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自行車”一直有,為什麼“共享單車”火了?】

ADVERTISEMENT

突然間,共享單車的靚麗身影就出現在了大街小巷。很多老百姓是在糊里糊塗中,就接觸到了這麼時髦的出行方式。但事實上,共享單車是共享經濟火了以後,互聯網界給出的新概念。其實這是新瓶裝舊酒。它有個更早更嚴格的定義:分時租賃自行車。當然,在社會上,老百姓和政府很早也給了一個俗稱:公共自行車。名稱不一樣,模式也不全一樣,但對用戶需求來說,卻都是一樣:交押金,可騎車,然後按騎行時長或騎行里程付費。

所以事實上,很早很早以前,這個事就有了。很早很早以前,政府就在自己做,或和企業合作,做這件事了。做得比較好的,國外譬如巴黎、倫敦、紐約等。國內譬如濰坊、杭州、珠海等等。而且政府為了有效管理、運營這些公共自行車,采取了多種手段。譬如濰坊和杭州就分別采取了不同的操作模式。

但為什麼最近一兩年,從業者和投資人突然就對這個市場趨之若鶩了呢?目前市面上對共享單車的分析何止千百篇。但所有的分析,都沒有去分析這個問題:共享單車在最近一兩年的火爆,源起到底是什麼?是需求本身被重新發掘?還是其他什麼原因?為什麼之前沒有火爆?創業者和投資人之前從來不進這一塊呢?為什麼之前只是地方政府在苦逼的做公益項目?

很多人或許會說,這是有了新的連接點,使得需求被重新發現:基於移動互聯網,通過手機終端做連接,用戶可隨時隨地騎車、還車。這極大的提高了用戶體驗。並且通過對人群聚集區的密集布局,譬如學校、商場、居民小區、寫字樓、商業中心等等,可以快速的打開市場,占領用戶的心智。

但事實上,短途出行騎自行車這個需求一直存在:因為一直以來,騎車的人有那麼多。Katie Melua不就有首歌說這事嘛:there are nine million bicycles in beijing。

所以無論是在共享單車興起之前,還是興起以後,去問不同的需求人群,得到的答案都會是一致的。沒有騎車需求的人群,他們始終不會用。而經常騎車出行的人,就算沒車也總會想辦法。就像我去天津參加同學的婚禮,沒車可借,都要找路邊小販搞一輛廢舊自行車用用。

所以一個項目的存活雖然基於需求,但其源起,卻未必是需求本身。在我看來,共享單車成為現象級創業項目的直接原因,是滴滴的快速崛起。這為共享單車從政府公益項目,走向投資人眼中的優質項目,鋪平了道路。大家這才終於發現,分時租賃自行車的故事值得講了——當然不能再叫分時租賃自行車了,必須換個名字。既然共享的概念這麼火,那就叫共享單車。

ADVERTISEMENT

滴滴快速崛起,至少在三個層面,為共享單車獲得資本青睞做了支撐。

第一個層面,是出行領域的巨大市場價值。第二個層面,是行業寡頭的價值溢出。第三個層面,是明確了短途出行在整個出行領域的核心價值。

第一個層面,是對出行領域的巨大市場價值的評估。

之前所有人都知道出行具有巨大的市場容量。但到底有多大?人們並沒有明確的認識。而滴滴和uber,則通過估值的方式,把出行領域的市場價值明確了。滴滴目前估值三百多億美元,遠景估值超千億。而uber估值六百多億美元。非常重要的是,它們的這個估值不是憑空捏造的市夢率,而是基於它們的運營流水和用戶數據,有著堅實的價值支撐。

第二個層面,是行業寡頭的壟斷價值溢出效應。

早期做出行的不下幾十家,被報道的融資就高達數十起。那時候,市場上雖然也有競爭,但還是比較溫和的方式。但移動互聯網市場的發展,總是不按常理出牌。出行領域的戰爭,陰差陽錯的,被強大的外部勢力從另外的角度徹底攪局。

ADVERTISEMENT

這個強大的外部勢力,就是微信和支付寶。當時它們為了尋找強支付場景,在多次試錯之後,終於盯上了出行這個高頻、用戶決策成本低、用戶習慣良好的領域。於是補貼開啟。於微信和支付寶而言,他們的最初目的當然不是占領出行市場,而是想通過強支付場景去培養用戶的移動支付習慣。這是一場很漂亮很殘酷的戰爭。到滴滴快的合並時,微信直接把移動支付市場份額從近乎於0,硬生生打到20%以上,徹底改寫中國移動支付格局。當然其中還穿插著微信紅包與支付寶集五福等正合奇勝的打法。從此微信支付一路高歌,到去年底,已然占據40%的市場份額。

回到出行領域上來。滴滴和快的借助於微信和支付寶的鼎力支持,開啟神仙打架模式:老大老二打架,死的是從老三到老幺的全部小弟,終於把整個出行市場幾乎清場。再然後,老大老二合並,徹底壟斷市場,估值直望千億級。投入幾十幾百萬,毫無懸念的直奔上千億,這就是壟斷的力量。當然後來政府出面,一紙批文,讓滴滴的千億估值,夢碎於本地戶籍限制,那就是後話了。

而正是因為看到了這個壟斷的價值,所以現在共享單車市場,投資人也毫不吝惜的投。希望通過快速的市場競爭,把所有競爭者挑下馬,複製當年滴滴的成功。

第三個方面,也是最重要的方面:短途出行的價值。這個,是直接開啟共享單車成為明星項目的核心原因。

在滴滴之前,沒有任何機構有數據來支撐短途出行這個需求的價值空間。只有出租車公司那里有一些碎片化的數據,卻也被浪費掉了。而滴滴的營收,卻明確的昭示天下:原來出行領域最大的市場,就是短途出行。3-5公里的短途出行,占據滴滴營收的70%。

正因為有了這個數據,人們才終於認識到,出行領域的生意,核心是短途出行。中長途的出行市場,小而分散:不到30%的市場空間,這是小;大巴、地鐵、公交擠壓,這是分散。這已經不值得爭搶了。

ADVERTISEMENT

正是基於這個異常重要的數據,投資人才敢於對共享單車領域下重注:反正短途,騎車也不遠、也不累,正好。這意味著,誰把短途這個市場截取了,那差不多相當於斷了滴滴的後路,滴滴也就被邊緣化了。新的出行巨頭搖搖欲望,而滴滴卻正困於專車新政,身心俱疲。此時不出手,更待何時?

風口年年有,但如短途出行這般被驗證了市場空間、而可預見的競爭模式尚未出現的風口,還真不多。而且當下其他風口,要麼尚未成熟,要麼想象空間有限。而各路投資機構募集的資金卻創新高。所以當大家突然發現共享單車這個領域時,自然免不了要一窩蜂的撲上去,被搞成現象級也屬正常。

關於作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