礪石 | 為什麼你成不了賈躍亭,而只能做秦朔、吳曉波?

ADVERTISEMENT

礪石導語:秦朔、吳曉波們批判樂視的邏輯只是世俗的邏輯,而不是賈躍亭等企業家的邏輯。我一直堅信樂視能成功,因為我堅信的是賈躍亭背後的企業家精神。

文|劉學輝

編輯|付迎爽

最近看到一篇秦朔寫樂視的文章,文中寫道,“賈躍亭正站在這樣一個雙邊拔河的正中間,我相信這種撕心裂肺、百身莫贖的痛苦感,可能只有他自己能夠體會。”

“如果要給賈躍亭一個具體的建議,我希望他去找一個人,就是史玉柱。在中國過去這些年的商業過程中,慘敗、最後又站起來的人,史玉柱是一個代表。垮掉並不可怕,史玉柱又重新開始,他用掙的錢又把當年蓋樓時欠別人的錢都還掉了,他最終遵循了天經地義的那些商業倫理。如果賈躍亭去跟史玉柱做一些交流,可能他會用一些新的方法來告訴這個社會,他會遵從一個什麼樣的契約,他會怎樣要求大家支援他的夢想。”

在秦朔的思維裡,一個失敗者的落寞形象才符合其對賈躍亭的想象,他認為挫折背後理所應當的是撕心裂肺和百身莫贖。可是秦朔錯了,一個以文字為生的商業觀察者,很難瞭解一個企業家的堅韌。賈躍亭既不會撕心裂肺,更不會去找史玉柱尋求解脫,另外,賈躍亭還根本談不上失敗。

史玉柱充其量只是一個比較會賺錢的商人,並沒有創造太多的社會價值,而賈躍亭是一個在持續貢獻著產業價值與社會價值的企業家。

礪石最近有一個新產品要上線,3月13日下午兩點,我給前老闆賈躍亭發了一條微信,邀請其幫礪石寫一段推薦語。對正面臨巨大業務壓力的賈躍亭來說,像這樣的小事,即使被忽略掉也很能理解。但我知道,只要賈躍亭讀到了一定會回覆。

因為我對賈躍亭太過熟悉,在任何大風大浪面前,賈躍亭都會像古戰場上的元帥一樣臨危不亂。就在當天夜裡1點多,身處美國的老賈在微信裡愉快的答應了給礪石寫推薦語的邀請。我想,如果賈躍亭真的像秦朔臆測的那樣撕心裂肺和百身莫贖,他可能根本無暇幫一個默默無聞的前部下寫產品推薦語。

鬥士賈躍亭

熟悉樂視的朋友,對賈躍亭的傳奇人生已經非常熟悉,他的人生就是一部不向命運屈服的奮鬥史。

ADVERTISEMENT

1973年12月15日,賈躍亭出生在山西省的一個普通農村,大學畢業分配到山西省垣曲縣地方稅務局任網路技術管理員。1996年,因忍受不了公務員的枯燥生活,從地稅局辭職下海,建立了山西省垣曲縣卓越實業公司,卓越實業涉獵廣泛,經營過洗精煤、膠印廠與鋼材買賣,還曾開辦過電腦培訓學校以及私立中學。1996年至2002年,賈躍亭一直擔任卓越實業總經理,只有20多歲的賈躍亭,在當時就已經是山西省垣曲縣的傳奇人物。

2002年,一個偶然機會,賈躍亭敏銳地意識到電信業正在迅速發展,而基站蓄電池在當時是一個市場空白點,也是一個機會點。隨後,其成立了以做基站配套項目為主的科技公司,名稱為山西西伯爾。在隨後一年的時間裡,賈躍亭開著一輛212吉普車,一個人在山西一個縣一個縣地跑市場,最終拿到了聯通在山西大半的業務。

2003年,不到30歲的賈躍亭來到北京,建立了北京西伯爾通訊科技有限公司,正式開啟了其在京城波瀾壯闊的創業之路。一年之後,賈躍亭在北京西伯爾通訊公司移動業務部的基礎上建立了樂視網。2007年11月,賈躍亭創立的電信裝置公司西伯爾在新加坡上市,成功融資約2億元。

西伯爾上市後,賈躍亭前瞻性地預判,政府未來會加強對影視內容網際網路版權的保護。樂視網於是低價收購了大量影視劇內容的網際網路版權,並通過版權分銷率先在視訊行業內實現盈利,獲得了IPO資格,在2010年8月創業板上市,成為首家在A股上市的線上視訊網站。

樂視網上市之後,賈躍亭的擴張之路變得更為迅猛,2011年創立樂視影業,2013年全資收購花兒影視,2014年公司化運作樂視體育、樂視音樂,相繼完成了在內容領域的佈局。

