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力挽狂瀾,一朝黯然離去,雅虎美女CEO究竟經歷了什麼

ADVERTISEMENT

屬於瑪麗莎-梅耶爾(Marissa Mayer)的雅虎時光終究還是散場了。梅耶爾興許會因此鬆一口氣,畢竟她再也不用面對如何“讓雅虎這樣一個傳奇大公司起死回生”這樣一道棘手難題了。

一份關於雅虎的檔案中這樣解釋,在無線運營商Verizon收購雅虎案結束後,梅耶爾將會辭去雅虎CEO的職務,與此同時,她將會獲得大約2300萬美元的離職金。

相比此前的五年任期內,梅耶爾已經獲得了總額1.62億美元的薪資(截至到2015年)和價值5,680萬美元的近290萬股股票期權(截至3月8日),2300萬美元的遣散費略顯黯淡。

不僅如此,梅耶爾離開地還不太“體面”。不久前,梅耶爾不僅將雅虎的核心業務出售給了Verizon,且公司更名為Altaba後,雅虎將會成為一家投資公司,致力於管理阿裡巴巴15%的股份,以及35.6%的日本雅虎股份。

從立誌“復興”雅虎到賣身雅虎,梅耶爾被內部普遍認為“不算失敗,最多是令人失望”。

在這接近五年的雅虎時光中,梅耶爾究竟經歷了什麼?雅虎的無力迴天真的是梅耶爾一人導致嗎?

接下燙手山芋

在一年內連續換了4任CEO之後,梅耶爾的到來打破了這個魔咒。

在矽谷,身處一群黑灰t恤休閒打扮的程式員中間,梅耶爾時髦且年輕,自信且得體,她還是奧斯卡·德拉倫塔(Oscar de la Renta,高階時尚品牌)的粉絲,常年居住在四季酒店總統套房,被諷刺地稱為“矽谷的蓬皮杜夫人。”

得益於對產品和使用者的專注度以及善於指導人才的名氣,梅耶爾終被雅虎選中,從2012年7月開始肩負起了“復興”雅虎的大任,儘管那時梅耶爾已懷有身孕。

這位強勢、偏執、任性、無視規則的Google前高管能讓雅虎變得更好嗎?更多的聲音來自質疑和不看好。

ADVERTISEMENT

儘管任職Google期間,外界對梅耶爾的評論是“她在Google的產品面前,是一個聰明、嚴謹、充滿野心甚至有點強迫症的女主管。”Google早期的許多重要項目都與她密不可分。

但這些並不能讓雅虎的股東買單,2015年所舉辦的一場釋出會中,喜歡拖拉的梅耶爾卻準時出現在了會議現場給心懷不滿者一個強有力的回擊。

梅耶爾的麻煩可並不止面對股東這麼簡單。毫無疑問地是,梅耶爾接手的是一個燙手山芋, 1995年誕生的雅虎以搜尋引擎起家,到後來成為一個集郵箱,新聞,體育,金融訊息,視訊,音樂於一體的萬能網站。

然而一場網際網路泡沫之後,雅虎股價也從最高的 108 美元一股跌到最低時的 4 美元,這家昔日的矽谷巨頭從此一蹶不振,不僅錯失收購Google的良機,接下來,雅虎又先後錯失了收購 Twitter、LinkedIn 和 YouTube 的機會。

更致命的是,雅虎對轉型移動網際網路的風潮反應緩慢,唯一值得一提的無非就是投資阿裡巴巴了。雅虎股票從2012年的16.27美元到2014年的51.74美元足足上漲了3倍多,不乏其中有阿裡光環的影響。

在加州桑尼維爾這片特有血性的競爭文化中,雅虎顯得有點力不從心,內憂外患接踵而至。對內則是高層動盪不安,對外則面臨著市場份額被Google和Facebook瓜分殆盡的艱難困境。

擁有“大公司”弊病的雅虎,想要再找出路似乎成為了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拯救雅虎遠比想象中艱難

基於雅虎當時的種種危機,一貫雷厲風行的梅耶爾拯救雅虎的措施主要包括兩方面,一是裁撤冗餘部門、用敏捷的工程師作風來吸引雅虎的新老員工。

梅耶爾為此身體力行,剛生完孩子的她甚至在自己辦公室隔壁建立一個育嬰房,一邊工作一邊帶孩子。

遺憾的是,梅耶爾的行為並沒有感動到員工,相反因裁員引起內部不滿導致後來的人才大量流失。

ADVERTISEMENT

二是進行大規模收購。2013 年,在梅耶爾的領導下,雅虎以 10.1 億美元收購了輕部落格網站 Tumblr。然而,收購幾年後Tumblr的整體估值比收購時下降了2.3億,雅虎也仍然沒能挽回頹勢。

也並不全是壞訊息,雅虎的天氣應用就是梅耶爾親自操刀並獲得了2013年度十大最佳蘋果設計獎。她本人最引以為傲的應用則是雅虎新聞文摘(Yahoo News Digest),一款通過演算法摘出使用者喜好的移動端閱讀產品。

從2013年開始,梅耶爾開始啟動一項個性化定製原生廣告的業務,現在這個業務已經更名為 Gemini,這被媒體稱為“本質上講,價值 12 億美元的(且還在增長中)Gemini 是雅虎復興之路上的皇冠之珠。”

終將無法改變潮水的方向

梅耶爾的努力和勤奮有目共睹。在斯坦福大學計算機程式設計專業畢業後,進入Google成為第20號員工作為梅耶爾人生事業的起點,她為其傾注了13年的韶華,從程式員晉升到主管最後到核心高層,就算被稱為Google功臣也無可厚非。

這些成就的背後,則是梅耶爾經常每天隻睡四小時,且每星期程式設計超過100小時,幾乎全部精力投身到了Google的事業當中換來的。

然而其在Google期間沿襲下來的獨斷專行和絕對權威讓梅耶爾之後在雅虎的處境變得十分被動。

梅耶爾在Google期間因經常不配合公司別的部門工作,經常拖延項目進度而被產品經理叫苦不迭。迫於員工不斷地指責,就連和她有過戀情傳聞的Google創始人佩奇也不得不將梅耶爾調離Google搜尋高層核心。

梅耶爾把在Google時期極端苛刻的工程師作風一成不動地搬到了雅虎,這為其後來在權力場的再度遇挫埋下了禍根。

除了沒有處理好員工關係外,雅虎的平庸表現更讓投資人不滿。最近的雅虎2016年財報顯示,2016年雅虎營收51.69億美元美元,全年營業虧損6.45億美元,淨虧損依舊高達2.14億美元。

雅虎也再無梅耶爾的容身之處,人們並不會因為梅耶爾的女性身份而對她產生絲毫同情,更加糟糕的是,因為雅虎史上最大的安全漏洞事件,梅耶爾掌管期間的雅虎採取了隱瞞不報的策略,Verizon降低收購雅虎價格,最終的成交價格為44.8億美元。

雅虎的無力迴天很難說僅僅因為領導人的決策失誤而造成的,如果不是梅耶爾,雅虎仍舊難以抵擋時代洶湧的潮流而被拍死在沙灘上,昔日的輝煌和榮光在矽谷那些生機蓬勃的初創公司面前,顯得無力而蒼白。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