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為什麼開始玩王者榮耀了?

ADVERTISEMENT

  一個星期之前,我還信誓旦旦和身邊的朋友說到:“別找我玩兒王者榮耀了!一點兒興趣也沒有!”然後在別人大呼小叫地橫著手機玩遊戲時,默默豎著拿起手機刷微博。

  現在,每天上下班的公車地鐵上,我都會默默的打上幾局,隨手拿一個MVP,面露微笑,深藏功與名。

  王者榮耀是一款手機遊戲,在2016年火得發燙,上至中老年人,下至小學生,受眾跨度極廣。

  

  然而那時,我對王者榮耀卻始終提不起興趣。

  我是一個遊戲迷。我有PlayStation4遊戲機,一套接一套地買300RMB+的遊戲光盤。我生活中最大樂趣之一便是坐在沙發上,拿起手柄和屏幕里的怪物大戰。

  像PS4這樣的主機遊戲畫面效果,無比精致,堪比電影。

  比如這款《戰地1》:

  

  《最終幻想15》:

  

  而王者榮耀的畫面效果,充滿多邊形,幾乎沒有細節,感覺回到了10年前。

  這幾年,我的眼睛被國外的大型遊戲慣壞了,為了得到那極致的視覺效果和遊戲爽快感,不惜花重金購買單款就要幾百元的遊戲。

  而手機遊戲們也是要充錢的,就拿王者榮耀來說,非人民幣玩家連英雄角色都很難湊齊。古語有雲:

  可是,讓我為這種程度的畫面花錢?抱歉,我不答應!更何況平時工作已經很忙,玩遊戲的時間已經被壓縮了不少,哪裏有空去玩手機遊戲呢?

ADVERTISEMENT

  在我內心深處,手機遊戲,算遊戲嗎?簡直是侮辱了“遊戲”二字!

  但是我發現,我開始和周遭的環境脫節了……

  周末朋友聚會,很快演變成了遊戲局,只要幾個人湊在一起,無論開始時說好了玩狼人殺還是打牌喝酒,最後都無一例外地變成大家捧著手機打王者榮耀的局面。

  我,就成了那個局外人。

  如果僅僅是身邊朋友玩,我忍一忍也就罷了。可是,當我發現我工作的地方,也被這遊戲攻陷的時候,我不得不重新看待一下這個問題了。

  這是每天午飯、晚飯結束後,我們公司的情景:

  

  全是橫著拿手機的人。

  就連領導,也早已經入坑,發個朋友圈都散發著中毒已深的症狀。

  每天,我都會聽到如下的話:

  “來玩王者榮耀吧!”

  “XXX快來和我們玩!”

  “玩一局就讓你去工作”

  “你原來玩過Dota肯定玩王者也特別好”

  “........”

ADVERTISEMENT

  鬼使神差地,我打開了手機,帶著一點抵觸和好奇下載了這個遊戲。

  很快,我懷著忐忑的心情進入了人生中第一局王者榮耀對戰。我使用的英雄是一個坦克型英雄:亞瑟。原型正是古不列顛傳奇國王:亞瑟王。在遊戲里,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形象略帶中二的鎧甲怪:

  

  但後來才知道,亞瑟這個入門英雄中二的程度,比起其他改得花里胡哨的中外名人來說,已經算是最老派的了。

  比如諸葛軍師,在我印象中,一直是這樣的:

  

  但在遊戲里,軍師變成了這樣:

  

  在我的中學語文書里,詩仙李白是這樣的:

  

  然而現在,他變成了這樣:

  

  一局遊戲不到10多分鍾就結束了。手一滑,我又點開了第二局。

  第三局,第四局...........

