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1就迎頭虧損,暴風科技還值得期待嗎?

ADVERTISEMENT

  Keso說,“生態是一個有魔力的詞,它具有化腐朽為神奇的力量,任何陳詞濫調經它一裝扮,立刻有了先進的、孤傲的、高處不勝寒的、雖千萬人吾往矣的複雜情愫和高級品格,就算不能讓人熱淚盈眶,至少也能把自個兒感動得泣不成聲。”

  暴風也是生態玩家。馮鑫在2015年提出,他們要做的,是構建一個日活用戶超過1.5億的大娛樂生態聯盟。其後,暴風科技一方面積極擴建自己的生態圈事業,並創下股價神紀,但瘋狂過後,暴風開始面對現實。

  暴風科技2016年年報數據

  暴風年報顯示,2016年暴風整體營業收入為16.5億元,同比增長15.3%,但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較去年卻只有5281.17萬元,同比下降69.53%。

  在暴風集團發出的2017第一季度業績預告中,預計Q1將虧損約1450萬元至1950萬元,預計非經常性損益金額約為人民幣 800 萬元到1000 萬元。

  連續三年,整體上漲的營收與持續下滑的淨利形成對比,暴風科技的錢到底花哪兒去了?

ADVERTISEMENT

  暴風不再是一家廣告依賴型公司

  熟悉的人都知道,暴風科技的前身是暴風影音。曆經從PC端轉型到移動互聯網轉型的暴風影音,是其營業收入的大部分來源。憑借用戶在使用過程中對其產生粘性的途徑,以獲得商業客戶的廣告投放。

  據了解,2015年暴風集團廣告業務的營收占比為71%,2016年廣告收入為57893.06萬元,同比增長25.22%;網絡付費服務收入為7810.42萬元,同比增長264.02%。可見,在著手做硬件之前,暴風商業客戶的廣告收入在主營業務收入中占80%以上。由此可以看出,這是一家極度依賴廣告收入的互聯網公司。

  隨著暴風科技的轉型和大生態項目的整體發展,暴風決定轉移重心到硬件領域,從財報可見,現如今暴風依靠廣告業務的營收占比已經直降到35%。

  從一定程度上來講,暴風科技收入結構由原來單一的廣告為主逐漸多元化,有效規避企業競爭風險,但是重心轉移硬件是否真的押對寶了呢?

  暴風TV和暴風魔鏡,兒大當自立

ADVERTISEMENT

  除了暴風影音,主營業務收入的另一部分來自暴風TV。

  談到暴風TV,就得先聊下暴風集團轉型後硬件領域,硬件旗下包括暴風TV和暴風魔鏡。

  相比較同做TV的樂視,暴風作為後來者似乎並不具備優勢。但是從2016年暴風TV的銷售成績來看,暴風TV的實力還是不容小覷的。2016年,暴風TV銷售約80萬台,銷售收入達9.3億元,同比增長644%,占暴風集團總收入的56%。

  據了解,暴風電視的每台電視毛利率略高於樂視電視,但是每台定價卻略低於樂視超級電視。顯然,是為了搶占有限的市場份額。暴風采取低價競爭策略,這一步也是暴風TV“變走為跑”的關鍵策略。

  還有不得不提的暴風魔鏡,一直被稱作國內第一家VR事業的領頭人物,之前雖出過幾款VR產品,但一直處於中低端層次,並未帶給消費者視覺上沉浸其中的體驗效果。暴風魔鏡處於虧損狀況,主要源於高支出的成本問題。

  暴風魔鏡CEO黃曉傑信心十足地表示,“在企業前期投入的過程中不免會遇到見效慢、收益低的情況,但這些都是暫時的。但在接下來的兩年內,預計至2018年,暴風魔鏡定會實現轉虧為平。”

ADVERTISEMENT

  據了解,2016年暴風科技的硬件銷售收入為91717.11萬元,同比增長597.18%。從財報反映的數據來講,成績可圈可點。

  3月30日,在暴風集團舉辦的2016財年溝通會上,CEO馮鑫表示暴風魔鏡和TV未來兩年內實現盈利,暴風魔鏡和TV的收入和盈利狀況將從2017年起開始逐步提升,力爭在2018和2019年實現各自業務的盈利。

  總體看來,暴風科技的硬件投入還需要持續燒錢,無論是暴風TV還是暴風魔鏡,現階段還不足以對暴風貢獻太多利潤,再加上被馮鑫寄予厚望的暴風體育,都需要一定投入。但慶幸的是,暴風已經率先走出生態假象,面對現實的暴風,仍然值得期待。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