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外星生命”這個問題上隨意下結論是愚蠢的

ADVERTISEMENT

  雖然生命的要素,無論是生命所需的基本元素、有機分子,還是生命所需的環境,在宇宙中無處不在,到今天為止,我們仍然隻知道宇宙中只有一個地方有生命——地球。

  科學家判斷一個行星是否可能有生命其實是沒有充分依據的,因為我們只有地球這個唯一的標準。如果行星和地球一樣是岩石質的,那麼我們就會猜想那里是否有適宜的溫度,是否有可能存在液態水。因此我們發明了“宜居帶”這樣的概念——根據行星和主星的距離、主星的能量輸出,以及行星表面溫度是否能夠維持水的液態,來評定行星在“宜居”這一特性上是否合格。

  這種方法有其合理性,但也會讓我們對一大部分很有可能存在生命的行星視而不見。

  因為我們給“宜居帶”製訂的標準是地球的部分特點,但地球之所以有生命還有其它原因。比如地球有一個適宜的大氣層;地球有磁場;地球有一個大衛星——月球;小行星帶外面,有一個巨大的氣體行星——木星;地球的自轉會製造出晝和夜;太陽系遠離銀河系中心……等等。這麼多特點中,到底哪一些是關鍵因素?哪一些又能對生命的起源產生必然影響?我們並不知道。

  太陽在銀河中其實並不是一顆普通的恒星,95%的恒星都要比它小、比它冷。宇宙間四分之三的恒星是M級紅矮星,它們的質量只有太陽的8%至40%。它們產生的能量可以少到只有太陽的0.05%。可以想見我們宇宙間大部分行星圍繞的,是嬌小的紅矮星。

  圍繞紅矮星運行的行星若是處於所謂的“宜居帶”,那麼由於紅矮星產生的能量少,它們就必然離主星很近,比水星離太陽還近。這就會造成一些後果。比如它們會被潮汐鎖定,會擁有非常多的火山,會受主星耀斑的巨大影響,所受的紫外和可見光輻射不穩定,以及它們的大氣層很容易被吹跑。

  這些特點對生命都是不利的。但如果就此斷定這些行星不宜居也過於武斷。因為我們真正感興趣的,應該是宜居行星,而不只是宜居帶。

  潮汐鎖定意味著行星的一個半球永遠是白晝,但並不等於那里沒有宜人的氣候帶——尤其是在晝夜交界處,那里的“太陽”永遠停留在地平線上方。頻繁的火山活動並不總是災難,它們也總是造福一方——板塊活動促使行星表面和內部的物質發生交換,進而創造出許多對生命有利的環境。暴虐的“太陽”耀斑有機會被行星的磁場屏蔽——沒有能夠產生晝夜之分的自轉並不意味著行星就沒有磁場——和主星超近的距離為它提供了和地球相近的自轉能。紫外線和可見光對生命起源的影響可能並沒有那麼重要——許多分子間的作用在紅光或紅外輻射中進行得很好。大氣層也不一定會由氮分子組成,二氧化碳等較重的氣體有助於它不被星風剝離。

  總而言之,地球是我們在宇宙中尋找生命的重要參考。但是若以地球的標準,來教條化地看待系外行星,斷定它是否“宜居”卻是愚蠢的。隻要有足夠的能量,有液態水(或類似的媒介)和長期穩定的氣候,生命就有可能。宇宙中大部分恒星是紅矮星,這些低質量恒星產生的能量只有太陽的一個零頭。這些恒星周圍的世界和地球顯然天差地別,但那里仍然有可能演化出某種與地球生命差異極大的生命形態。我們應當以開放的心態看待這個宇宙,發現各種可能。外星生命的探尋之旅畢竟才剛剛開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