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創始人周源首次英文演講 他這樣向老外介紹知乎

ADVERTISEMENT

知乎創始人周源在 2017 西南偏南大會演講

新浪科技李根 整理報道

西南偏南(SXSW)是一個創新為主題的大會。自 1987 年開始,這個試圖囊擴全球音樂、電影、科技領域最前沿、最潮流的創新大會在美國德克薩斯州奧斯汀市(Austin, Texas) 舉行。

此前,Airbnb、Meerkat在此爆紅,Twitter通過其迎來興盛,甚至美國前任總統奧巴馬也曾“意外光臨”。 30 年的時間里,這里誕生了很多傳奇的故事,西南偏南也逐漸將極客文化從“小眾”推向“主流”。

2017 年,西南偏南大會迎來其曆史上的首次“中國面孔”集體亮相,知乎、摩拜單車、出門問問、暴風魔鏡,網心科技等多家中國科技公司亮相西南偏南,並向來自全球的創新者展示中國正在發生的創新潮流。

知乎創始人及CEO周源還在會上發表了演講,談到了“知乎”的產生和現在正在為年輕人帶來的“知識獲取”方式的變革。

這也是周源的首次全英文演講,他向現場來自全球各地的圍觀者們,展示了知乎創業 6 年來的心路曆程,除了知乎本身的發展,他還強調了未來知識獲取的多種可能性。

周源的演講核心要點包含了:

1)從程序員、科技記者到 Apple4us.com創始人帶來的創新啟發;

ADVERTISEMENT

2)搜索引擎改變了獲取已知知識的方式,那如何讓未知知識的獲取成為可能?

3)知乎創立 6 年後,發現“知識”不僅是連接介質,也可以成為商品;

4)未來是否有可能打造一個知識領域的 App Store?以及利用技術更好地服務於知識產生前的溝通。

知乎創始人周源

以下為知乎創始人及CEO周源的演講實錄:

大家好,非常榮幸可以來到西南偏南。這是我第一次用英文演講,請大家多多包涵。

今天,我想結合自身經曆分享兩方面的內容。一方面是有關國內用戶知識獲取習慣的變化,另外一方面,則在於知識付費已經為中國年輕人帶來的積極影響。

首先還是應該做一下自我介紹,我叫周源,是一名來自中國的創業者。我所在的公司叫做知乎,主要產品是一個問答網站,目前有近 7000 萬用戶,可以說是目前中文互聯網最為活躍的知識分享平台。我們是怎樣做到今天的呢?可能還得從 10 年前說起。

ADVERTISEMENT

在我創業之前,我曾經做過程序員,和記者。

這兩段相差比較大的工作經曆,讓我正好經曆了互聯網公司的崛起,和傳統媒體的衰落,讓我有機會非常近距離的接觸到了科技業如何對媒體行業帶來了深刻的影響。

2007 年我加入了一個極客俱樂部,他們創建了一個群體博客叫 Apple4us.com,主題是關於蘋果公司、產品、技術和年輕人生活方式的一切。我非常驚訝的發現,這個網站產生了中文互聯網上質量最高,最有影響力的文章,而這些文章的生產者,大部分都不是專業的寫作者。

雖然我是一名專業的寫作者,而我卻不是其中最能寫的人。撰寫 Apple4us 文章的人,大部分是軟件工程師、產品設計師,數學研究者、時尚界人士和很多創業者。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這些非專業寫作者的文章能夠受到歡迎,並且產生影響力?

這里的奧秘在於,他們並沒有像一個編輯部那樣確定選題、撰寫文章,他們只是在回答問題。我們有一個討論組,每天都會把想知道的問題扔進去。為什麼 iPhone 虛擬鍵盤準確率很高?如何評價蘋果廣告 TVC 的創意?閱讀的未來應該是什麼?對於一個記者來說,想把這一切搞清楚,他需要花很多時間采訪很多人,但如果把這些相同興趣,不同專業領域的連接在一起的時候,他們幾乎可以立刻從各自專業角度給出有用、有幫助的回答。

大家知道,當我們有問題的時候,我們通常都會選擇搜索引擎。你敲下問題的關鍵詞,查找信息,然後離開。這種方式可以非常快速的幫助你連接到那些已經產生的信息;而提問題,就像 Apple4us 那樣,則是另一種完全不同的方式,可以幫助你連接到還沒有產生的知識、經驗和見解。後一種方式的令人興奮之處在於,在獲得信息的過程中,這個世界上的信息總量在不斷增長。而前一種則沒有這個好處。

3 年以後,當我準備開始第二次創業開始做知乎的時候,這兩種方式的差別深深的印在我的腦子里。雖然我們已經有了像 Google 這般強大的工具,但實際上有大量的我們腦子里的知識、經驗和見解還沒有搬上互聯網。當 Zhihu.com 測試上線的時候,我們邀請了 Apple4us 的全體成員,成為內測用戶。我告訴大家,知乎不僅是一個問答產品,它有可能成為未來人們通過自己擅長的知識和這個世界連接的一種方式。

