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不清黑人長什麼樣?原因是這樣的

ADVERTISEMENT

分不清外國人的長相通常被稱為異族效應(other-race effect, ORE)。這個現象早在1991年就被林德賽等人(Lindsay et al.)發表過,他們的研究發現,對於同種族面孔的記憶成績比對於不同種族的要好。之後研究者不斷積累證據想要找到這一異族效應產生的原因。2002年帕斯卡裡斯等人(Pascalis et al.)在美國《科學》雜誌上發表了對於6和10個月大的嬰兒的其他物種效應(other-species effect)的研究,逐漸解釋了這一現象的產生原因,即我們在知覺發展過程中出現了知覺窄化(perceptual narrowing)的過程。

ADVERTISEMENT

要瞭解什麼是知覺窄化,我們首先要看看帕斯卡裡斯等人的實驗是如何做的。在以小嬰兒的實驗作為被試的研究中,由於他們不會說話也不能像成人一樣理解實驗任務,所以我們往往採用“習慣化(adaptation)”正規化來進行這類實驗。基本原理是給嬰兒重複呈現一張面孔直到他/她不主動盯著這張圖片一段時間之後,我們就說對於這張圖片嬰兒已經形成了習慣化(adapted);之後,我們給嬰兒同時呈現兩張面孔,其中一張是之前呈現過的,另外一張則是新的,我們根據嬰兒對兩張圖片的注視時間的長短來判斷嬰兒的面孔識別能力,如果嬰兒的注視興趣或者注視時間主要集中在新異的圖片上,那麼表明嬰兒能夠識別或者辨別兩張圖片,嬰兒有正常或者較好的面孔識別能力。

運用這個正規化實驗的結果發現,無論對人臉還是猴子臉,6個月大的嬰兒對新異面孔的注視時間都顯著長於熟悉的面孔,表明6個月大的嬰兒對人臉和猴子臉都能進行很好的識別;與之形成對比的是成人的實驗結果,對於人類面孔,成人對新異面孔的注視時間顯著多於熟悉的面孔,說明成人對人臉有很好的識別能力;而對於猴子面孔,成人對新異面孔和熟悉面孔的注視時間沒有顯著差異,表明成人不能識別猴子這一非人類的面孔;以上結果驗證了其他物種效應(other-species effect),即成人對人臉的識別優於對非人臉的識別。
ADVERTISEMENT

那麼我們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喪失了分辨猴臉的能力的呢?他們發現,9個月大的嬰兒對人臉和猴子臉的識別已經類似於成人的反應,也就是說這種對猴子臉識別能力的下降大約發生在6-9個月。

根據帕斯卡裡斯等人的研究結果,凱利等人(Kelly et al.)以美國白人、中國人和非洲人的面孔作為實驗材料重複了這一實驗並測試了中國的嬰兒,結果發現:3個月大的中國嬰兒對美國白人、中國人以及非洲人的面孔都能進行很好的識別;6個月大時能夠識別中國人和美國白人的面孔,不能識別非洲人面孔;9個月大時只能識別中國人的面孔,不能識別美國白人和非洲人的面孔。
ADVERTISEMENT

綜上,在我們知覺發展的過程中,我們普遍的發生了知覺窄化,喪失了這種分辨異族面孔的能力,這也符合進化的需要,即在漫長的演化過程中我們更多的生活在同族中,所以自動準確的分辨出同族的面孔有利於社會交往和種族生存。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