在佈局內容的同時,賈躍亭在2010年,通過電視盒子完成在智慧硬體產業的試水。2012年9月19日,賈躍亭對外宣佈進軍電視產業,2013年5月7日正式釋出超級電視。

2015年4月14日釋出超級手機。2013年底,賈躍亭決定進軍智慧電動汽車行業。

從農村到縣城,從縣城到省城,從省城到京城;從小生意人到上市公司老闆,從上市公司老闆到橫跨線上視訊、影視娛樂、智慧電視、智慧手機、智慧電動汽車等七大產業的企業家……賈躍亭的一生就像一名鬥士,不停地顛覆著世俗的邏輯,創造著常人想象力之外的不可能。

媒體人、投資人集體倒戈

2016年,看似是樂視這些年最好的光景,但隨著賈躍亭釋出了一封致員工的內部信《樂視的海水與火焰:是被巨浪吞沒還是把海洋煮沸?》,在信中賈躍亭坦誠樂視面臨的供應鏈危機與資金壓力,反思了過去的快速擴張,在媒體的推波助瀾下,樂視迅速跌落到冰點。

“賈躍亭,你沒有顯赫的家庭,你沒有耀眼的學歷,你出生在一個小農村,我沒有成功,你憑什麼能成功?”,賈躍亭的公開反思迅速演變成為媒體界的狂歡與大家閒暇的談資,大家都開始極盡想象力地猜測著樂視的崩盤。

ADVERTISEMENT

鈦媒體創始人趙何娟發表了《樂視會像當年德隆一樣大崩盤嗎?》、《樂視的致命“命門”是瘋狂的關聯交易 》;前中國企業家總編何伊凡發表了《賈躍亭不應該現在公開反思》;財經雜誌資深記者宋瑋釋出了《樂視危機虛實》;商業作家吳曉波發表了《賈躍亭給自己出的難題》,他說“樂視現今的困局,不在於激進,不在於會不會成為下一個德隆,而是他給自己出了一個很大的難題。這個難題,就是樂視所標榜的戰略——打造軟硬合璧的生態鏈”;秦朔也發表了前文中提到的《秦朔談樂視危機與賈躍亭抗爭:建議去找史玉柱》。

如此多的知名媒體人都用誇張的標題與激烈的文辭“消費”著樂視的這次危機。以黑聯想而出名的自媒體《商業人物》的遲宇宙發表了《樂視最大的風險不是PPT也不是100億,而是賈躍亭能否……》,更極端的是,《商業人物》二條文章幾乎每天都是樂視的負面訊息。

曾強,鑫根資本執行合作人,曾創業失敗,藉著重慶國資入股樂視網而重出江湖的“資本掮客”。在樂視最危難的時刻,四處接受媒體採訪,以一個商業教父的姿態,對樂視的業務進行點評:“樂視的戰略方向是沒有錯,但次序存在極大的問題。應該把所有的資金、技術、人員、管理、團隊、資源放在樂視雲和樂視超級電視上。”

“對於這七大板塊來說,有些是可以說,但不要做的;有些是可以做不可以說的;有些是可說可做的;有些是隻說不做的。目前來看,樂視汽車是可以說但不可以做的事情,我認為樂視汽車有很大的壓力。對於一個沒做過汽車的人,靠夢想是難以實現的。”

這些言論,讓本已經陷入輿論漩渦的樂視更是雪上加霜。在融創戰略投資樂視後,鑫根資本失去二股東位置,曾強迅速倒戈,開始大舉拋售樂視網股票。

虞滌新,前德隆執行總裁,也來碰瓷樂視。他最近洋洋灑灑地發表了一篇文章《賈躍亭,我敬你是條漢子,但這10個問題你想清楚了嗎?》,還是拿生態圈是不是偽命題、汽車業務該不該賣掉、樂視是不是龐氏騙局等這些老生常談的話題來責難賈躍亭。

“樂視應該專註上市公司”、“樂視不應該進軍手機”、“樂視生產超級汽車是自不量力、自取滅亡”。無論媒體人還是投資人,都信心滿滿地對樂視進行點評,每個人都想證明自己比賈躍亭更睿智、更聰穎、更有遠見。

而這些邏輯對於世俗也許是對的,但絕非企業家的邏輯。

人性決定了大多數人都是安於現狀,不敢求變,恐懼風險,遇難而退。企業家則相反,企業家精神最核心的特質正是創新、冒險與執著。而老賈恰恰是中國最具有企業家精神的企業家。

與一般的企業經營者相比,創新是企業家最主要的特徵,他們能夠發現一般人所無法發現的機會,能夠運用一般人所不能運用的資源,能夠的找到一般人所無法想像的辦法。熊彼特定義企業家是從事“創造性破壞(creative destruction)”的創新者,具有創新精神的企業家更象一名充滿激情的藝術家。

