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了王思聰 “強力去汙” 版《吐槽大會》還剩什麼?

ADVERTISEMENT

在騰訊視頻的第7期《吐槽大會》上,終於集齊了幾大平台“網綜”的熱門嘉賓,優酷《火星情報局》的薛之謙、愛奇藝《奇葩說》的薑思達,顯然這是提早預設的好的劇情。

對於《吐槽大會》這個節目而言,從高調被封殺到低調的回歸,這中間半年的時間,失去了自帶話題屬性的“國民老公”王思聰不過留下了幾位已經在80後人群中小有人氣的池子和蛋蛋,同時加入了“自黑”體質的主持人張紹剛,低調的節目其實內容和話題上並不低調。

騰訊視頻對於自製網綜或者獨家王牌網綜的期待並沒有破滅,從何炅的首個網綜《你正常嗎?》的期待到馬東的米未帶來的《飯局的誘惑》,投入了很大的資源但並沒有達到期待的高度。

一開始頂著“史上最汙”的響亮頭銜的《吐槽大會》成為了騰訊視頻的期待,不過話題尺度太大除了吸引眼球更被廣電總局“請喝茶”,這必然是製作團隊不願看到了。於此同時,半年前熱熱鬧鬧的一期節目也從此消失在了“牆內”的網絡空間,修改版的《吐槽大會》低調上線就少了那麼點顏色。

新版從第一期上線,《吐槽大會》的觀看量就凸顯了井噴的現象,第一期1.8億截止目前的觀看量,第二期繼續1.8億的觀看量已經具備了目前現象級網綜的瘋狂數值。

對比《火星情報局》第二季截止目前總播放量超12億、《奇葩說》超13億的點擊量,《吐槽大會》有過之而無不及。

畢竟在騰訊視頻的獨家網綜道路上,《吐槽大會》樹立了新的標杆,況且在並沒有得到全網最大渠道的推廣下,這是一個不可謂不錯的數字。

不過,好戲不長在前兩集井噴的播放量之後,《吐槽大會》的近幾期出現了攔腰折斷的表現,第三期1.3億、第四集6700萬、第五集7600萬、第六集6700萬、第七期9800萬、以及最新一期的截止筆者寫稿時最新的7000萬,除了前三期破億,目前幾期的數據與現象級網綜相去甚遠,不知道這中間經曆了什麼。

從這幾期嘉賓陣容來看,可吐槽的槽點越來越多,大張偉、薛之謙、唐國強、蔡國慶、李小璐對比前三期曹雲金、王祖藍、李湘高下立判。

同時在吐槽嘉賓的陣容上,也用盡了心思,除了接近固定的蛋蛋和池子,直播網紅MC天佑、王剛、常遠、張鐵林等等自帶話題和粉絲的嘉賓並未減少,但是播放量這一直觀的數據卻出現了高開低走的線下,讓我們不得不為這款網綜捏了把汗。到底一款現象網綜需要具備哪些條件而《吐槽大會》缺什麼需要補什麼?

ADVERTISEMENT

1.預設內容和老調重談並不能滿足爆款網綜的基本要素。《吐槽大會》的形式是引進美國的《Roast》,相比較美國同款在嘉賓陣容和內容上的大尺度和無下限,改良版的《吐槽大會》是極大的收斂和克製。

在網綜探索內容的尺度上,《奇葩說》已經做出了很好的先例,而《吐槽大會》在這一點上更為收斂,甚至在吐槽嘉賓的發言中已經將很多爭議的內容提早做了刪減,而呈現在觀眾面前的內容看似槽點很多實則只是將網友生產的微博段子和B站彈幕的內容二次加工的產品。

當然,會有用戶提出不滿,只是蛋蛋和池子口中依然有很多引爆話題點的內容蹦出,比如“張紹剛就是吐槽大會的景甜”等句,還有秀下限的話語,在更多時候只是曇花一現或者還在可控的範圍。

此外時間,吐槽嘉賓和“被吐槽”的主角之間天然形成了一種共鳴,在雙方都能夠容忍的話題下達到統一和諧,有種無聲的默契。

吐槽變成了話題再炒作,自然而然就失去了吐槽了本意,比如曹雲金與郭德綱的話題,沒有新意而只是一廂情願的呐喊。

2.內容缺少持續的爆點和再傳播的影響力。對比過去的幾款現象級網綜,《火星情報局》、《奇葩說》在節目形式固定的情況下,內容凸顯了很大的變化性和隨機性,參與嘉賓在內容生產上不可謂鞠躬盡瘁。

