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美人紅珊瑚,很少有人知道它真實的樣貌

ADVERTISEMENT
水精盤中置明月,絳火珊瑚枝葉紅。

——宋・田錫

談起珊瑚,你腦海中最先出現的,是不是一棵豔如血色的紅樹?



日本紅珊瑚Paracorallium japonicum的骨骼經過精心打磨,作為裝飾品出售。圖片:item.rakuten.co.jp

絕大部分人知道珊瑚,是從紅珊瑚開始。然而,真正認識到這是紅珊瑚死後留下的骨骼的人仍佔少數——沒錯,你看到的“光滑紅樹”只是紅珊瑚的骨骼,活的紅珊瑚並不長這樣。

深海美人的真貌

自然界中紅珊瑚的真實樣貌很少有人知道,關注物種日曆的你從今以後就會成為這少部分人之一:

看,活著的日本紅珊瑚正伸展著觸手捕食海水中的浮遊生物。圖片:blog.goo.ne.jp

人們常說的“一棵/株紅珊瑚”實際上是“一群紅珊瑚(蟲)”。由於習慣,人們常把珊瑚蟲的群體稱為“珊瑚”,使得“珊瑚”成為一種泛稱。但下圖中這些枝丫上的白色水螅體

(coral polyp,珊瑚蟲)才是群體性珊瑚活著時的真正樣貌。

紅珊瑚Corallium rubrum伸出觸手過濾水中的浮遊生物以及有機殘骸。圖片來源見水印

群體性珊瑚開始於一枚受精卵,經過分裂分化,一隻珊瑚(蟲)通過無性繁殖增殖形成了無數的珊瑚(蟲),它們骨肉相連,共同形成了一個枝丫狀的群體結構,靜靜地生活在昏暗的深海。得益於潛水裝置的發展進步,紅珊瑚真正的形態才得以揭曉。

同樣是珊瑚,差別怎麼辣麼大

包括紅珊瑚在內的群體性珊瑚可以“積小成多”“聚沙成塔”,整個珊瑚(群體)長寬可以達到十幾米。與之相對的是單體珊瑚,比如之前介紹過的石芝珊瑚東方偽角杯珊瑚,它們的每一塊都是一隻獨立生活的珊瑚蟲。



單體珊瑚,左Fungia,右Heterocyathus。圖片來源見水印



群體性珊瑚,左Acropora,右Porites。圖片來源見水印

ADVERTISEMENT

除了單體珊瑚和群體珊瑚之分,珊瑚們的生活方式還有固著性與非固著性之別:像東方偽角杯珊瑚和少數石芝珊瑚,有一定移動能力,屬於非固著性珊瑚;但大多數珊瑚固著在礁石之上,過著固著性生活。紅珊瑚就是在幼年時期落腳在一處後終生不搬家的固著性珊瑚,想象一下:在昏暗的深海,一群紅珊瑚蟲寶寶手拉著手聚在一起,排成樹枝丫的形狀,安靜平和地永遠住在當年第一隻珊瑚蟲寶寶選擇的落腳之處。

千年珊瑚萬年紅

曾說,三年珍珠百年硨磲,千年珊瑚萬年紅。能製造出寶石級硬度骨骼的紅珊瑚、硨磲以及產珍珠的貝類,它們之所以能成為人類追捧的物件皆是源於掌握著“生物礦化”(biomineralization)這一技能。紅珊瑚吸收海水中的鈣離子、碳酸氫根離子,在體內的造骨組織部分進行著化學加工,形成了碳酸鈣質的方解石結晶。再由結晶形成堅硬的骨骼。

紅珊瑚堅硬的骨骼支撐和保護著柔軟的肉體部分。雖然難以察覺,但是薄薄的珊瑚活體組織層緊密覆蓋在珊瑚骨骼之上,由於沒有體內共生藻,珊瑚骨骼的顏色便透過組織顯露出來,呈現出一棵火樹。當它們被採集出水,有生命的部分死去,隻留下了堅硬的方解石結構的碳酸鈣骨骼。有色的骨骼被拋光雕琢後,便成為美麗的裝飾品出現在人們眼前。



生活狀態下的紅珊瑚。圖片:blog.goo.ne.jp

直到20世紀中期,人們還認為紅珊瑚骨骼的紅色來自鐵絡合物,如今已確認是紅珊瑚體內積蓄的角黃素(Canthaxanthin)。角黃素是一種類胡蘿蔔素類(Carotenoid),是珊瑚用觸手捕食浮遊生物殘骸獲取的。有沒有讓你想起從食物中獲取蝦青素而把自己染紅的火烈鳥?



自然界中因類胡蘿蔔素帶來的色彩。圖片:wikipedia

人類難填的欲壑

ADVERTISEMENT

有趣而美麗的紅珊瑚大多生活在昏暗的深海,因此,即使是研究者也沒有徹底破解它們身上所有的祕密,目前還無法成功進行人工繁殖。加上紅珊瑚自身生長速度慢,寶石級的紅珊瑚成為了非可再生資源



非法採集紅珊瑚的漁民。圖片:sankei.com

由於過度捕撈,紅珊瑚陷入危機,已經有4種紅珊瑚(P. japonicumC. elatiusC. konojoiC. secundum)被列入《瀕危野生動植物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ITES)的附錄Ⅲ中,在中國屬於貿易受限物種。紅珊瑚Corallium全屬已被列入了國家一級重點保護野生動物名錄,禁止採撈。



日本小笠原諸島海域海底,無人潛水器拍攝到的纏在紅珊瑚群體上的中國珊瑚船留下的漁網。圖片:NHK

我們的後代,是否還能有機會見到活生生的紅珊瑚?



也請放過紅珊瑚吧。(右邊兩位看起來熟絡了呢,還記得它們上次相遇麼?​看看)。繪圖:翼狼Elang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