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竟然因為不玩王者榮耀被社交圈的老鐵們拋棄了!?

ADVERTISEMENT

  一家充斥著鰻魚飯味道和尷尬氣氛的日料店,小黑和相親對象對面而坐。

  他理工男的內心幾近崩潰,開始用極度匱乏的情商在腦海中搜索可以聊的話題,從人工智能想到夾逼準則甚至昨晚陳一發兒的直播,最終決定閉嘴。

  他開始後悔為什麼要來這麼貴的餐廳相親而不是去宜家——畢竟那里還有一群60後陪他一起尷尬。

  正當他準備尿遁開溜時,女方突然開口了——

  “要來盤王者榮耀嗎”

  世界瞬間豁然開朗。

  

  (在我們的鄰居日本,相親時來兩把手遊可是常識)

  接下來二十分鍾里,小黑操縱著一手李白大展雄風,將之前的尷尬一掃而空,周身上下開始環繞著迷之自信的光環。

  而對面的妹子也打開了話匣子:

  “啊這個蘭陵王是不是有毒啊專殺我!”

  “啊這個變態一定是看我頭像是女生啊老殺我!”

  “啊媽的不要殺我了啊!”

  “啊我有隊友你還要來殺我,有病吧,啊我怎麼還是被殺了啊!”

  “誒?我們這就贏了?”

  相親在其樂融融的氛圍中結束了,兩位戰友依依惜別,約好改日再戰。

  小黑認定這是一次成功的經曆,回家的路上,他把兩個人未來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你永遠不是屏幕另一端的隊友究竟是人還是····一些奇怪的物種)

  小黑的相親經曆並非個例,在這個扭曲的時代,王者榮耀早已進入了生活的方方面面,擁有著恐怖的影響力。

ADVERTISEMENT

  曾經,女人對男人的要求是三個18,180平米,180厘米和18cm,而現在,另一個硬需求出現了——沒有最強王者18星,你配娶老娘?

  這其實是很正能量的一件事,充分證明了一個道理——對於男人來講,實力比物質,甚至器官更重要。

(一手強力的李白能讓你的社會地位提高不少)

  除了成為相親必備,擇偶標準,王者榮耀作為一款製作精良的社交軟件,也在其領域取得了卓絕的成就。

  曾經在微信上除了節日群發祝賀,就沒有任何交集的趙哥錢哥孫哥李姐,卻因為一條開黑推送或是無意中同時在線的邀請,聚集在了一起。

  盡管與他們的交流依然限且僅限於“猥瑣發育,別浪”和“穩住,我們能贏”,但是心與心之間的距離,已然近了不少。

  於是公關們多了一門新的培訓課程——王者榮耀技能訓練,多帶客戶贏一局,這個單子拿下來的機會就又多了幾分。

(旮旯里的幾盤王者榮耀是上班族心靈的歸宿)

  下午茶里,那個滔滔不絕講話,或是拿著本《人性的弱點》翻閱的人,一定處於社交圈的最下層——老老實實來盤王者榮耀不好嗎?

  從KFC到星巴克,從奶茶店到五星酒店,王者榮耀總是最好的配菜和茶點——五顆星足夠掉一下午的時間了,還有什麼比組隊下分更有趣的打發時間方式呢?

  這是一項高雅的休閑項目,免去那些不必要的抱怨和談話的算計吧,An ally has been slained,才是這小資下午的主旋律。

  

  除了有效地解決了面對面的社交問題,王者榮耀還與QQ微信並列為騰訊旗下社交軟件三傑,其先進的社交理念,已經超過了陌陌探探等射交巨頭。

  王者榮耀吧一句“處CP”,只要留下段位年齡自拍,其效果和世紀佳緣之間差了100個劍網三。

  如果你選出了項羽,這局妹子選了一個虞姬,那代表你們將要有故事發生。

  

  (這麼酷炫秀恩愛的皮膚,收你150並不過分吧)

ADVERTISEMENT

  如果你選了呂布,那你要小心那個趙雲,當你和貂蟬打得火熱的時候,小心他開大過來綠你。

  

  如此古典又內涵,極富曆史感,又充滿故事性的相遇和搭訕方式,代替喜歡向右不喜歡向左,成為了年輕人最流行的交友方式。

  更何況王者榮耀還有看到微信頭像的功能,一句“喜歡我頭像的,等撩”勝過千言萬語。

  然而這個功能經常會破壞某些玩家的遊戲體驗,當見到一個亮眼的頭像時,一些男性玩家往往會變得更加衝動。

  