  亞瑟玩膩了,想試試遠程的英雄,於是我用了傳說中射日的後羿,一個遠程射手,第一局就取得了如下戰績。

  

  帶著強烈的成就感和迷幻感,回到家里,我開始安利我的室友、很少玩遊戲的女朋友一塊兒玩。他們一開始也都是半推半就,說“這有什麼好玩的”?後來都是一拿起手機,就再也放不下了。

ADVERTISEMENT

  和我之前抱著一樣心態的大學同學來我家做客,他抱著抵觸+試試看的心態下載了這個遊戲,結果,那天他從晚上10點打到了淩晨3點。第二天我剛下班回家,就收到了他的微信:

  “來啊,開黑啊”!

  此時此刻,唯有這張圖可以描述我的心情:

  一個星期過去了。我不禁開始思考:

  論製作精良,王者榮耀肯定比不過那些我平時愛玩的大型遊戲;

  論爽快程度,似乎也沒有那種酣暢淋漓、驚心動魄的戰鬥體驗。

  這個鬼遊戲到底對我用了什麼魔法?讓我變成了自己最討厭的模樣,也讓我的朋友們一個接一個地淪陷?

  我想到大學時,很喜歡玩魔獸世界。每一次打10人團,要征服好多的boss,開好語音聽團長指揮,幾個小時之內都要全神灌注,戰鬥時手心出汗。

  剛開始玩Dota的時候,光是學習裝備的合成方法就不知道用了多久,剛剛入門的時候別說真人了,就連AI都打不過。

  而玩王者榮耀,像我一樣的初學者都有可能拿到MVP。我不必拿出3個晚上苦練隻為過一個boss,也不必為了學習一個新玩法絞盡腦汁。

  “輕鬆、好上手”是不少身邊的同事朋友們對它的評價。

  可是,我們對它如此癡迷,最深層次的原因可能並不是因為它“輕鬆、好上手”。

  小的時候,一下課大家就會衝到操場上,5、6個人一塊兒丟沙包,上課鈴響起的時候,在吵吵嚷嚷的跑回教室。

  回到家中,寫完作業之後,跑到小區樓下,在土地上挖一個小坑彈玻璃珠,或者交換《數碼寶貝》的貼紙。

  初中高中,趁著僅有的休息時間和同學們去網吧,CS、CF、War3、求生之路,隨便哪個都讓我們回味無窮,朝思暮想。

  

  大學,在宿舍里面和室友組隊打魔獸世界或者Dota,畢業之後,想湊一個整局都很難。

  有人說“男人至死都是少年”,這句話沒錯,但我卻認為不只是男人如此,而應該說“人類至死都是少年”。無論我們長到多大、多成熟、甚至蒼老,都需要和小夥伴(老夥伴)一塊玩。

  小孩子玩泥巴,青年人玩電腦,中年人打麻將,老年人跳廣場舞。而我們,也可以叫上同事或者朋友,窩在沙發里,午飯後花上短短20分鍾打上一局。高手也好菜鳥也罷,從遊戲中獲得的輕鬆和樂趣是相同的。

  局中,我們會相互交流,配合打團戰;打完之後,或輸或贏,都是良久的談資,我們的呼吸和心跳,都進入了同樣的節奏;我們腦海里快樂的多巴胺,不可遏止地分泌著。

  平時埋頭寫稿、剪片子、電話接不停的同事,在短時間內投身到了一個虛擬的世界,有人衝鋒陷陣,有人強力輸出。有人會在暗處幫你“陰”死對面,有人會在關鍵時刻依然猥瑣,導致你送命。遊戲結束後,Ta還是熟悉的Ta,但是在那20分鍾的時間里,每個人都是身懷絕技的英雄,朋友也成了戰友。

  通過這個遊戲,我們得到是彼此之間更多的、更加坦誠的交流,還有來自童年的“大家一起做遊戲”的快感。

  其實,我們心中的某些地方,似乎一直藏著那個當年丟沙包的男生、跳皮筋的女生——他們從未長大,我們也是。

  明天就是《奇葩大會》最後一期了!挺進《奇葩說》第四季的新奇葩們即將全部揭曉!明晚八點愛奇藝我們不見不散!戳“閱讀原文”,看看預告片先睹為快吧!

  ↓↓↓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