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虛假記憶:曼德拉效應的背後是什麼?

ADVERTISEMENT

利維坦按:我們人類的記憶並不十分可靠,這可以說是一個被大家普遍接受的事實。虛假與錯誤的記憶時常發生我們的日常生活中。我們記憶到底有多不可靠?在錯誤記憶形成時,大腦究竟發生了什麼?

早在四年前,麻省理工學院理化學研究所—個神經迴路遺傳研究中心就已經成功地在小鼠身上製造了虛假記憶,雖然人不是小鼠,但從進化角度來說,哺乳類動物基本的記憶形成機製在遠古時期便已成型,記憶都是在海馬體中一個叫“齒狀回”的區域形成的。

不過,拋開多宇宙什麼的解釋不談,這種虛假記憶看似無害,但萬一擁有這種記憶的人出庭作證,導致無辜者入獄可怎麼辦……

文/Caitlin Aamodt

譯/禮物

校對/石煒

原文/aeon.co/ideas/on-shared-false-memories-what-lies-behind-the-mandela-effect

菲奧娜·布魯姆

如果有一段記憶感覺上跟你其他的記憶同樣真實,你會相信它嗎?如果其他人確認他們也記得這事兒呢?如果這段記憶被證實是假的呢?這種情形被自詡為“超自然顧問”的菲奧娜·布魯姆(Fiona Broome)稱作“曼德拉效應”(Mandela effect),因為她發現,別人跟她一樣記得一件不真實的事,那就是南非民權領袖納爾遜·曼德拉早在上世紀80年代就死於獄中了。

這種眾人共有的虛假記憶真的是源自所謂“來自母體的資料錯誤”(glitch in the matrix)嗎?還是有別的解釋能說清楚背後原委?

薛定諤的貓是否可以解釋這種集體虛假記憶?

ADVERTISEMENT

布魯姆將這種記憶差異歸於量子力學的多世界或多元宇宙詮釋。量子力學中,不直接對其進行觀測時,電子和其他亞原子呈現出波的衍射特性,而當觀測時則只能看到其粒子性。本質上來說就是指這些粒子在被直接觀察到之前是同時存在於多個地方的(譯註:成功解釋波粒二象性是量子力學早期的主要成就

)。諾貝爾獎得主、物理學家埃爾溫·薛定諤在1935年用“薛定諤的貓”解釋了這一奇怪的概念。這個思想實驗說的是如果一隻貓被放在一個裝有放射性衰變探測器的封閉盒子裡,一旦有衰變粒子觸發探測器就會打翻毒藥毒死貓,呈現波的性質的衰變粒子會生成兩個同時存在的宏觀現實:一個現實裡貓是活的,另一個裡面貓是死的。雖然說通過觀測可以看到貓究竟是死還是活,但諸如1957年首次提出多世界詮釋的已故學者休·埃弗萊特三世(Hugh Everett III)等部分量子物理學家則推斷,這兩個現實是同時存在的,只是存在於各自獨立的、平行的宇宙之中。

但重要的是,多世界詮釋是用來解釋物理實驗結果而非曼德拉效應的。儘管如此,布魯姆還是堅信自己與他人共有的記憶並不是假的,而是認為她與這些人實際上處在一個擁有不同時間線的平行現實之中,他們不知何故就超越了我們其他人當前的時間線。

The Berenstain Bears?The Berenstein Bears?

就在最近,美國社交型新聞網站Reddit和其他一些網站上的網友發現了更多有關曼德拉效應的例子,包括認為系列兒童讀物《貝貝熊》(The Berenstain Bears)的拚寫應該是《貝唄熊》(The Berenstein Bears),美國喜劇演員辛巴達(Sinbad,本名David Adkins)在上世紀90年代演過一部叫《Shazaam》的電影。

“嗯哼?《Shazaam》?”

(譯註:圖為電影《精靈也瘋狂》(Kazaam)劇照,美國前職業籃球運動員沙奎爾·奧尼爾飾演的精靈)

不能否定的是,不管是否真的發生過這些事情,與他人共有的錯誤記憶的確存在。倘若不借用量子力學,神經科學能否為真正發生的事情提供一個說法呢?

