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視點】轉基因問題,聽農業部怎麼講

ADVERTISEMENT

3月7日上午,十二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邀請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副部長張桃林、農業部新聞發言人葉貞琴就“推進農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相關問題回答中外記者的提問。其中就“轉基因”問題,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做了這樣的回答。

關於轉基因

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在回答轉基因問題的記者提問時表示,轉基因問題專業性強、涉及面廣、關注度高。

首先關於轉基因技術及其安全性。轉基因技術是現代生物科技前沿技術。在農業的節本增效、資源高效利用、抗蟲抗旱、減少農藥的施用量,推進綠色發展等方面有獨特的作用和巨大的潛力。轉基因技術的安全性是可控的,是可以有保證的。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聯合國糧農組織與世界衛生組織等部門就轉基因技術的評價及安全性方面,製定了一系列國際公認和遵循的評價標準與準則,以保證經過安全評價以及批準的轉基因產品除了增加我們期望的特定功能外,比如抗蟲抗旱功能,並不增加任何其它的風險。

第二,關於我國轉基因的發展戰略和監管情況。我們國家對轉基因的方針是一貫的,明確的,就是研究上要大膽,堅持自主創新;推廣應用上要慎重,確保安全;管理上要嚴格,就是要嚴格依法監管。

張桃林表示,我們國家在轉基因的安全性管理上依法嚴格規範。首先,我們國家轉基因安全評價遵循國際公認的權威評價標準和規範,同時,我們也借鑑了美國、歐盟等國家的一些做法,結合我們的國情,製定了一系列的法律法規、技術規則和管理體系。二是我們國家有12個相關國家部委組成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際聯席會議製度。三是成立了國家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委員會,負責具體安全評價。安委會現在由75個跨部門、跨學科的專家組成,他們都是農業和醫藥、衛生、食品、環境等相關領域的權威專家。

在依法嚴格監管方面,建立了屬地管理為主的管理體系,強化督查。對違法、違規行為,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ADVERTISEMENT
從目前查處的非法種植的轉基因作物看,它們都是已經獲得國外安全證書和我們國家進口安全證書的,並在國外廣泛種植,這也表明它們是安全的。但是,按照評估規則跟程式,沒有批準被種植,所以仍然是違規的,我們還是要對它進行禁止種植。

下一步,關於轉基因發展的思路是積極、穩妥的推進這項工作,我們也製定了一個路線圖,就是按照“非食用→間接食用→食用”的路線圖來推進工作。就是說,首先發展非食用的經濟作物,其次是飼料作物、加工原料作物,最後是食用作物。當然口糧我們是慎之又慎,目前為止還沒有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

針對這一提問,農業部部長韓長賦強調,我們現在首先重點發展和進行商業化種植的主要是非食用作物,目前,我國沒有批準任何一種轉基因糧食作物商業化種植。

這些都是假的

這些都是真的嗎?



  • 轉基因不安全,對人體有害,甚至貽害下一代以及下下幾代。

  • 色彩鮮豔的聖女果、小黃瓜、甜玉米都是轉基因食品。

  • 歐洲對轉基因“零容忍”,歐盟、日本都不吃轉基因。

  • 法國教授用轉基因玉米餵食大鼠,產生腫瘤!

  • 基因技術採用耐抗菌素基因來標識轉基因化的農作物,在基因食物進入人體後可能會影響抗生素對人體的藥效,作物中的突變基因可能會導致新的疾病。



這些年,一提起“轉基因”,各位讀者最先想到的是不是爭論,以及正反雙方的代表性辯友(請自行腦補),還有各式各樣不辨真假的傳言?

就上述問題,中宣部時事報告雜誌社《黨委中心組學習》約請了農業部副部長張桃林,給大家權威解讀。

科學認識和利用農業轉基因技術

□農業部副部長 張桃林

黨中央、國務院高度重視農業轉基因技術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強調, 轉基因是一項新技術,也是一個新產業,具有廣闊發展前景,要大膽研究創新,佔領製高點,同時涉及安全的因素都要考慮到。2015年中央一號檔案要求,要加強農業轉基因技術研究、安全管理、科學普及,強化農業科技創新驅動作用,進一步明確了農業轉基因工作的方向和重大任務。自1996年世界轉基因農作物商業化應用以來,轉基因安全問題一直受到社會廣泛關注,尤其在我國,爭論更是不絕於耳,必須科學認識、理性對待、正確把握、依法管理,才能推動我國農業轉基因研究與應用健康發展。

