攜程、去哪兒、途牛存強賣行為,使用者無法取消套餐

ADVERTISEMENT

攜程、去哪兒、途牛存強賣行為,使用者無法取消套餐

藍鯨TMT 楊博丞

近日,[email protected],在攜程中定機票被收取額外費用,並且無法取消勾選該費用。

[email protected],他在攜程上定了一張深圳到石家莊的機票,票價為1037元,當確認訂單後,金額卻變成了1152元。在該訂單頁面右上角可以清楚看到,機票+機場建設費應當為1037+38元,總共應為1073元,然而卻多出了79元的費用。

當點開下方的訂單明細時,明明單獨定的機票直接變成了“成人套餐”,套餐中包括機票、酒店優惠券、機建、燃油附加、貴賓休息室,共5項費用。其中,酒店優惠券和貴賓休息室屬於機票額外收費類目,並且這兩項費用無法取消。

不光是機票,就連高鐵票也被攜程做了“手腳”。在訂單的明細費用表中,多出了一個套餐——VIP優先出票,該套餐收費30元/份。

ADVERTISEMENT

調查:強賣業務成業內規則

隨後,藍鯨TMT對此事進行調查發現,攜程的確一直存在該問題,並且除了攜程,在旅遊類App軟體中這種違規收費行為已成為行業規則,幾乎每家都在收取這樣的費用,且無法取消。

藍鯨TMT先後在攜程、去哪兒、途牛、飛豬、藝龍等熱門軟體中預定北京到深圳的機票,去哪兒和途牛均顯示,需要加最低30元的酒店優惠券,並且該類目不能取消選擇。而飛豬和藝龍分別為,已取消所有套餐不能選擇、使用者可以取消任何套餐。

去哪兒:無法取消套餐

ADVERTISEMENT

途牛:無法取消套餐

飛豬:已取消所有套餐

藝龍:套餐可自主選擇

因此可見,攜程、去哪兒、途牛這3家App屬強製性購買,違反了《中國消費者權益法》中第四條和第九條之規定。經營者與消費者進行交易,應當遵循資源、平等、公平、誠實信用原則;“強買強賣”侵犯了消費者“自主選擇商品或者服務權利”。

2015年12月,[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到處都是坑,而且都是小字你根本看不清,買個破機票被莫名其妙亂扣錢,誠心祝福你們早日倒閉,儘快關門。”

對此,有業內人士指出,線上旅遊消費市場由於網路存在跨地域性、隱蔽性的特點,導致涉及環節眾多、責任相對模糊不清、尚未形成統一行業標準。許多消費者在通過線上旅遊網站購買機票或出行產品後,權益易受到侵害,並且維權難,司法途徑有限。同時,線上旅遊平臺方面又不願出來認錯或承擔責任。

ADVERTISEMENT

“坑”出的財報

在2016年攜程財報中顯示,其全年交通票務營業收入為88億元人民幣,相比2015年增長98%,交通票務的營業收入佔攜程2016年總營業收入的幾近一半。

在2016年途牛財報中顯示,其全年其他收入為3.856億元人民幣,較2015年增長201.9%。這一增長主要來源於保險服務費收入、金融收入以及單項旅遊產品(如交通和住宿等)傭金收入的增長。

我們不禁想問,攜程和途牛的財務增長難道主要是靠這些強賣的業務所獲得收益?

在2015年第一季度,攜程網聯合總裁兼COO孫潔就曾透露,當時攜程網的活躍使用者為5000萬。如果按當時活躍使用者量計算,每人30元的強製優惠券收費,那麼總共則為15億元。

當然,這裡的部分費用都給到了合作夥伴,比如保險公司、酒店或機場貴賓廳。但即便是給到合作夥伴,也有大部分利潤入了攜程自己的腰包。去哪兒和途牛在強賣的收入來源方面與攜程如出一轍。

對此,我們希望,攜程、去哪兒、途牛能夠站出來承認事實,同時,應當還給消費者自主選擇商品的權利。藍鯨TMT將會持續關注此事。

科技

» 藍鯨TMT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