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亞馬遜正在逐漸失去雲服務霸主地位?

ADVERTISEMENT

AWS或許正在被 Microsoft Azure和Google雲拉下王座,本文作者、ArchiTECHt創始人、編輯兼撰稿人Derrick Harris認為,雲服務本來在企業中的應用並不廣泛,Container的平衡作用,AI技術和大資料的影響,以及新型公司的出現,是造成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

吳恩達在推特上推薦轉發了一篇ArchiTECHt上分析亞馬遜雲服務失去霸主地位的文章,作者是ArchiTECHt的創始人、編輯兼撰稿人Derrick Harris,文中指出了AWS威風不再的四大原因,吳恩達認為其分析到位。不過吳恩達此舉可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為文章中特別提到,Kubernete變得越來越受歡迎,Google(Kubernete的創造者)和Microsoft都用相應服務支援Kubernete,以方便其擁躉,而AWS並沒有做到這一點。我們都知道,在目前的深度學習開源框架中,百度的PaddlePaddle是唯一支援Kubernete的。

這篇文章的全文如下:

近來,我和很多人聊過雲端計算和IT企業的事情,也讀了不少這方面的東西。其中最讓我驚訝的是,作為Amazon Web Services的替代品,Microsoft Azure多次被人提及,尤其是從那些掌握著IT預算的管理者口中。即便是雲服務提供商戰場的局外人,現在也能看出AWS已然離開了榜首位置——遑論其霸主地位。

若是幾年前,群雄乍起,AWS風頭正勁,此番言論定被當作笑談。然而時至今日,在AWS領跑多年以後,可以說Microsoft乃至Google都已經迎頭趕上了。

我們來分析一下原因(不不,和之前的AWS斷電沒有關係):

1. 雲服務在企業中仍未廣泛使用

儘管有數不清的案例是關於大型企業使用公共雲服務的,現實仍然是,目前只有很少數的企業工作是真正放在雲上進行的。例如,一份近期的McKinsey調研報告指出,超過半數的被調查企業,他們從x86遷入到任何一種雲環境(公共的或私人的)的工作量還不到他們x86中總工作量的5%。所有企業的平均雲上工作量的則只有19%。

ADVERTISEMENT

而隨著CIO們開始把越來越重要的工作遷到雲上,同時也要移植不少老工作,他們的選擇和已經使用了AWS多年的開發者及部門經理不同。他們正趕上幾大廠商紛紛在雲服務上發力的時間點。即使是和覆蓋面很廣的AWS比起來,Microsoft Azure也的確是一個有吸引力的平臺,還有許多人認為Google雲平臺很有技術優勢(看看GoogleCloud Spanner service最近引起的激動吧)。

X86原有工作在雲上的平均使用率少於20%

同時,也不要忘了,CIO和其他IT高管們早就知道Microsoft、使用Microsoft,甚至很喜歡將其作為辦公產品。GoldmanSachs最近釋出了2017年的IT消費報告,其中包括了一些非常有預見性的真知灼見。這些被調查的科技高管一致認為:

  • 公共雲消費會是今年的主要增長點;

  • 微軟現在是他們最重要的戰略供應商,這將會持續3年;

  • Amazon在3年內會成為他們第二重要的戰略供應商,從目前的第6位開始攀升;

  • Google3年後會成為第四重要的戰略供應商,緊跟著下滑的Oracle。Google現在在他們10大戰略供應商之外。

2. 容器(container)會起到均衡作用

像Docker這樣的容器格式和像Kubernete這樣的容器管理平臺正變得越來越受歡迎,而這不光是因為人們熱愛微服務(microservice)。我的意思是,他們確實熱愛微服務(可以理解),但許多CIO和工程高管也把容器當成他們混合/多個雲戰略的一部分。

這是因為容器空間的技術——比如Docker、Kubernete和DC/OS,還有輔助性技術的巨大生態系統,是(1)廣泛開源的資源;(2)給了使用者一個虛擬機器上的抽象層。結果就是,封裝的工作可以部署在幾乎任何地方,而且在所有雲上都可以進行幾乎相同的管理,尤其是涉及到UX時。

ADVERTISEMENT

當你在抽象層上構建自己的應用時(很可能和開源資料庫以及其他開源技術相關聯),一個雲服務提供商所提供服務的廣度可能不如它的效能、成本、安全以及其他低層次的考慮重要。整個應用套件是開源的且相當便攜的——理論上,甚至是混合的——因此轉移工作以及更方便地利用多個雲是可能的。另外,Kubernete也很受歡迎。Google(Kubernete的創造者)和Microsoft都用相應服務支援Kubernete,以方便其擁躉。AWS並沒有做到這一點。

3. 人工智慧技術和大資料的價值

雖然亞馬遜是雲端計算的先驅,但是相對而言,AWS可以說是大資料和AI世界中的新兵。這些年,微軟和Google通過研發和實際部署大資料及AI環境,在這些領域已經擁有強大的聲譽。Azure和GCP上一系列的服務,值得亞馬遜(AWS)謹慎對待。

Google還具有卓越的開源(open source)聲譽,尤其像TensorFlow和Apache Beam這樣的項目,在構建基礎大資料和AI技術的使用者基礎方面,做了許多出色的工作。這將成為AI工作戰場上的重要武器。目前亞馬遜則是憑藉著Echo/Alexa成為了主要的AI使用者平臺,他們依靠平臺、酷酷的API和廣泛覆蓋的承諾來吸引開發者的加入。

當然,對於選擇在雲架構上執行第三方大資料和AI軟體的公司(將會有許多公司)而言,這些並不重要。與雲提供商沒有直接計費一樣,雲的選擇可能會歸結為成本、效能、支援、安全、甚至最緊密的渠道合作關係等因素。

“如果我們可以幫助企業客戶在Azure或Amazon上執行他們的工作,那麼我們與Azure或Amazon會有更高階別的產品重疊,但這並不意味著該供應商不是我們的好夥伴,或者我們不是他們的好夥伴。”最近,Cloudera的Mike Olson在ArchiTECHt Show播客中解釋道。“我們仍然在平臺上進行儲存、計算以及一系列的服務消耗,併為每個人帶來收入。”

4. 新型公司出現

Snap的數十億美元的雲協議(包括使用Google Cloud的20億美元和使用AWS的10億美元),預示著未來幾年誰能贏得初創公司的工作。在一個新時代,初創公司上線:(A)它們可能對執行自己的資料中心幾乎沒有興趣;(B)他們沒有與AWS相關聯的任何技術負擔。

下一個Netflix或Facebook或Twitter或Snap,將進入一個全新的、有著基礎設施可能性的世界。AWS在過去十年中,擁有——也許是催化了許多初創公司的工作,但是這並不具有持續性。“許多(如果不是大多數)下一代的初創公司想要在雲端度過餘生”的觀點並不瘋狂,他們中的許多人會發現Google雲會是最具吸引力的選擇。

是的,寶還是押在AWS上,無論你如何衡量,AWS在未來幾年內仍是世界上最大的雲提供商。除非微軟和Google的路線發生偏離,否則我們可能不會看到諸如此類的頭條:“Gartner:亞馬遜的雲比緊隨其後的14個競爭對手的總和大10倍。”因為,十年來AWS第一次終於迎來了真正的競爭。


» 36氪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