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行業進入調整期 慢下來才能迎來真正的春天

ADVERTISEMENT

  倒閉,直播行業近期的關鍵詞。經曆了2016年一年的繁榮之後,2017年開始,直播行業的洗牌動蕩就已經悄然開始,最引人注目的莫過於曾經估值高達5億人民幣的光圈直播的倒閉。

  對於當前的直播,其實人人都能說點什麼。

  曾經,成為熒屏中的主持人是多麼遙遠不可及的夢想。但直播的出現,為許多人實現了這一夢想。隻借助一台電腦或者一部手機,人人都可以成為一名主持人。例如“電競第一女神”Miss,在今年2月份被虎牙以3億元的天價簽下,這也刷新了行業簽約紀錄,而相比較於傳統的電視節目主持人,這個價格也不知道要高出多少。

  但這也只是極少數人的專利,大部分主播其實都在底層默默潛伏著,期待著有朝一日能成功的那一天。比如說前不久的一個新聞,一男子直播火化人體過程的事件想必大家都已知曉。對於這種直播,網友們紛紛表示譴責,自然是罵聲一片,而該男子也連法律與道德的底線雙雙觸碰。類似這種想用打擦邊球的方法賺取關注度的直播內容層出不窮。

  虧損已成為常態

  從賺錢說起。先從平台來看,虧損,目前直播平台的一個共性。直播平台的營收能力也並不代表盈利能力。營收再高,投入成本過大,也只能是虧損狀態。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前幾名的直播平台,月投入都在億元上下,用戶越多,虧損越嚴重。例如龍珠TV,2014年營收6713萬元,淨虧3062萬元;2015年營收為1.27億元,淨虧達1.95億元;而到了2016年營收為2.54億元,淨虧損達到4.71億元。用入不敷出來形容一點不為過。業內認識解釋,之所以會出現這種情況,原因在於簽約大牌主播和帶寬費投入了大量經費。知名主播的身價從幾千萬甚至到幾億元不等,再加上大量的寬帶經費,直播平台想要實現盈利更是難上加難。

ADVERTISEMENT

  監管收緊,但主播打擦邊球現象屢禁不止

  對於主播自身而言,平台每半年都會挑選一兩個吸粉能力強的主播,這是成名的機會。為了吸引觀眾注意,主播們需要不斷提升自己,並且運用多種吸粉手段,例如唱歌、賣萌等等。

  但根據一份調查顯示,多數人表示準備再做一至三個月時間的主播就不做了的不在少數。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做主播並不是長久之計。就像有主播親自表示,在直播圈里,中層奮鬥到高層主播做網紅有可能,但能從最底層一步步走到高層的,鳳毛麟角。

  尤其是隨著各種監管的不斷收緊,例如《互聯網直播服務管理規定》等文件的下達,使想要出名的主播們向上層進軍又困難了一些,例如原來能夠靠“賣肉”吸粉的現在被禁止。但是,無數個主播仍然為了那僅有的希望放手一搏,各出奇招。直播火化,直播騷擾110等等問題層出不窮。

  主播們這種打擦邊球的做法其實也只是為了博取關注度,直播內容越奇葩,點擊率自然就越高。一定程度上講,觀看者也成為了這些主播打擦邊球的助推者。

ADVERTISEMENT

  直播平台相繼倒下,行業的春天在哪裏?

  直播行業在經曆了一段時間的擴張之後開始了倒閉潮,在經曆了兩年的迅猛發展之後,隨著資本的降溫,競爭加劇,再加之相關監管政策法規的陸續出台,直播行業在2017年開始有了減速或退潮的現象。

  轉折點來自2016年12月12日,文化部印發的將於2017年1月1日起實施的《網絡表演經營活動管理辦法》(以下簡稱《管理辦法》),《管理辦法》再次對網絡表演單位、表演者和表演內容進行細致規定。同質化嚴重,原本就沒有核心競爭力的直播平台漸漸陷入困境,因為對於一些大尺度直播的監管越來越嚴格,打擦邊球越來越難,流量自然會漸漸消失。

  春天來了,直播行業的春天來的似乎有些晚。究其原因,發展太快恐怕是一大主因,直播行業不會消失,但慢下來,對直播行業並不是件壞事。資本回歸理性,行業進行調整,直播行業接下來會迎來一段調整期,那時,才是直播行業真正的春天。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