ADVERTISEMENT
轉基因技術是農業科技發展的前沿

科技是第一生產力,農業科技的每一次重大突破,都會引發生產力和生產方式的深刻變革,推動農業的跨越發展。第一次工業革命催生和促進了機械化農業的發展,極大地提高了農業勞動生產率。19世紀中後期,隨著植物礦質營養學說和農業化學與合成化學的發展,化肥和農藥等農用化學品被大量使用,化學農業或石油農業的興起極大地提高了作物產量。20世紀以來,遺傳理論的突破實現了基因資源的種內轉移,以矮稈、雜種優勢利用為代表的作物育種技術掀起了一場綠色革命,糧食大幅度增產,如美國的雜交玉米、墨西哥的矮杆小麥、我國的雜交稻都取得了劃時代的成就。目前,以基因組學、合成生物學、分子生物學為代表的,包括轉基因育種在內的現代農業生物技術快速發展,正在推動著新一輪農業科技革命和產業綠色革命。

基因是含有特定遺傳資訊的DNA(脫氧核糖核酸)序列,是決定生物特性的最小功能單位。作為現代生物工程技術前沿的轉基因育種,就是通過從一個生物體中提取結構明確、功能清楚的基因轉移到另一個生物體,以獲得新性狀,培育新品種。轉基因育種與傳統育種都是對基因進行轉移和重組,不同的是傳統育種一般為種內基因轉移,而轉基因育種則能夠打破物種界限實現基因轉移,拓寬遺傳資源利用範圍,更為精準、高效和可控。例如,第一代轉基因作物就是通過將微生物殺蟲蛋白基因或耐除草劑基因轉移到作物上以獲得抗蟲或耐除草劑性狀,進而減少農藥使用, 降低農藥殘留和環境汙染及農產品安全風險,減少人工除草成本,提高產業競爭力。因此,轉基因育種技術是傳統育種技術的延伸、發展和新的突破。

全球農業轉基因研究與應用發展迅猛

全球農業轉基因生物產業化快速發展。面積快速擴大,由1996年的170萬公頃擴充套件至2014年的1.8億公頃,增長106倍,佔全球15億公頃耕地的約12%。全球主要農作物種植面積中82% 的大豆、68% 的棉花、30% 的玉米、25% 的油菜都是轉基因品種。國家迅速增加,種植轉基因作物的國家由1996年的6個增加到2014年的28個,加上批準進口的37 個國家,全球商業化應用的國家已增加到65個。作物種類增多,全球批準商業化種植的轉基因作物已增加至28種。美國一直是轉基因作物最早和最大的種植與消費國家,2014年種植面積7310萬公頃,佔美國可耕地面積的40% 以上。美國種植的90%的玉米和棉花、93%的大豆、99%的甜菜都是轉基因品種,市場上70% 的加工食品都含有轉基因成分。2014和2015年,美國又分別批準了品質改良轉基因馬鈴薯、蘋果的商業化種植,開始了轉基因主糧和水果的種植。巴西、阿根廷、印度、加拿大等都是主要的轉基因作物種植國,面積都超過1000萬公頃。巴西、阿根廷上世紀70年代前大豆種植面積小、單產水平低,種植轉基因大豆後面積迅速增加,出口量逐年增長,目前均已接近美國,排名分別位居全球第二、第三。南非玉米單產以前只有我國的一半,引進種植轉基因玉米後,單產水平已經接近我國,一舉由玉米進口國變為出口國。印度1997年引進轉基因棉花種植後由淨進口變為淨出口。不過,相比較而言,歐盟隻在西班牙等部分成員國有少量轉基因玉米種植,但允許大量進口轉基因大豆、玉米等用作加工原料。同樣,日本雖然也沒有批準轉基因作物在本國的商業種植,但允許進口了包括土豆、大豆、玉米等的大量轉基因農產品。

