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靈機器人CMO郭家:讓機器理解世界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ADVERTISEMENT

人工智能之父艾倫圖靈對於人工智能發展有諸多貢獻,以他名字命名的最高獎項是“圖靈獎”被稱為計算機領域的諾貝爾獎。正是這樣,圖靈機器人才選擇以“圖靈”命名。

本周,IT耳朵來到圖靈機器人北京總部,第一次見到郭家,休閑外套,牛仔褲,身材高瘦,圖靈機器人的CMO。在這次的采訪過程中,我們走進了讓機器理解世界的未知領域。

圖左:IT耳朵記者 趙恬靜  圖右:圖靈機器人CMO 郭家

代替重複性勞動工作的語義框架系統

圖靈機器人成立於2010年,公司定位是做TO B(面向企業和開發者),以語義為核心,聚焦客服和兒童機器人的底層技術平台。團隊方面,圖靈機器人目前有140多人,其中技術研發人員占比85%以上。2015年,圖靈機器人獲江南化工5000萬元投資,2016年初再獲奧飛動漫5000萬元投資,估值達到10億元。

自2014年11月起,平台以每月平均新增一萬個開發者的增長速度增加,郭家表示,“這個結果是超出意料的,因為我們最早做的是APP,後來覺得做的時機有點早,行業窗口期不是一個特別好的爆發點,於是選擇開放出去,讓所有有需要的人去用它做自己的產品”。

圖靈的語義框架系統目前在客服、導購等服務領域能夠得以高效應用。以中國移動為例,中國移動每年的客服投入達到上百億,然而他們的客服回答的問題有90%是重複的,這些完全可以由機器人可以完成的。用戶根據自身實際需要,圍繞著自己的知識庫構建一個對話體系,用機器人來替代重複性的勞動工作,即便用戶換了不同的問題與機器人進行交互,它都能準確的找到答案。

ADVERTISEMENT

愈發走心的智能陪伴

陪伴作為家用機器人的主要使用場景,未來有巨大市場。

目前,養老等服務行業的消費需求日益增長,然而大多數入住養老院的老人,他們並不像醫院病人一樣需要全天候的看護,更多的是需要一種有陪伴的生活。據郭家介紹,夏普公司在中國區發售的機器人型手機“RoBoHoN”將采用圖靈機器人的語義系統,該產品在日本銷售時,一位老人說“它的聲音特別像我的孫女”,它給老人帶來的安慰甚至超過子女。

除此之外,自閉症兒童也是一個特殊的群體,他們往往在逃避世界的同時無法清晰表達自己的內心世界,卡通形象的機器人則能夠以呆萌的外觀拉近與孩子之間的距離,在對話中給予彼此最單純的回應。有一份研究報告顯示,一位“非人”的伴侶,如寵物、機器人、玩具等可以給自閉症患者帶來更舒適的環境。為需要的人帶來一份簡單卻珍貴的陪伴,這也是圖靈機器人交互系統的價值所在。

比如跳起舞來十分妖嬈的“小飛俠”,除了唱歌跳舞外,還是學習的好幫手,內置兒歌、古詩、英語等學習資源。據了解,“小飛俠”的個性化語音語調主要通過製定聲音訓練和TTS語音技術合成,通過語音互動激發學習興趣並實時反饋。

部分合作產品展示

機器人必然搶走人類飯碗

機器人搶走人類“飯碗”的言論一直都在,郭家則認為“這是必然的,機器人的主要應用一是替代人,二是輔助人,不管應用在哪一點,都是在減少人力的成本投入。在未來機器人代替人工的可能性很大,但不可能完全替代,人總能找到自己該做的事情,這一點無容置疑。”就像工業革命時期,機械化生產讓很多人被迫失業,單頁催生了新的崗位,曾經失業的人會找到自己新的價值。並不是人工智能搶走了人的飯碗,而是將我們推向更好的未來。

談及未來,郭家聽似平淡的口吻中也顯露出對於圖靈機器人發展前景的自信與期待。“我們這個團隊在2009年開始創業,到現在已經有8個年頭,剛創業的時候其實還蠻辛苦的,連雙創浪潮都還沒有,我們當時其實還是想做一些自己比較擅長的事情,同時又是一個未來的事情,所以一直是在這個領域拚搏。”

ADVERTISEMENT

2017年機器人成本會快速下降

郭家認為,2017年的機器人市場可能會往低端走,甚至會賣到500元以內。因為市場的量大了,生產成本會快速下降。

比如做一個機器人,富士康要2000美元,而深圳那邊4個月內就能仿造出來,只要2000人民幣。這就引領大家把價格壓下來,同時也是走向消費者的好機會。

隨著機器人產業的發展,人工智能最基礎的語音識別也顯得更加重要,讓機器讀懂、聽懂、看懂人會越來越簡單。

在移動互聯網不成熟的時候從最底層的架構做起,到現在能夠為40多萬企業和開發者提供服務,我們看到了圖靈團隊對於人工智能領域的執著,正如郭家所說,“讓機器理解世界本身就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

 往期推薦 

魅族的未來 丨 紅iPhone 丨 機器人大白

ADVERTISEMENT

華為P10勝彩虹丨 揭露微信 丨 VR未來發展

美妝還談智能?丨 小米公關 丨 360手機

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