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年來最難吃的披薩店,到底靠什麼征服美國總統?

ADVERTISEMENT

  毫無疑問,川普是美國史上最具娛樂性的總統,他不僅在政治上特立獨行,對美食的愛好也與眾不同——他最愛吃麥當勞、肯德基、達美樂等快餐。

  老外們嗤之以鼻的「垃圾食物」,偏偏是川普的最愛。

  2005 年,川普在《周六夜現場》節目中為達美樂打了一波好廣告,他居然頂著一個披薩出場!

ADVERTISEMENT

  當吃瓜群眾爆笑時,他卻一本正經地說:

  我就是那個芝士比薩,你們快吃掉我吧!

  究竟達美樂披薩是什麼來頭,能讓美國總統都愛不釋手?今天極客君就為大家揭秘!

  一家做披薩的科技公司

  達美樂成立 50 多年了,一度是世界上最難吃的披薩。

  眼看披薩賣不出去就要瀕臨倒閉了,達美樂的老板想出了一個好點子:送外賣!

  達美樂認為,30 分鍾是人們對外賣心理承受的極限,為了在半小時內能把外賣送出去,達美樂真是無所不用其極。

  他們組建了雪佛蘭送餐車隊:

  嫌汽車送餐太慢?他們又動用了無人機:

  外賣小哥不可能 24 小時在線,他們又投入了機器人送餐隊:

  為了讓快遞小哥在 30 分鍾內送到外賣。達美樂在選址上也是頗為講究。每次選址前做個詳細的調查,將外賣消費人群、社區、街道、路況等信息了解得一清二楚,然後畫出店鋪草圖(詳細到標注每個路口紅綠燈的位置)。

  接下來,外賣小哥會和經理一起研究外賣路線圖。由於披薩出爐時間是 10 分鍾,留給外賣小哥的時間只有不到 20 分鍾,其中有 7 分鍾還要留給交通堵塞和路況事故。即便如此, 99% 的達美樂比薩還是能在 30 分鍾內送到。

ADVERTISEMENT

  嚐到甜頭的達美樂 CEO 戴維·布蘭登(David A.Brandon)後來干脆宣稱:

  我們現在是一家科技公司,只是剛好賣披薩而已。

  達美樂可不是口說無憑,他們真的很懂消費者:

2007 年,當人們還在打電話定外賣時,達美樂推出的網絡訂餐服務覆蓋了PC 和移動端

2008 年,達美樂給送餐服務加了「進度條」,用戶可以追蹤訂單,這讓達美樂成為行業第一

2011 年,達美樂推出的開腦洞應用 Pizza Hero:可以讓用戶 DIY 披薩

2014 年,達美樂的訂餐服務開始擴展到 Apple Watch、Pebble 上。達美樂的腦洞還開到了推特賬號上。用戶只要用披薩的 Emoji 表情,@達美樂,就可以下單了

2015 年,達美樂推出了另一個開腦洞的「胃部翻譯器」遊戲。當你問:“胃,你要哪種口味的披薩”時,胃會判斷對哪種披薩更感興趣,然後幫你下單

  ▲開腦洞的「胃部翻譯器」遊戲

  達美樂認為,時間就是食物的敵人,一定要消滅它。他們消滅時間的腦洞是這樣的:達美樂的 APP 定位後,會同步到衛星,在合適的距離,廚師會開始做披薩,這樣顧客一進門,香噴噴的披薩就上桌了!真是不能再貼心!

  最難吃的披薩店如何逆襲?

  是什麼讓達美樂重塑自己?去年的密歇根州商業領袖會上,達美樂的 CEO 帕特里克 · 道爾(Patrick · Doyle)分享了達美樂成功轉型的經驗。道爾回憶:

  2010 年我進入達美樂當 CEO,那是最難的一段日子,公司幾乎停滯不前,股價跌至 8.76 美元,達美樂不得不重振品牌。當時我們意識到:我們的披薩確實不太好吃。

  於是達美樂做了個大膽的活動,他們包下了美國時代廣場上的巨幕,鼓勵人們吐槽達美樂的披薩來贏現金,幾天內就收到了 3 萬張真實的披薩餅照片。

ADVERTISEMENT

  ▲時代廣場的達美樂廣告

  難吃的達美樂披薩果然在社交網絡上引起了廣泛的吐槽:

秘製醬汁的味道像番茄醬

外殼的味道像紙板

達美樂的披薩真心不好吃

……

  這些吐槽都被實時轉播了出去,這項活動最終演變成了一場「吐槽」達美樂的營銷活動。

  達美樂順勢推出了「披薩改造計劃」:邀請專業人士和用戶來評論比薩並提出修改建議,發誓做更好吃的比薩。

  現在,自黑成了達美樂的保留節目。官網有一個版塊專門留給用戶做「差評」,還有專人對差評數據做分析。

  達美樂明白,要成為披薩界第一的數字品牌,就是讓達美樂看起來像個技術公司。於是,達美樂就開始在全球挖人,總部一共才 800 多人,竟有 400 多人從事軟件和分析工作!

  今天,達美樂已經從當時的笑柄躍居披薩界的全球老二。在 80 多個國家擁有超 12500 家分店,股價飆升至 184.69 美元。

  Geek君有話說

  根據達美樂此前的報告顯示,一半以上的銷量來自於數字化。必勝客的數據也表明,46% 的訂單來自於網上。越來越多的公司開始意識到:技術才是在行業取得領先地位的關鍵。

  在最近的兩會上,程序員出身的小馬哥也分享了他關於技術的思考:

  為什麼騰訊總是提科技?其實也是焦慮所在。我們越來越感受到,如果和過去一樣隻做純軟件、純服務,可能會在未來的一些領域失去製高點。

  我們現在越來越感覺到,最終歸根結底可能還是要通過技術的進步,企業才有可能有保持在戰略方面的製高點。否則當一個浪潮趨勢來的時候,很多人都看到了,但為什麼有的人能做到,有的人做不到,那就在於你有沒有掌握這個技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