(當年去黑網吧的那群人長大了,改成用手機在奶茶店開黑)

  如果是我方,可能會出現整局聊騷,最終被委婉拒絕的悲劇;

  如果是對方,可能會在荷爾蒙的趨勢下對其展開惡狗撲食般的瘋狂追殺,直至因為執念太強輸掉這局比賽。

  也有些人企圖使用強力的操作來吸引異性,就像孔雀開屏,可惜的是大部分異性考慮的問題只是“我在哪,誰是我”,並不會看到任何蛇皮走位。

(《王者榮耀》電競選手們的訓練狀態——並不會比你上課玩專業多少)

  除了交友,王者榮耀也很適合朋友間彼此表達善意,比如知乎網友風兄,就在今年收獲了一份特別的生日禮物——三百多個人頭。

  

  當然也不是總能這麼一帆風順,遊戲玩多了難免上會翻車,翻車多了難免開噴,噴多了總會鬧出點矛盾——就算是一起吃過李莊白肉的親兄弟,脾氣上來了也可能鬧出個恩斷義絕。

  情侶間開黑則更容易引發種種矛盾——

  “你為什麼不救我?”

  “你為什麼殺不了他?“

  “你為什麼還沒把塔拆了啊?”

ADVERTISEMENT

  ”你為什麼不和我用情侶英雄皮膚?”

  “你為什麼讓頭給那個小喬,是不是覺得她頭像好看?”

  “你為什麼不把藍buff給我,難道亞瑟就一定不能要藍了嗎?”

  “你為什麼(被打斷)·······為什麼要跟我分手啊啊啊啊啊啊?!?!?”

  

  比起在年輕人社交方面的作用,王者榮耀對促進家庭和諧作出的貢獻顯然更有利於社會。

  樓上阿博的妹妹剛上小學三年級,卻過早進入了叛逆的青春期,父母唉聲歎氣覺得女大不中留,只有阿博敏銳地找到了解決問題的方法。

  他開始與妹妹共同玩起了王者榮耀,在愉悅的兄妹開黑活動中,家庭的溫暖感化了妹妹的叛逆,她開始更多地與家人,尤其是哥哥交流了。

  盡管王者榮耀有效地解決了阿博的家庭危機,但他還是想提醒廣大讀者,他妹妹的放學時間是下午五點,請注意規避,周末就自求多福吧。

  

  玩王者榮耀的小學生,是一個你永遠無法理解的龐大生態圈。

  在廁所,無人的黑暗教室,操場的角落,家中的衣櫃里,小學生在這些你意想不到的角落里,拿著從爸媽衣兜里偷出來的裝備,蹭著不知哪裏來的wifi信號,以自己的方式與世界為敵。

  “這是一種新的校園欺淩”正在實習小學教師如是說。

  “對於那些打得不好,或者用的英雄比較醜的同學,他們往往會被其他同學孤立甚至嘲笑。”

  “四年一班的王小剛昨天哭了一下午——他被同班李小花拒絕了,拒絕的理由是王小剛隻會用程咬金,李小花喜歡用諸葛亮或是李白的男生。”

  王者榮耀在小學生中形成了一條原始而可畏的鄙視鏈。

(小學生虧大是有原因的,夾縫中求生存的他們有著我們無法想象的惡劣遊戲環境)

  在不玩王者榮耀的日子里,我幾乎被社交圈所拋棄了。

  無論是下午茶還是約飯,課間休息還是午休煲煙,原本做著別的有趣事情的時間,聊天或是一起發呆的時間,都被低頭打遊戲充斥著——如果不一起玩,似乎就無法再融入他們的世界。

  無論是一同網吧開黑的車友還是一同玩主機的機友,都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開始了無休無止的還有五秒鍾到達戰場。

  甚至,那些因為一起噴王者榮耀而和解的《LOL》和《DOTA》玩家,最終都背叛了信仰,在巴掌大的地方搞起了電競。

(老實講真正的電競高手們是不會把閑暇時間浪費在手遊上面的,他們更願意聆聽年長者的教誨)

  更恐怖的是他們總有妹子帶。

  為了更融洽的社交氛圍,我開始了大概兩周的《王者榮耀》征程,在一切時間的縫隙,都會有幾個朋友一起打上兩盤——我靠著一手狄仁傑又融入了每日的話題中。

  這遊戲實在是太TM不好玩了,不但遊戲性乏善可陳,遊戲的整體氣質,也充斥著山寨頁遊的氣息,收益方式也仿佛搶買強賣的山賊惡霸行徑。

  但說實話,我已經舍不得刪掉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