知乎從 2010 年 12 月 19 日開始運轉,用戶內測 40 多天。這個過程就像是在沙漠里建造綠洲,我們不斷從自己的圈子里邀請那些最具有分享精神和專業知識的朋友加入知乎,先給每位測試用戶寫一封介紹郵件,然後再發送注冊邀請,他使用了一段時間後,再收集用戶反饋。

ADVERTISEMENT

經曆了幾十天蟄伏後,知乎已經有了 200 多位用戶,令人興奮的是,知乎最早 200 位用戶,首批綠洲建造者中既有像李開複、王興、王小川、徐小平和馬化騰這些富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家和風險投資家,也有一批你可能沒有聽過名字,但在各自專業領域相當優秀,無法忍受當時互聯網上糟糕和不負責任的精神食糧的開拓者。在知乎前 40 天,他們就創造了 8000 個問題和 2 萬個回答。

這個令人振奮的開始,就像是一個時代,最初的那批開拓者,會為世界定下了基調。知乎為什麼是知乎,和最初那批用戶是完全分不開的, 知乎的氛圍是什麼,回答應該是什麼樣子,都離不開最初開拓者的定義。到今天,我們一直把認真、專業和友善做為社區的基礎文化。這是因為最初的知乎開拓者們堅信這一點。

今年是知乎成立的 6 周年,When I looking backward to the Intention, 我們一直在這個方向上前進,知乎已經彙集了來自互聯網、科技、商業、心理學、文化等領域的 6900 萬名用戶,創造了 1500 萬個問題、5500 萬個回答和 25 萬個話題。

我們非常興奮的發現,隨著社區的成長,知識不僅成為介質讓我們彼此連接,知識本身也正在變成商品,變成可以付費服務。用戶也在重新定義他們想要的知識是什麼樣子的。

讓我給大家一個例子,徐斌是一位知乎用戶,律師、法律、房地產、法學話題下的優秀回答者,也是一位已經擁有近十年房產行業經驗的房產律師。他在知乎上有 800 多個回答,同時也通過知乎出版了一本書《買個好房子》。而他在真實工作中,他的谘詢費用大概是 3000 元 / 500 美元一小時。去年我們在想,為什麼不可以把他線上的谘詢服務搬到線上呢?於是我們推出了一個新的功能知乎 Live,一個移動實時問答服務,付費的。

去年 7 月份,徐斌做了一場名為‘怎樣租房不上當’的 Live ,其中他詳細介紹了租房的流程、怎麼找房源、怎麼看房、租房應該考慮哪些因素、合同範本、如何和中介打交道、如何避免上當受騙等內容,結合案例和租房相關的法律條文,給出了通俗易懂的技巧和建議。這場 Live 吸引了超過 8000 名用戶的參與。我們在查看這場 Live 的用戶反饋時,發現很多年輕人都用到了所講解的內容:有人在聽完後,在與房屋中介簽約時成功避免了提前解約押金不退的問題;有的在 Live 內容的指導下成功找到了心儀的房子;因為參與的人很多,他這一小時的在線收入也超過了 1 萬人民幣 / 1700 元美元。

有趣的是,當知乎 Live 這個新工具開始被更多的分享者開始使用後,我們看到了越來越多、有用、有趣的課程和分享,有教你欣賞音樂的,下圍棋,如何進行商務談判,根據主題和主講者的不同,參與人數從幾十人到 10 幾萬人不等,截止到目前為止,已經有超過 227 萬人次參與了知乎 Live ,講者也獲得了平均過萬元的時薪。甚至也有像《血戰鋼鋸嶺》的導演 Mel Gibson 他也來開了一場 Live 給中國的觀眾們講他拍攝真實故事改編的反戰主義電影的初心。知乎 Live 開始成為了中國年輕人新的知識獲取方式。

這一切讓我們非常高興,中國的年輕人們在這里獲取有價值的信息,認識新的朋友,討論和分享生活與工作中的問題,也憑借自己的專業知識,在現實工作之外的舞台上,塑造出個人專業品牌,獲得收入。

知乎的使命是‘讓知識連接一切’,從這個使命來看目前的知乎,我總是覺得有太多有想象力的事情還沒有開始。未來我們消費的知識應該是什麼樣子的,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工具來生產這些知識?每每想到這些,我腦子就會浮現起,電影《黑客帝國》的一個情景:‘我需要直升飛機的駕駛程序!’然後,接線員會把直升飛機的駕駛程序直接下載到女主的腦子里。

當然,要是真成這樣了,我不確定這是一件“酷”的事情,反而是一件有點令人害怕和擔心的事情。

我想無論是知識、還是科技本身,都是要服務於人的,讓我們的生活更美好。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問題,一是如何構建一個 Marketplace for knowledge,有點像一個知識的 App store,讓更多的人可以參與進來,那知乎可以成為一個更大更有價值的平台;二是如何深刻理解用戶溝通方式的變化,提供更多好用的工具,幫助用戶把有用、有價值的知識,更大規模的生產出來。隨著 AI 技術的進步,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彼此之間也可以消除語言的障礙,提一問題,全世界的人都可以來回答。這是一件值得追求,很‘酷’的事情。

Thank you all for listening, and I hope you enjoy the rest of South by Southwes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