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在為脫發禿頭擔心嘛?看看這些研究吧!

ADVERTISEMENT

據世界衛生組織數據顯示,在中國,平均六個人當中就有一個人存在脫發症狀,同時脫發現象還會出現低齡化趨勢,中青年成了“脫發大軍”的主力,而且60%的男性在25歲前就開始脫發,在30歲前開始脫發的比例近84%。對於一些男性來說,沒有什麼事是比在浴室鏡子中看到自己發際線又後退了或頭髮又稀疏了更讓他們感到擔憂。

那麼對於脫發我們就束手無策了嗎?NO!長期以來科學家們都在研究引發機體脫發的機製,同時他們也在尋找抑製或者治療脫發的新療法,近日加拿大再生醫學公司RepliCel Life Sciences宣布,公司治療禿頂的細胞療法在首個人體試驗中達到了主要研究終點,這項長達五年的 1 期臨床試驗的成功,不但證明了這款療法的安全性,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它的有效性,未來該療法或有望徹底治療人類的脫發。

那麼近年來科學家們在研究脫發的分子機製以及療法領域有哪些進展呢?小編對此進行了盤點,分享給各位!

【1】日本研究用毛囊再生技術治療脫發

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和京瓷公司宣布,將合作研究利用干細胞技術再生毛囊來治療脫發,這一技術此前已在實驗鼠身上獲得成功,計劃到2020年可用於臨床治療。

脫發症以男性患者居多,對患者外貌和生活有影響。日本理化學研究所和京瓷公司日前發表公報稱,日本有約1800萬名脫發症患者,目前主要治療手段包括使用育毛劑、自體毛囊移植等,但都不是根本解決辦法。

毛囊是令毛發生長的皮膚細胞。一般來說,人不能生長出新的毛囊細胞,毛囊死亡後也無法再生,因此人們對用毛囊再生技術治療脫發期望很大。

【2】科學家發現對抗脫發的分子機製

對於一些男性來說,沒有什麼事是比在浴室鏡子中看到自己發際線又後退了或者頭髮又稀疏了更讓他們感到擔憂。這種發生在男性身上的脫發現象是由遺傳易感性個體所產生的睾酮副產品——雙氫睾酮的(DHT)引起的。這種物質導致頭皮毛囊萎縮,所長出的頭髮也日益稀薄,直到毛囊最終失去長出毛發的能力。

就目前而言,針對男性脫發,幾乎沒有有效的治療方案。市面上只有兩種通過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的藥物,一種是米諾地爾(Rogaine),它通過血管舒張增加營養供應來減緩毛囊的萎縮進程;另一種是非那雄胺(Propecia),這種藥無通過阻斷睾酮向雙氫睾酮轉化而達到同樣的目的。有研究表明,通過拯救毛囊,既可以防止或減緩脫發,有時甚至能誘發毛發再生,但是這也無法將已經萎縮的毛囊複活。將健康的毛囊植入脫發的部位可以解決前一個問題,但是這種方法往往價格昂貴並帶有一定的侵入性。

長期對抗脫發的最終勝利,是找到一種方法能誘導身體產生全新的毛囊。上個世紀50年代,當研究人員觀察到兔子和老鼠在傷口愈合過程中能夠形成新的毛囊時,他們首先提出了這種可能性,但是在當時這項工作受到了很多人的質疑。後來到了2007年,賓夕法尼亞州的皮膚科醫生George Cotsarelis發現毛發可以在成年小鼠皮膚切口的中間健康生長。他認為毛囊形成的過程類似於胚胎發生的過程。

【3】Science:干細胞群缺乏“交流”疑為脫發罪魁

ADVERTISEMENT

DOI: 10.1126/science.1201647

美國每日科學網站5月15日報道:美國南加利福尼亞大學凱克醫學院的科學家們破譯了老鼠和兔子的毛發干細胞之間是如何交流並以相互協調的方式促進再生的。這是人類首次關注成千上萬個毛囊中的干細胞群的群體行為,此前的研究只是關注單個毛囊中的干細胞。

這個團隊與來自英國牛津大學的數學生物學家合作,對剃毛老鼠和兔子在數月里毛發生長模式的變化進行了分析。毛發生長模式的變化說明了毛囊中干細胞在活躍和休眠狀態之間的周期性發展。相關論文發表於4月29日的《科學》(Science)雜誌。

凱克醫學院病理學教授、這項研究的首席科學家鍾正明說:“結果完全出人意料。這其中存在著肉眼看不到的複雜協調過程。”該研究由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資助。

鍾正明所說的“複雜協調過程”指大型毛發干細胞群內部為了使毛發健康生長而進行的相互交流的過程。這使得毛發的波紋形狀出現持續變化,從外表上看經常像是在兔子的皮膚上“畫”了一幅抽象畫。