有幾個概念也許可以解釋這些怪怪的事。首先必須記住,記憶是由大腦中儲存記憶的神經元網路構成的。而大腦內記憶的物理位置通常被稱作“(記憶)印跡”(engram)或者是“記憶痕跡”。在記憶鞏固期,記憶痕跡從臨時儲存區(例如海馬體)轉移到前額葉皮質的永久儲存區。

ADVERTISEMENT

從不同的角度觀看海馬(紅色)的位置:心理學家與神經學家對海馬的作用存在爭論,但是都普遍認同海馬的重要作用是將經歷的事件形成新的記憶(情景記憶或自傳性記憶)。一些研究學者認為,應該將海馬看作對一般的陳述性記憶起作用內側顳葉記憶系統的一部分(陳述性記憶指的是那些可以被明確的描述的記憶,如“昨天晚飯吃了什麼”這樣的關於經歷過的事情的情景記憶,以及“地球是圓的”這樣的關於知識的概念記憶)。

先前的學習為人類大腦創造了一個框架,使得相似記憶得以儲存在緊鄰的位置間。這個框架叫做“圖式”(schema)。就此有一個證據來自2016年關於人類語義記憶的一個研究①,即有關想法和概唸的長期記憶會缺乏個人細節。為了剖析這一地帶,研究人員利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fMRI)揭示出相似詞彙被儲存在大腦的相鄰區域,甚至在人類的大腦皮質層上繪製出一幅“語義地圖”。另有一項新近研究證實②,與他人共有的記憶痕跡也是以這種相似方式從一個個體傳遞到另一個的。

雖然我們可能知道每當回想時相關的記憶就會被強化,但事實更為複雜。回顧一段記憶會重新啟用組成記憶痕跡的神經元,進而刺激這些神經元之間形成新的連結。改變後的通路會再度穩定下來,實現了記憶的“再鞏固”。

隨著時間的過去,“再鞏固”會通過加固神經連結、接納新關聯的連結來強化學習。

但是很顯然,分離原本的記憶痕跡再將其重新組合在一起會導致記憶極易失去精準性。有一個例子可以說明:在大多數美國人受教育的某個時候都會學到,亞歷山大·漢密爾頓(Alexander Hamilton)是開國元勳但並非美國總統。然而,當一項關於虛假記憶的研究在調查誰最容易被美國人認作總統時,受試者更多地錯選了漢密爾頓為美國總統,而非其他幾位確實曾任總統的人。這很有可能是因為神經元在編譯關於漢密爾頓的資訊時,通常都跟編譯美國前總統的資訊同時進行。因為神經元是“共同激發一併相連”(fire together wire together)的,過去的總統和漢密爾頓之間的連結漸漸越來越強以至於讓你可能會錯誤地將漢密爾頓也記成是前美國總統。

有關漢密爾頓的研究也能幫助解釋為什麼很多人之間會共有錯誤記憶,比如說電影《Shazaam》。1996年有一部兒童電影叫做《精靈也瘋狂》(Kazaam),沙奎爾·奧尼爾(Shaquille O'Neal)飾演其中的精靈。然而有些人錯誤地記成了90年代另有一部電影,由喜劇演員辛巴達扮演一個精靈,也許是《Kazaam》被誤傳為《Shazaam》吧。儘管從未有過這樣一部叫做《Shazaam》的電影,但網上還是有數以百計的人聲稱自己記得這部電影的存在。