全球轉基因技術競爭日益激烈。轉基因技術及其在農業上的應用經歷了技術成熟期和產業發展期後,目前已進入以搶佔技術製高點與培育現代農業生物產業新增長點為目標的戰略機遇期。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均把以轉基因為核心的生物技術作為增強產業核心競爭力和推動產業提質增效的戰略舉措。目前,全球轉基因技術研發呈現如下態勢:一是研究領域不斷拓展。研究種類由最初非食用的菸草、林木、花卉、棉花等拓展到間接食用的大豆、玉米,再到直接食用的水稻、小麥、蔬菜、水果等。目標性狀從單一的抗蟲、耐除草劑向抗旱、養分高效利用、營養品質改良等方向拓展。含有複合功能基因、提高作物抗逆性狀以及改善營養、增進健康的新一代轉基因作物的研發明顯提速,成為競爭的新熱點。美國新推出的轉基因玉米, 聚合了8種新型基因,能夠兼抗地上地下6種害蟲並耐2種除草劑。以藥用和工業利用為代表的新型轉基因生物研發加快,已滲透到食品新增劑、疫苗和工業生產等領域。二是轉基因技術更加準確高效。新一代基因轉化技術實現了定點整合、無選擇標記和外源基因刪除,轉化過程更為精準可靠;突破了基因型限制和多基因聚合的技術難題,實現了標準化、規模化、工廠化操作,大大提高了轉化效率。三是研發投入大幅度提升。巴西、阿根廷、印度等發展中國家對轉基因作物研發投入成倍增加,勢頭強勁。世界前三強種業公司(孟山都、杜邦- 先鋒、先正達)年研發投入均超過10億美元,佔銷售收入的10% 左右。

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風險可控已有科學定論

農業轉基因技術本身是中性的,既可以造福人類也可能產生風險,正因如此,需要進行嚴格的安全評價和有效監管,趨利避害,防範風險。轉基因產品是否安全關鍵看轉入的基因、表達的產物以及轉入過程是否增加了相關的風險,因此需要個案分析,逐個開展安全評價以確保安全,這也是世界各國加強轉基因安全管理的通行做法。

從科學角度看,農業轉基因技術的安全性主要包括兩個方面,即食用安全和環境安全。科學研究表明,任何一種食物,包括轉基因食物,進入胃腸後,蛋白質、脂肪、碳水化合物等分解成小分子被人體吸收。轉基因產品只要經過安全評價和驗證,表明其轉基因表達的蛋白質不是致敏物和毒素,就不會因食用而出現安全問題。為此,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AC)、聯合國糧農組織(FAO)與世界衛生組織(WHO)等製定了一系列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標準,是全球公認的評價準則。包括對轉基因產品食用的毒性、致敏性、緻畸性,以及對基因漂移、遺傳穩定性、生存競爭能力、生物多樣性等環境生態影響的安全性評價,以確保只要通過安全評價、獲得安全證書的轉基因生物及其產品就都是安全的。事實上,全球大規模商業化種植轉基因作物已有20年,迄今為止未發生一例被科學證實的安全問題。

國際社會對於轉基因的安全性是有權威結論的。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聯合世界衛生組織、聯合國糧農組織,充分研討後得出結論目前上市的所有轉基因食品都是安全的。歐盟委員會歷時25年,組織500多個獨立科學團體參與的130多個科研項目得出的結論是“生物技術,特別是轉基因技術,並不比傳統育種技術危險”。世界衛生組織認為“目前尚未顯示轉基因食品批準國的廣大民眾使用轉基因食品後對人體健康產生了任何影響”。國際科學理事會認為,“現有的轉基因作物以及由其製成的食品,已被判定可以安全使用,所使用的監測方法被認為是合理適當的”。英國皇家醫學會、美國國家科學院、巴西科學院、中國科學院、印度國家科學院、墨西哥科學院和第三世界科學院聯合出版的《轉基因植物與世界農業》認為,“可以利用轉基因技術生產食品,這些食品更有營養、儲存更穩定,而且原則上更能夠促進健康,給工業化和發展中國家的消費者帶來惠益”。

