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年之內開了 5 個“創新中心”,Visa 要解決什麼問題?

ADVERTISEMENT

在 3 年的時間裡,Visa 在全球範圍內開設了 5 個創新中心,這是它在過去五十多年都不曾有的。Visa 比過去任何時候都想證明自己是一個更加開放和技術導向的公司,當然還希望貼上初創公司標誌性的標籤“靈活”。

2016 年Visa在新加坡市中心金融區的 Robinson 路開設了佔地 7000 平方英尺(約 650 平方米)的“Visa 創新中心”。在這之前它有了舊金山的創新中心,之後它又在迪拜、邁阿密和倫敦設立了類似職能的辦公室。

新加坡的創新中心跟花旗、美林、大華銀行等隻隔了幾個街區,不過距離德勤、彭博和普華永道等公司更近。

或者只是巧合,但這多少也反應了一點 Visa 正在發生的變化。

它正在偏離傳統的銀行之間互聯互通中介的角色,同時越來越靠近金融服務和技術公司。

“Visa 要轉型為金融服務平臺。”Visa 資深副總裁、創新/戰略合作負責人 Matt Dill 對《好奇心日報(www.qdaily.com)》說,“Visa 今年才 50多歲,從某種程度上講,我們其實也是一個初創公司。”

創新中心入口的開放空間

Visa 遇上了什麼問題,為什麼要轉型?

Visa 最大的收入來源(簡單來說)是從刷卡交易中向銀行收取手續費。可以理解它所有商業策略的目的都是:發更多的 Visa 卡,讓更多的持卡人有更頻繁更高額的交易。

但近十多年來,消費者的支付習慣在改變——從線下刷卡到線上第三方支付,越來越多的交易和支付發生線上上和手機裡。佔領線上渠道的第三方平臺如 Paypal 可以繞過如 Visa 這樣的卡組織而使用 ACH(Automatic Clearing House,一種清算網路) 做清算。這使得 Visa 流失了清算這一塊的收入。

ADVERTISEMENT

Paypal 現在只有一半的交易是通過卡組織完成的(而Visa 又隻佔這一半中的50%)。在這種情況下,Paypal 的收入越高,Visa 可能流失的交易收入就越多。雖然 Paypal 3540 億美元的交易額跟 Visa 82000 億元的交易額相比還很小,不過無卡化的支付基本上是未來的趨勢,Paypal 在快速增長。

2016 年 Paypal 的交易次數和交易金額分別增長了24% 和 28%;與之相比的是 Visa 2016 財年交易次數和金額增長分別為 10.5% 和 9.9%。Paypal 增長的速度差不多是作為卡組織的 Visa 的兩倍。

Visa 也推出了類似的線上支付系統 Visa Checkout (銀聯也有銀聯線上;萬事達有MasterPass)。但是在第三方平檯面前優勢不大:Paypal 的使用者數量為 1.92 億,而 Visa Checkout 註冊使用者為 1500 萬。前者商戶數量 1500 萬個,後者商戶只有30 萬家。

Visa 的策略是讓 Visa 的支付入口出現在儘量多的電商結款、電子錢包和第三方支付平臺等。各個創新中心就是 Visa 主動推行這個策略的表現。他們打算通過這些半開放的辦公室展示創新和開放的“平臺形象”,讓商家或第三方大小金融技術公司走進這個的空間,能夠為其提供增值服務。

當 Matt Dill 被問及 Visa 轉型的最大挑戰是什麼,他說:“我們最大的挑戰和機會是要讓客戶理解 Visa 網路的價值,並且知道如何利用我們已有的基礎設施來推動他們的業務增長。”建立創新中心,邀請媒體和客戶(主要是銀行,還有一些商戶和第三方支付等金融技術公司)拜訪,都是出於這樣的目的。

創新中心入口

像技術公司那樣“開放”?

創新中心的“共同創造”之一在於 Visa 開放平臺(Visa Developer)。

為了更便捷地提供服務,Visa 把技術入口的合作難度降低了——推出了Visa Developer,開放了它的應用程式介面(下文簡稱 api)。這等於是把 Visa 自己的功能打包給了應用開發者,他們不用重新寫程式碼即可接入Visa 的產品或技術。如此一來Visa 的各項功能就能夠更好地跟大大小小電子錢包或電商整合。這是過去的網際網路公司喜歡做的事情。

有了這個開放平臺,Google 把Visa Checkout (Visa 自己的線上支付系統)整合到 Android Pay 就不需要重新程式設計。這給 Visa 帶來的優勢是:使用安卓手機的持卡人更有可能在Android Pay 裡選擇Visa 的通道結賬,Visa 自己也能更好地控製使用者體驗。對於Google來說,它打通了Visa Checkout 已有的三十多萬的商戶資源。

Android Pay 只是其中一例。開放平臺說到底這是為了增加 Visa 在各種電子錢包、第三方支付平臺或者電商結賬入口的的“存在感”,最終是為了引流更多的持卡人刷Visa 的卡,增加它的收入。

ADVERTISEMENT

Visa 還在嘗試攻佔其他支付渠道——跟IBM 沃森合作推出車內支付等物聯網中支付都是類似的例子,比如說在IBM 沃森的智慧家電上加入Visa 的令牌,未來家電也能購買日用品。Visa 最終的目標是創造更多的之前不存在的銷售支付點,增加它網路中的交易次數和金額。