辛巴達在1995年還有一部《家有貴客糗事多》(Houseguest),電影海報上畫著他把腦袋從信箱裡伸出來,有可能被抽象地記成像一個精靈從神燈裡冒出來一樣

這有好幾個原因。首先,大量的一般性關聯增加了錯誤記憶出現的可能性。上世紀90年代,兩部概念相近的雙生電影同時面世是很常見的。辛巴達在1996年有另一部叫做《第一公子》(First Kid)的電影,確實跟《精靈也瘋狂》(Kazaam)有相似的地方,都講的是英雄來幫助一個任性男孩的故事。同時辛巴達在1995年還有一部《家有貴客糗事多》(Houseguest),電影海報上畫著他把腦袋從信箱裡伸出來,有可能被抽象地記成像一個精靈從神燈裡冒出來一樣。辛巴達是一個阿拉伯名字,水手辛巴達的故事經常跟遇到精靈有關。而演員辛巴達有著光光的腦袋和山羊鬍子,跟大眾傳媒通常刻畫的典型精靈形象也很相似。他更在其90年代主演的大量電影中打扮成一個精靈的模樣,這一點對於形成他曾經飾演過一個精靈的角色的“記憶”一定也有貢獻。除了為形成虛假記憶而打造基礎的相似關聯,這個例子中的其他主要元素都是虛構的,且極易被暗示的。

Reddit的網友EpicJourneyMan發文細說了自己上世紀90年代在一家音像店工作時關於《Shazaam》這部電影的事情。他在文中描述,自己買了這個電影的兩張影碟,而且每當有租片的客人還回來時抱怨影片有損壞就會拿出來看一次作檢查。他還進一步很細緻地描述了電影的情節。

如果《Shazaam》這麼一部電影從來沒有出現過的話,那他哪兒來的這些钜細靡遺的記憶?這就很有可能是一個虛構的東西,或者說大腦會通過增加不存在的事實和經驗來試圖填補起錯失的記憶空缺。這跟說謊不同,這種虛構並不是為了欺騙,而且虛構的人是完全相信自己“記得的”那些細節都是真的。這種虛構與非常廣泛的神經系統疾病有關,包括中風、腦損傷、阿爾茨海默症、柯薩可夫綜合症(Korsakoff syndrome,健忘綜合症)、癲癇和精神分裂症等等,但這些問題也可能發生在健康的受試者身上(比如說那些有著“漢密爾頓是總統”的記憶的人就可以證明)。普通人會有虛構記憶的例子是隨著年紀增長而增加的,這是由於包括海馬體、前額葉皮質在內的內側顳葉(medial temporal lobe,記憶儲存區)的變化與年齡有關。這些大腦區域對於記憶的編碼和檢索非常重要,過去數十年的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研究也顯示,這些區域功能的下降可能引起錯誤的記憶。

虛構似乎在反覆回憶時更為頻繁地出現;換句話說,就像網友EpicJourneyMan,定期整理兒童影片還會通過不停地重看來發現是否有損壞,這樣的人更容易從中虛構出一個特定的記憶來。

ADVERTISEMENT

驅動曼德拉效應的有三分之一是心理暗示,人傾向於相信別人所說是正確的。一旦有錯誤資訊出現,實際上很可能是對既有記憶真實性的誤導。這就是為什麼律師在法庭上可以反對所謂的“誘導性提問”(leading questions),因為這種提問直接暗示一個特定的答案。舉一個誘導性問題的例子:你記得90年代的電影《Shazaam》嗎?辛巴達在裡面飾演一個精靈。這個問題不僅暗示著這部電影確實存在,甚至還會給聽者插入一個自己曾經看過這部電影的錯誤記憶。

相信曼德拉效應是平行現實存在的證據,或者說我們生存的宇宙是一個對母體出了錯的模仿,這件事是挺有誘惑力的,可真正的科學家必須要通過證明這是假的才能驗證自己其他的假說。鑑於已知的認知現象會導致與他人共有某些錯誤記憶,說我們當中有人是跨越當下的時間線,來自另一個宇宙,似乎不太可能。不管怎樣,曼德拉效應是有關人類記憶很有趣的一個案例。對那些愛好探索精神世界的人來說,這個真實的案例要比我們的想象更加詭異。

註釋:

①http://www.nature.com/nature/journal/v532/n7600/full/nature17637.html

②http://www.nature.com/neuro/journal/v20/n1/full/nn.4450.html

利維坦古舊書攤兒:1940年版《格列佛遊記》限量開售

點選“閱讀原文”即可購買

“利維坦”(微訊號liweitan2014),神經基礎研究、腦科學、哲學……亂七八糟的什麼都有。反清新,反心靈雞湯,反一般二逼文藝,反基礎,反本質。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合作聯絡:微訊號 thegoatjoe

» 利維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