我國農業轉基因安全管理科學規範

基於對轉基因可能存在潛在風險的清醒認識,各國普遍重視風險評估並遵循全球公認的評價指南,建立了全面系統的轉基因安全評價方法和程式及相關法規製度,確保轉基因生物安全。但由於各國在農業、環境與生物多樣性以及經濟、貿易和文化等方面存在的差異,各國根據本國利益需求和國情製定的轉基因安全管理製度及法規不盡相同。例如,美國主要遵循“可靠科學原則”,實行以產品為基礎的管理模式,即強調產品本身是否確有實質性的安全問題,而不在於是否採用了轉基因技術,只有可靠的科學證據證明存在風險並可能導致損害時,政府才採取管製措施。風險分析中應用產品實質等同性原則,不單獨立法,而是實施多部門按既有職能分工協作的管理體系。而歐盟則主要採用“預防性原則”,強調過程安全評價管理,即關注研發過程中是否採用了轉基因技術,凡是轉基因就認為可能存在風險,需要通過專門的法規加以管理和限制。因此在風險分析中採用預防性原則,並單獨立法,實施專門統一管理的管理體系。

我國農業轉基因安全管理嚴格規範,遵循國際通行指南,綜合借鑑美國和歐盟做法,注重我國國情農情,安全評價既針對產品又針對過程,以確保安全和國家利益。

一是建立健全了一整套適合我國國情並與國際接軌的法律法規、技術規程和管理體系,涵蓋轉基因研究、試驗、生產、加工、經營、進口許可審批和產品強製標識等各環節。2001年,國務院頒佈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農業部製定並實施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管理辦法》《農業轉基因生物進口安全管理辦法》《農業轉基因生物標識管理辦法》《農業轉基因生物加工審批辦法》等4個配套規章,國家質檢總局施行了《進出境轉基因產品檢驗檢疫管理辦法》。

二是加強技術支撐體系建設。遴選出相關領域技術業務紮實、學術水平較高的專家,組建國家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委員會,負責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和開展轉基因安全諮詢工作。目前正在履行職能的第四屆安委會委員共有64名,來自國務院各有關部門推薦的相關領域,包括農業、醫藥、衛生、食品、環境、檢測檢驗等,具有廣泛的專業代表性和政府權威性;組建了由41位專家組成的全國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標準化技術委員會,已釋出132項轉基因生物安全標準;認定了40個國家級的第三方監督檢驗測試機構。

三是建立了轉基因生物安全監管體系,國務院建立由農業、科技、環保、衛生、食藥、檢驗檢疫等12個部門組成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部際聯席會議製度。農業部設立了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辦公室,負責全國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的日常協調管理工作。縣級以上地方各級人民政府農業行政主管部門負責本行政區域內的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的監督管理工作。四是加強了轉基因標識的管理,釋出了《農業轉基因生物標籤的標識》國家標準,依法對轉基因大豆、玉米、油菜、棉花、番茄等5類作物17種產品實行按目錄強製標識。

根據《農業轉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條例》及配套規章規定,我國對農業轉基因生物實行分級分階段安全評價管理製度。轉基因生物安全評價按照風險高低分成4個等級,按5個階段進行,即實驗研究、中間試驗、環境釋放、生產性試驗和申請安全證書5個階段,在任何一個階段發現任何一個對健康和環境不安全的問題,都將立即終止。以我國轉基因抗蟲水稻安全評價為例,自研發單位1999年申報轉基因抗蟲水稻“華恢1號”和“Bt 汕優63”安全評價以來,對食用安全和環境安全進行了系統全面的評價,評價過程長達11年之久,而且我國對轉基因水稻食用安全檢測的一些指標嚴於國際標準,增加了大鼠三代繁殖試驗和水稻重金屬含量分析等指標。實踐表明,我國轉基因安全管理的評價指標科學全面嚴格, 評價程式客觀規範嚴謹。