【4】Cell Stem Cell:一種可防脫發的膠原蛋白

doi: 10.1016/j.stem.2010.11.029

日本研究人員在新一期美國《細胞—干細胞》雜誌上報告說,動物實驗證實毛根缺乏一種膠原蛋白可同時導致脫發和白發。這一研究成果將有助於開發出治療脫發和白發的新藥。

東京醫科齒科大學教授西村榮美等研究人員報告說,他們發現ⅩⅦ型膠原蛋白的作用可使毛囊干細胞不會枯竭,從而防止脫發。同時,這種膠原蛋白在毛囊干細胞產生轉化生長因子-β的過程中也是不可缺少的。而轉化生長因子-β對色素干細胞的生成起著重要作用。

研究人員利用小鼠進行的實驗證實了他們的判斷。在正常情況下,毛色非白色的小鼠出生後約兩年就會因衰老而出現脫毛和毛變白的現象。研究人員通過基因技術使一些小鼠體內不能產生ⅩⅦ型膠原蛋白,結果它們在半年內就明顯地出現了白毛,大約10個月後,全身的毛就脫得差不多了。

【5】脫發不用愁 創新細胞療法臨床試驗結果喜人

加拿大的一家再生醫學公司 RepliCel Life Sciences 宣布,其治療禿頂的細胞療法在首個人體試驗中達到了主要研究終點。這項長達五年的 1 期臨床試驗的成功,不但證明了這款療法的安全性,也在一定程度上支持了它的有效性。這讓研究人員能夠啟動下一階段的試驗,進一步確認它的療效。

ADVERTISEMENT

禿頂是一種無論男女,都會遇到的現象。盡管常見,治療禿頂的方法卻非常有限。目前主流的治療手段之一是植發,但它開支不菲,動輒就要數千美元。另一類療法是通過非那司提(finasteride)或米諾地爾(minoxidil)等藥物,緩解脫發的症狀。然而,這些藥物並非對所有的患者有效,成本同樣不低,而且需要長期服用才能見效。一旦停用藥物,掉發的現象就會繼續出現。因此,這些患者需要一種全新的療法,讓頭髮永駐。

RepliCel 的細胞療法 RCH-01 有望帶來變革。這一療法先從頭皮下收集真皮鞘杯細胞(dermal sheath cup cells),並讓這些細胞生長於培養基上,得到大量增殖。隨後,這些細胞被注射回出現禿頂的區域。由於真皮鞘杯細胞帶有干細胞的特性,研究人員希望這些細胞回到頭皮下後,能夠讓毛囊重生,並讓頭髮重新開始生長。

【6】Nat Commun:脫發人士的福利來啦!科學家發現和脫發相關的重要遺傳線索

DOI: 10.1038/ncomms14694

當進入50歲時,有一半的歐洲男性或許都會出現一定程度的脫發,但多於很多人而言,出現脫發的時間或許更早,然而研究人員並不清楚發生男性型脫發(male pattern baldness, MPB)的原因。

近日,刊登在國際雜誌Nature Communications上的一篇研究報告中,來自波恩大學、23andME公司及其它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對男性型脫發進行了一項有史以來最大的遺傳學研究,研究人員發現了和個體脫發相關的新型遺傳突變,文章中,研究對超過2.2萬人的研究數據進行了分析,其中1.7萬人是23andME公司的客戶,最後他們鑒別出了63個和變禿相關的遺傳突變,其中有22個是新型的遺傳突變。

【7】Cell: 脫發人士的福音,duang~~~

原文報道:Researchers pluck hair to grow hair

如果有一種可以治療男性禿發的方法,但這種方法可能有一點疼。來自USC干細胞所,由Cheng-Ming Chuong領導的研究團隊近日發現,在老鼠身上,通過以一種特殊的方式和密度拔200根頭髮,他們可以誘導出1,200根替代性的頭髮生長。這些研究結果發表在4月9號的Cell雜誌上。

"這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即 怎樣把基礎研究導向有潛在轉化價值的工作,"USC Keck醫學院病理系的主任Chuong說。"這項工作將發現潛在的新靶點治療禿頭症,脫發的一種。"

這項研究開始於幾年前,當時本文的第一作者,訪問學者Chih-Chiang Chen從台灣國家Yang-Ming大學,退伍軍人總醫院來到了USC大學。作為一個皮膚科醫生,Chen知道毛囊的損傷可以影響它周圍的微環境,Chuong的實驗室已經發現,這種微環境的改變反過來,也可以影響頭髮的再生。基於這些理論,他們認為,可能可以通過利用微環境來激活更多的毛囊。

ADVERTISEMENT

【8】miRNA-22:脫發的罪魁禍首?