《火星情報局》中張宇、薛之謙、費玉清等等爆出的話題金句都有很大的偶然性,同時有自帶話題光環,在二次傳播上具備了很強的引爆性。

《奇葩說》這一特性就更明顯,作為話題網綜的鼻祖,一群素人將枯燥的辯論話題綜藝化、娛樂化同時偶有溫情脈脈的雞湯流出,正是符合網民們口味的調性。

同比,《吐槽大會》在內容上天然就有局限性,就是吐槽完成了就完成了,很多內容就局限於限制內容的框架內,甚至大多數嘉賓都缺少擺脫手稿的勇氣,畢竟大部分嘉賓都是抱著一次體驗,下次絕不再來的打算,用完成任務的調性決定了最後的內容閃光點不足,再傳播就顯得力不從心了。

另外由於“被吐槽”嘉賓的局限性,明星在社交媒體時代的話題早已被網民消耗殆盡,吐槽的內容也是局限在過去已經發生的內容,再創造和再提升對於內容策劃團隊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從這幾期的表現來看出現了後勁不足的現在就不足為奇了。

ADVERTISEMENT

3.吐槽是門手藝,準備工作顯火候

在每期《吐槽大會》的開場白中都喊出了“吐槽是門手藝,笑對需要勇氣”的slogan,主持人張紹剛面對網友彈幕的吐槽已經具備了天然的免疫功能,而每期嘉賓在談到他的時候提出的“梗”基本逃不掉過去在幾檔話題節目中的表現。

回到吐槽一詞的本意來說,這個從二次元中傳遞出的詞語是指從對方的語言或行為中找到一個漏洞或關鍵詞作為切入點,發出帶有調侃意味的感慨或疑問。同時,而打著吐槽旗號的八卦、抱怨、發泄、噴黑、吐苦水、說三道四都不屬於吐槽。

吐槽這門手藝從目前來看,只有蛋蛋和池子掌握,而更多的嘉賓只是念稿子。

而娛樂話題明星作為嘉賓的吐槽大會必然更多的是八卦的再挖掘、網友不滿的抱怨、再發泄。

參考唐國強的內容,比如其數不清楚的廣告代言、以及演繹生涯的固有皇帝形象就是那麼的淺顯和直白。

薛之謙、大張偉等頻繁亮相綜藝節目的明星在很多話題上就更缺少獨特性和新奇,如果更誇張講那怕在“獵奇、性、女性”等自帶光環的話題上下點功夫可能這個槽點也更顯而易見。

同時,在對於嘉賓們內容的設定上有更多的自由空間,而不是提早預設可能也更有吸引力。(不過,回頭來說,千奇百怪的全民綜藝大賽,產生了成千上萬個綜藝欄目,不是節目太少而是明星不夠多,這也為難很多明星會去專門準備內容。)

4.吐槽大會缺少代言人和標杆 誰來扛起吐槽的大旗

奇葩說和火星情報局的最開始的引爆點就是“馬曉康”組合和汪涵、薛之謙等人。

ADVERTISEMENT

“馬東、高曉鬆、蔡康永”早已是綜藝節目和網絡熱門人物,在節目產生之初自帶熱點和話題在一個節目預熱和宣傳上占了很大的優勢。

汪涵對於火星情報局就跟是如此,從電視台到網絡端的第一個節目這就是火星情報局在輿論宣傳上的話題引爆點,而汪涵本人自帶“IP”的特性,以及過去在湖南衛視積累的人氣在短時間內就可以將關注的聚焦點吸引而來。

反觀,在吐槽大會最開始,國民老公王思聰的加入讓節目關注度驟然上升,這也是節目在最初的引爆點,不過隨著“下架再上架”,引爆點也從王思聰轉變成為被吐槽的嘉賓本人,從傳播角度來看,被吐槽的嘉賓本身就依賴於二次傳播和節目播出和預告的短時間的傳播,從引爆點來說相對滯後或者延遲,沒有讓用戶有先入為主的參與感,與“馬曉康”組成的三個“老男人”組合以及汪涵自帶“IP”的塑性相距甚遠,雖然池子蛋蛋張紹剛三者有不少的關注度,但在節目再啟動的時候關注度必然不及王思聰所在的時候,前三期的瀏覽量井噴不排除是釋放了用戶之前想看沒法看的期待,而第四期開始的數據下滑可能是真實的表現。不過這已經是一個“命運曲折”的網綜不錯的成績,對於現象級一說只能自求多福吧。

最後我們來看一下數據,通過百度指數上看,《吐槽大會》從數據上已經大大超過了上面提到的兩個網綜(在首次播放周期中的最高值)。

另一個數字,微博指數顯示,《吐槽大會》在微博這一主要社交媒體上都製造了最大的聲量。

兩個數據可以看到,騰訊視頻和笑果文化在話題和網絡效應營造上下足了功夫,更是超越了《火星情報局》和《奇葩說》的關注度,不過在這個網綜泛濫的時代,如果能最後依靠內容和影響力闖出自己的名堂可能是《吐槽大會》需要思考的。

前網易科技記者張鈞泓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