我國農業轉基因發展機遇與挑戰並存

我國一貫高度重視農業轉基因技術發展。近9年來中央一號檔案6次提到轉基因技術,863、973等國家科技計劃都將轉基因技術研發與安全性評價研究作為重大項目予以支援,2008年國家啟動實施了“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重大專項”,2009年生物育種被列入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因此,推動轉基因研究與應用是我國既定的戰略決策,特別是作為我國農業領域唯一的國家科技重大專項,“轉基因生物新品種培育重大專項”實施以來,以水稻、小麥、玉米、大豆、棉花五大作物為重點,以抗病蟲、耐除草劑、養分高效利用、高附加值、功能性等轉基因作物新品種培育為目標,取得了一系列重大進展,初步建成獨具特色的轉基因育種科技創新體系,整體研發水平在發展中國家居領先地位。其中,水稻、小麥等全基因組序列的測定、水稻功能基因組學研究以及抗蟲轉基因水稻、抗蟲棉、轉植酸酶玉米等產品研發處於世界領先水平,抗蟲玉米、耐除草劑大豆和抗旱小麥居國際先進水平。克隆了具有自主智慧財產權和重要育種價值的高產、抗病蟲、抗逆等關鍵基因100多個,並已廣泛應用於重大育種材料的創製工作中,打破了發達國家和跨國公司基因專利的壟斷,顯著提升了我國自主基因、自主技術、自主品種的研發能力,在新品種培育的不同階段已形成金字塔型成果儲備,具備了持續培育轉基因生物新品種的技術能力。目前,我國批準並大面積種植的轉基因作物只有棉花和番木瓜,批準允許進口的轉基因作物有大豆、玉米、棉花、油菜和甜菜。至今,我國已育成轉基因抗蟲棉新品種100多個,累計推廣2400多萬公頃,減少農藥用量37萬噸,增收節支400多億元,國產抗蟲棉市場份額達到96%。

雖然我國的轉基因技術研究與應用已具備良好的基礎條件,但依然面臨激烈的國際競爭、繁重的發展任務和短期內難以消除的爭論,機遇與挑戰並存。從全球範圍看,轉基因技術發展日新月異,搶佔科技製高點的競爭異常激烈。發達國家都把轉基因技術作為新一輪農業科技革命的重要方面,納入國家戰略重點。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等發達國家加強了生物育種領域功能基因的挖掘和利用,擁有的水稻、小麥、玉米、棉花和大豆等作物基因專利數量超過全球總數的70%。跨國公司紛紛搶灘登陸,在我國陸續建立研發機構,關注產業核心技術和產品研發的同時積極向基礎研究領域以及產業的上下遊延伸。轉基因作物商業化應用在更大規模、更大範圍快速擴大並不斷向多功能、多領域拓展,正改變著世界農產品貿易格局,我國農業產業發展面臨新挑戰。

從國內看,一方面,農產品剛性需求增長與資源環境約束趨緊並存,重大病蟲害多發頻發,乾旱、高溫、冷害等極端天氣條件時有發生,農藥、化肥過度使用,依靠常規技術提高單產越來越難。突破資源環境約束,保障重要農產品有效供給,急需加快培育一批抗蟲、耐除草劑、抗旱、耐鹽鹼等抗逆農作物重大品種,保障農產品的數量安全和質量安全;急需加強研究,找到與產量、品質相關的基因,提高單產水平,改善品質結構,實現農業從傳統的資源消耗型向環境友好、優質高效型現代農業轉變。

另一方面,我國轉基因發展面臨社會環境挑戰。對轉基因存在爭議本屬正常,但在我國一定程度上已變成了一個被反覆炒作、過度放大,甚至妖魔化的話題,影響到轉基因的健康發展。關於轉基因的爭論,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是科學認知問題。轉基因技術是個新技術,公眾對其認識有個過程,存在疑慮和擔心是正常的,容易受到負面輿論的影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歷史上,不少重大的、突破性的新技術從發明到廣泛應用、普遍認可,往往也經歷過公眾從質疑、甚至反對到逐步接受的過程,例如牛痘接種、試管嬰兒等;其次是一些虛假報道與謠言被反覆炒作。“轉基因玉米致癌”“轉基因馬鈴薯試驗大鼠中毒”“轉基因玉米致母豬流產”等謠言,雖然被科學界和有關國家生物安全管理機構一一否定並證偽,但其負面影響廣泛,也加劇了普通消費者的恐慌心理;第三是對轉基因缺乏全面認識。例如,一些人對轉基因增產的質疑,認為目前的轉基因品種不具增產效果,難以解決糧食安全問題。其實,基因具有抗蟲、耐除草劑、抗旱、品質改良、高產等多種類型、多種功能。作物能否直接增產與轉入的目的基因及其功能密切相關。例如,目前轉入並得到普遍應用的是抗蟲和耐除草劑基因,不以增產為目的,但由於其減少了農藥使用和產量損失並增加了種植密度,客觀上增加了作物產量。理論上講,轉基因作物在直接增產方面是具有潛力的;又例如,有人擔心“Bt蛋白蟲子吃了都死人吃了能不死嗎”,其實Bt蛋白具有高度專一性,僅對鱗翅目害蟲有作用,對其他昆蟲包括人類都是安全的。當然,應該清醒地認識到,目前我國轉基因監管的機構、隊伍、手段仍顯薄弱,亟待加強,違規種植轉基因作物的現象也偶有發生。例如,我國轉基因水稻的零星違規種植問題,雖然2009年我國已對轉基因抗蟲水稻“華恢1號”和“Bt汕優63”依法批準發放了安全證書,表明其種植和食用都是安全的,但依照我國有關法律,這只是前提條件,還需要經過品種審定、種子生產和經營許可等批準後才可以商業化種植。為此,必須嚴格依法加強監管,發現一起,查處一起。