原文閱讀:Understanding images: microRNAs contribute to hair loss and follicle regression

超過60%的男性會在整個生命過程中經曆不同程度的脫發。然而針對脫發的治療方法一直缺乏。人頭頂脫發區域的頭髮毛囊的一個很突出的特點就是過早衰退。這就會造成頭髮更短而且大量的頭髮脫落上周,Plos Blog上針對中國農業大學於政權副教授在Plos Genetics的研究文章,發表了一篇評論文章。作者分析了研究文章中提到的一種高度保守的小RNA(miRNA-22),對小鼠毛囊衰退的影響。對小鼠毛發脫落的研究很可能幫助我們更好理解人類的脫發並找到治療方法。

脫發的本質在於頭部毛囊細胞生長期的過早終止。在頭髮生長的活躍周期中,干細胞活性保證了頭部毛囊的上皮細胞的持續分裂。隨著細胞的持續分裂,早期分裂的細胞逐漸硬化然後長出頭皮細胞表層。完全分化的發根是由一系列有足夠強度、高度交聯的死亡角質蛋白填充細胞構成的。一段時間的活躍生長之後,毛囊啟動一個生長程序,很大一部分的上皮細胞死亡,接著剩下的干細胞被限制在皮膚下面的一塊區域,毛囊就會保持休眠狀態一段時間。當然毛囊也可以被激活再次參與發根的形成。生長、衰退和靜息狀態便構成了毛發生長的周期。如果毛囊提前進入靜息狀態,毛發的生長停滯,頭髮越來越短,進而出現可見的脫發和脫發斑。

【9】還在為脫發煩惱嗎?FDA批準藥物可用於脫發治療

DOI: 10.1126/sciadv.1500973

近日,來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醫學中心的研究人員發現抑製處於休眠狀態的毛囊中一類酶的活性就能夠重新恢複毛發生長。相關研究結果發表在國際學術期刊science advances上。

Angela M. Christiano博士和她的同事利用小鼠和人類毛囊細胞進行研究,發現將抑製JAK酶家族的藥物直接用於皮膚能夠快速強力地促進毛發生長。

目前,已經有兩種JAK抑製劑藥物得到美國FDA批準,其中一種用於血液疾病的治療,而另外一種主要用於類風濕性關節炎,並且這兩種藥物都已經通過了斑塊狀銀屑病以及非瘢痕性脫發的臨床治療檢測。研究人員表示,這項研究非常具有應用前景。

研究人員在研究非瘢痕性脫發的過程中發現了JAK 抑製劑的作用,非瘢痕性脫發是一種由自身免疫系統攻擊毛囊造成的脫發情況。該研究團隊在去年曾經報道JAK抑製劑能夠關閉引起自身免疫攻擊的信號,並且這類藥物的口服形式能夠重新恢複一些病人的毛發生長。

【10】三篇Science論文探討脫發與毛囊干細胞衰老的關係

doi:10.1126/science.aad4395

根據兩項新的研究,人們頭髮脫落的原因可能與毛囊干細胞(hair follicle stem cells, HFSCs)衰老相關聯。這兩項研究同時發表在2016年2月5日那期Science期刊上,文章標題分別為“Hair follicle aging is driven by transepidermal elimination of stem cells via COL17A1 proteolysis”和“Foxc1 reinforces quiescence in self-renewing hair follicle stem cells”。

盡管眾所周知,壽命更長的哺乳動物會脫發,但是這種命運背後的機製一直是個謎。HFSCs產生毛囊,而毛囊產生毛發。隨著時間的推移,HFSCs重複地維持毛發生長。令人吃驚的是,科學家們已在小鼠實驗中證實HFSCs抵抗衰老。為了更好地理解HFSCs可能在衰老相關毛發脫落中所起的作用,日本東京醫科牙科大學Hiroyuki Matsumura及其同事們研究了毛發加速脫落(accelerated hair loss)模式小鼠的毛囊。在對18個月大的這些小鼠---它們在此階段開始毛發脫落---的皮膚進行分析後,他們證實這些動物的毛囊變得小型化,而且毛發數量和厚度下降。

【11】脫發男士的福音:關節炎藥物生發效果顯著

新聞閱讀:Arthritis Drug Helps People Regrow Hair, More Cases Show

最近一項新研究報道,兩位失去頭髮的人,在服用一種關節炎藥物後,頭髮居然部分長出來了。該研究再次證明了,針對已有藥物的再研究,比起新藥研發,同樣有著重要意義。相關研究由巴西聖保羅的研究人員完成,並發表在《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上。

這兩位患者(一名男士和一位女士)多年前因為患上了禿頭症,導致了頭髮全部脫落。該症因為免疫系統攻擊頭部毛囊,導致了頭頂的頭髮全部脫落。對此,現今沒有合適的治療方法。兩位患者的醫生們曾嚐試過多種藥物治療,均告失敗。但是,當他們連續兩個月服用一種名為托法替尼的關節炎藥物,他們的頭頂開始長出了一些頭髮,不僅如此,他們的眉毛、腋下也長出了一些毛發。此後九個月,研究人員跟蹤記錄他們的身體狀況,未發現明顯的副作用。(生物穀Bioon.com)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