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合並不是摩拜ofo單車大戰的必要結局?

ADVERTISEMENT

文/騰訊科技 李儒超

共享單車的戰爭正邁向新階段。

在被資本快速催熟後,為了回應預期,共享單車企業已經加快了鋪車節奏。據中國自行車協會數據,在 2016 年,共享單車已在全國 30 多個城市投放,總投放數量超 200 萬輛;而據公開數據統計, 2017 年共享單車的預計總產能則超過 3000 萬。

200 萬到 3000 萬,驚人的數字背後,是行業超乎想象的躍進。

沒有人知道,到今年年底,這一目標能否如期完成。畢竟,來自於需求端、供給端,以及運營層面的諸多隱憂已開始日漸顯露。在先期的瘋狂擴張中,這些問題大多被暫時性忽略,直到被資本強行推向高台,原本不曾瞥見的風景才會將其刺痛。

但這並非壞事。

在起於互聯網的眾多細分行業中,任何一項延伸到線下的服務,最終都會在實際落地上經受痛苦,而唯有少數方能走向涅槃。

ADVERTISEMENT

而行業也必將在痛苦之中迎來劇變。繁榮與困局正在共享單車行業交織,同時,也在一點點將行業推向新篇章。

很多人開始關心,最終,共享單車行業是否也如專車大戰那樣,會迎來一場轟轟烈烈的大合並?

資本的大手:合並條件已具備

類比專車大戰,摩拜ofo能否促成合並的決定力量,在於背後的資本方。

目前,共享單車行業的融資水平已經較高。根據公開資料,目前摩拜單車已進入E輪融資,總融資額約為3. 55 億美元(約24. 5 億元人民幣);ofo已進入D輪,總融資額為5. 8 億美元(約 40 億元人民幣)。如若加上近期完成融資的永安行、小藍單車等玩家,共享單車領域的總融資額極有可能已經超過了 70 億元人民幣。

在眾多投資方中,騰訊科技將其分為幾種不同的類型——互聯網巨頭、傳統行業大佬、專業投資機構以及個人。其中,互聯網巨頭由於坐擁大量資源,被認為是其中頗為重要的變量。

ADVERTISEMENT

值得注意的是,摩拜背後的資方騰訊與ofo背後的資方滴滴具備一些較強的資本維系。在此前的專車大戰中,騰訊從B輪開始就加入了滴滴的投資人陣營;在 2016 年 6 月的F輪融資中,騰訊還參與了這筆高達 45 億美元的大單。

由此可見,騰訊和滴滴的態度,在將來會很大程度上影響摩拜與ofo的命運。

這與專車大戰如出一轍。在滴滴與Uber中國的合並中,老虎基金等機構本身就是兩家企業共同的資方,最終兩家公司資方在撮合之下坐在了談判桌上,並最終完成了並購案。

不過,這也僅僅只能肯定了合並的可操作性。一個更大的問題在於,合並的迫切性在於什麼?

繼續對比專車大戰。專車平台迫切需要合並的兩個理由包括以下兩點:

1、大量補貼流入市場,培養了大量不忠誠用戶。雖然補貼很大程度上會增加用戶使用的積極性,但同樣導致了打車價格低於市場價,為普通用戶培養了錯誤的消費習慣。這意味著一旦停止補貼,大量價格敏感的用戶會隨之流失,補貼本身的意義僅僅在於短期內拔高平台使用數據,但無法將影響持續下去。

2、在補貼的畸形影響下,專車平台的商業模式走向畸形,行業需要尋求新的盈利路徑。在此前乘客端與司機端雙補策略下,失去補貼的司機端無法用打車費用覆蓋成本,平台更難以從中大規模獲利-----大戰之下,市場的商業模型已經近乎走向崩潰。在這種態勢中,行業亟待尋找新的商業模式;但只要雙寡頭局面存在,雙方都不會放棄補貼燒出的既有疆域;最好的辦法是兩家握手言和,成為一家,同時退出競爭。

ADVERTISEMENT

由此可見,無論從用戶數據難以持久、還是盈利模式陷入死局,其一切的源頭都在於專車大戰中激烈競爭和巨量的補貼。

然而,補貼的影響,在共享單車上大概率不會複製。

目前摩拜與ofo都啟動了補貼大戰,摩拜最高充值 100 元送 110 元,充返之後最低的騎行價格(摩拜Lite版)是0. 24 元/半小時;ofo則是充 100 元得 200 元,折合最低騎行價格是0. 5 元/小時(師生有特殊優惠)。

可以看出,相比專車每單多達數元數十元的補貼額度,共享單車的補貼金額都相對小,對用戶心理產生的影響也不甚明顯。

在平台端,相比摩拜、ofo動輒上十億元、幾十億元的融資,低廉的補貼金額使得投入的資金總量並不會可觀。ofo創始人兼CEO戴威甚至向騰訊科技直言,補貼並非是共享單車未來的競爭點,整個市場也不會像滴滴那樣發展,畢竟共享單車還是個小額交易。

這表明,在共享單車領域,補貼並沒有扭曲原本的商業模式。不僅如此,倚靠用車費營收的基本商業模式,就很有可能令共享單車企業具備盈利的預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