此外,在轉基因產品標識及管理方面,相對於國際上普遍實行定量標識(設定閾值,如歐盟0.9%,日本5%),我國實行的是更加嚴格的按目錄強製定性標識製度,即只要含有轉基因成分就必須標識,這無疑增加了標識的成本和監管的難度,因標識及其監管涉及到製種、銷售、種植、收儲、加工、經營、流通等各環節全過程。事實上,標識與安全性無關(因而美國實行自願標識製度),主要是滿足消費者的知情權和選擇權。

以轉基因技術為核心的現代農業生物技術在緩解資源約束、保障食物安全、保護生態環境、拓展農業功能等方面已顯現出巨大潛力,成為世界各國農業科技競爭的焦點,在現代農業發展中發揮著先導和引領作用。當前,要按照黨中央、國務院的戰略部署,進一步強化戰略、法律、科技、行政、輿論五大支撐,積極研究、審慎應用、嚴格管理、科學宣傳,保持定力,把握節奏,積極穩妥推進轉基因研究與應用。

在指導原則上,一要堅持自主創新、重點突破。從我國農業生產重大需求出發,突破核心關鍵技術,搶佔科技競爭製高點。二要堅持科學評估、審慎決策。嚴格按照法規和技術標準,遵循國際通行原則,開展科學評價,完善資訊公開和部門會商機製。三要堅持規範程式、依法管理。嚴格規範試驗、評價、決策和監管程式,加大監管力度,實現研究、試驗、生產、加工、經營和進出口的全程監管。四要堅持分類指導、分步推進。綜合評估科學、經濟、貿易、社會和文化等因素,按照“非食用→間接食用→食用”的步驟推進產業應用。需要指出的是,這種推進順序不是基於安全性考量,而是綜合考慮了產業需求、國內外競爭態勢和公眾的接受程度。因為,只要通過安全評價,獲得安全證書的轉基因生物及其產品就是安全的,包括糧食作物。

推進轉基因研究與應用,當前需要突出技術研究、安全管理、科普宣傳三個重點。一是加強技術研究,佔領製高點。針對我國乾旱、鹽鹼、病蟲多發、氣候變化等農業發展重大問題,實施搶佔製高點戰略、技術儲備戰略、產業應用戰略,優先攻克抗旱、抗蟲及耐除草劑等性狀在主要農作物應用上的技術難關,培育轉基因優質棉、抗蟲及抗旱玉米、耐除草劑大豆等重大品種,帶動現代種業發展。二是加強監督管理,確保安全。研究製定轉基因品種審定辦法,建立健全相關製度。強化轉基因生物安全屬地管理製度和研發者“第一責任人”責任。嚴格按照法規開展轉基因製種及種植試驗,防止違規種植擴散。加大品種審定環節檢測力度,防止未獲批準的轉基因種子流入市場。加強農產品及其加工品轉基因成分例行監測和重點地區抽檢。強化部門協同,實施分段監管,保障公眾知情權和選擇權,做到有標識、可控製、能溯源。三是加強科普宣傳,營造良好氛圍。轉基因工作專業性強、涉及面廣、關注度高,科普宣傳要力求全面客觀公正,尊重科學,尊重事實。工作中要注重統籌資源,整合力量,創新機製,形成科普宣傳合力;要努力培育一批懂技術、會科普、接地氣的科普宣傳隊伍;要緊緊依靠宣傳主渠道,積極運用新興媒體,打造科普宣傳平臺;要深入學校、社群和公共場所,加強與公眾的溝通交流,擴大科普宣傳覆蓋面,為我國農業轉基因技術研究和應用創造良好的氛圍。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