案,40多家獲得牌照的虛擬運營商現在整體運營情勢大多都不好,有些甚至抱著牌照不動手,而有關方面至今也沒有進行考核發放正式的虛擬運營牌照,未來會不會發都成了疑問。

  虛擬運營商運轉了三年多,難道這又是一次失敗的改革試驗嗎?可是,保險公司是不允許倒閉的,那麼虛擬運營商一旦經營困難,用戶的利益怎麼得到保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