“用未來定義未來,而不是用現在定義未來”,是賈躍亭最喜歡講的一句話,如果99%的人認可的事情,可能只有1%的機會才能成功,只有1%的人認可的事情,才有可能取得更大成功。賈躍亭無論做視訊網站、電視、手機還是汽車,都秉承著這種顛覆性創新精神。

一個企業經營者,要想獲得成功,成為一名傑出的企業家,除了創新精神,還必須要有冒險精神。美國著名經濟學家坎迪隆和奈特將企業家精神與風險(risk)或不確定性(uncertainty)聯絡在一起,他們認為,沒有甘冒風險和承擔風險的魄力,就不可能成為企業家。企業創新風險是二進位製的,要麼成功,要麼失敗,只能對衝不能交易,企業家沒有別的第三條道路。優秀的企業家無一例外都是在條件極不成熟和外部環境極不明晰的情況下,他們敢為天下先。

樂視從最初視訊網站的正版付費到進軍智慧電視、智慧手機與智慧電動汽車,每一步戰略都承擔了巨大的風險。但如果沒有一次次的冒險,賈躍亭可能還在縣城公務員的崗位上悠閒自在,也不可能有樂視的誕生,即使有樂視也可能在視訊網站的血戰中消失。

ADVERTISEMENT

成功的企業家又無一不是具有非常強的執著精神的,在絕境面前不拋棄、不放棄。英特爾前總裁安迪格羅夫有句名言:“只有偏執狂才能生存”。在發生經濟危機時,投資人可以用腳投票,變賣股票退出企業,員工亦可以離開企業,然而企業家卻是唯一不能放棄企業的人。

賈躍亭更是經歷過無數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樂視網上市前曾經資金緊張發不出工資;上市後做點事,團隊、資金、供應商,每一項看似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賈躍亭都沒有放棄,一一克服。

最打動筆者的是,2014年,賈躍亭妻子懷孕,其因為政治風波身處美國。在此同時,樂視的核心業務超級電視也因為廣電政策限制,將近一年沒有推出任何新品,這對一個“產品即營銷”的網際網路電視品牌來說,不啻滅頂之災。在如此大的壓力下,常人可能已經崩潰,可是賈躍亭沉靜如故,樂觀如初,在美國遙控中國業務的同時,其還奔波數月,在美國一手打造了全明星級別的電動汽車團隊。這是何等堅韌不拔的意誌與執著精神。

樂視今天的局面,遠沒有2014年糟糕,很多媒體人與投資人都開始叫囂放棄汽車業務。但我知道,賈躍亭傾家蕩產也絕不會放棄汽車業務。

秦朔、吳曉波、曾強等媒體人、投資人質疑賈躍亭的方面,也正是企業家精神的重要體現。秦朔、吳曉波、曾強的邏輯也只是世俗的邏輯,而不是賈躍亭等企業家的邏輯。馬斯克、馬雲、劉強東等也曾遭遇過瀕臨死亡的絕境,即使偉大的喬布斯也曾被董事會趕出蘋果,多年後榮耀迴歸,把蘋果帶向新的高峰。

不同的格局,對風險有不同的理解,也有不同的承受能力。我想這也是為什麼有些人成不了賈躍亭,而只能做秦朔與吳曉波。在這裡秦朔與吳曉波不是特指這兩名商業作家,而是泛指那時以自己的邏輯去指責企業家的媒體人。

結語

世界上有一種企業的消失,會讓人悵然所失,樂視、蘋果、特斯拉等都是這樣的企業,因為這些企業讓世界變得不一樣。

有了樂視,中國的智慧電視產業開始全面超越日韓。有了樂視,中國的智慧手機產業多了一種模式選擇。有了樂視,中國智慧電動汽車產業的程式至少提前5年。

進軍電視、手機、汽車對於賈躍亭來說並沒有錯,都是基於未來趨勢判斷的正確選擇。即使面臨絕境,賈躍亭也絕不會放棄,因為他會憑藉智慧與勇氣,像過去所有的傳奇企業家一樣絕地反擊。

我一直堅信樂視能成功,因為我堅信的是賈躍背後的企業家精神。

就在文章要結束時,收到同事發過來的一張圖片,非常應景,圖片上有馬克吐溫的一句話,“挑戰,讓生活有意思;克服挑戰,會讓生活更有意義。”

越挫越勇,我想這可能才是賈躍亭的心境吧。

本文作者:劉學輝,礪石商業評論、礪石諮詢、礪石資本創始人,前樂視集團戰略管理負責人。

» 礪石商業評論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