和推出開放平臺類似的,表現 Visa “服務姿態”的是它工作方式的轉變,比如把能力細分成模組,從這點來看 Visa 變得更加客戶導向了。

Visa 的“創新方塊”

進入Visa 創新中心你第一眼就會看到這面“牆”。它把自己所有服務、技術和能力逐個列了出來做出立方體,組合成了一面有點像元素週期表的東西。“Visa 立方體”也是創新中心出現最多的“道具”,它分佈在各個展示區。比如說,工作人員將“電子小票”“令牌服務”的立方體擺在一個蘋果手機旁邊,表明Visa 在和蘋果公司合作Apple Pay 時承擔的職能。

Visa 想用這些立方體表明它現在採用的更靈活的工作方式。

“兩三年前,我們的工作方式是這樣——跟銀行或商家談的時候,會這樣說:‘你就用這個cybersource (支付閘道器和防欺詐解決方案)還是用 mVisa(移動端 Visa)’,也就是拿著服務包說:‘你要買嗎’。”創新中心的工作人員介紹說。“我們發覺 Visa 應該改變合作方式,有一個環境讓他們進來……不是說你一定要用這個。而是從客戶的角度來看,你的消費者和生意需要的是什麼。”

為了成為服務型平臺,Visa 的確在尋求各種合作。去年 6 月它和 Paypal 達成了戰略合作,兩個“宿敵”在利益上做了一些妥協:Paypal 不再鼓勵使用者繞過 Visa 通道直接繫結銀行賬戶,而是把 Visa 放在了更顯眼的位置,這樣 Visa 能迴流不少交易收入。而Paypal 則通過Visa 獲取了一些線下的支付入口。二者還將共享一些資料。Visa 的開放跟合作都是在對方遵守它“四方模式”的基礎下達成的,其實還是維持舊秩序的努力,這是有條件有限制的“開放”。

“所以開放不是一個新的公司哲學,而是一個新的市場環境,”Matt Dill 說。Visa 不得不開放。

創新中心工作人員在介紹令牌技術

“創新方塊”是 Visa 的各項技術和能力,以及合作夥伴

ADVERTISEMENT

Visa 在中國的機遇和挑戰?

儘管和 Paypal 暫時和解了,但 Visa 在中國市場的挑戰要更嚴峻。

那些 Visa 引以為豪的技術——已經成為印度國家二維碼標準的 mVisa、不需要刷卡插卡一揮即可支付的Visa payWave (有點類似銀聯閃付)都還不能在中國使用。因為Visa 還沒有用人民幣清算的牌照。它在中國的主要業務是境外消費。中國是一個尚未對 Visa 完全開放的市場。

Visa 也終於等到了機會。2015 年,央行宣佈開放清算市場。不過為了正式落地,Visa 和萬事達需要鋪設清算處理的基礎設施。這大概還要好幾年的時間。在今年 2 月最新的投資者會議上,Visa 新上任的CEO Alfred Kelly 說:“我們非常期待在中國正式提交人民幣清算牌照申請,不過依然在等待相關具體政策的出臺。””

當 Visa 拿到牌照進入中國清算市場面臨的境遇會比較棘手。

Visa 一方面要加快髮卡——Visa 在中國發行的卡片數量遠少於銀聯。另外中國人使用信用卡的習慣並不普及。根據央行的資料,截止 2016 年第三季度,中國人均信用卡只有 0.33 張;銀行卡授信總額為 8.62 萬億元,在 177.72 萬億元的銀行卡交易額中隻佔很小的一部分。

另一方面,Visa 要和其他清算機構競爭。Visa 線上下的競爭對手是長期壟斷市場的銀聯,線上市場最大的“敵人”是支付寶——和 Paypal 選擇加入四方模式(卡組織、髮卡行、收單行和商戶)不同的是,支付寶在承擔的是“網上銀聯”的角色,它背靠著最大的電商網站,有足夠的底氣繞過卡組織。

Visa 在中國既沒有線下的刷卡入口——目前來看除了一些外賓通道很少有地方能刷Visa 卡。線上上,它不如支付寶或財付通有優勢——因為它沒有像淘寶或者微信這樣的消費者高頻次使用的軟體和網站入口。

支付寶和微信財付通已經成長為卡組織不容忽視的力量,我們在之前的文章中分析過,它們對很多的移動支付市場中的公司都構成了不同程度的威脅。

而 Visa、萬事達和銀聯這些寡頭的地位,與其說是被第三方平臺威脅了,不如說是被消費者的習慣改變了。Visa 的優勢和劣勢都是:它存在於幾乎所有的線上支付選項之中,卻沒有一個與之共生的消費者入口。目前來看 Visa 只能通過銀行來接觸和教育消費者。

成立近一年來,Visa 新加坡創新中心更多的是處理印度、澳大利亞、紐西蘭和其他東南亞國家的業務。印度政府的去紙幣化為 Visa 提供了很多機會;因為澳洲和紐西蘭消費者使用信用卡的習慣,Visa payWave 在持卡人的滲透率達到了 60%以上——Visa在這些市場發展得都比較順利。

對於手機付款已經普及的中國市場,Visa 新加坡創新中心未來可能要解決很多難題。

圖片來自 Visa

喜歡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報 ,每天看點不一樣的。

» 好奇心日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