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者榮耀》除了讓你欲罷不能,還是部「產業發動機」

ADVERTISEMENT

沒有哪款遊戲能夠真正長盛不衰,但騰訊要做的,偏偏是通過《王者榮耀》的相關產業,實現「永恒」。

文 | 林騰

“五塊一局,準備好了就開始”,晚上10點,張夢洗完澡躺在床上,用微信給她的客戶發了一條信息,隨後打開《王者榮耀》。

工作開始了。

白天,21歲的張夢是貴州省貴陽市的內衣店店主,生意不好,大部分時間都坐在櫥窗旁發呆。

晚上,張夢則是《王者榮耀》的“司機”,通過一款叫做“暴雞電競”的APP,張夢像滴滴打車一樣開始做起了接單陪人玩《王者榮耀》的生意。只要玩家輸入所在的網絡區域和現在的級別,5分鍾內便有高手響應。

“這遊戲不是有錢就能贏,我們只是盡力陪玩,客戶玩得開心就行。”在遊戲中,張夢是王者段位的高手,因為閑暇時間多,張夢擅長使用的英雄——法師“妲己”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境界。

今晚的客戶是深圳一家互聯網公司的白領,年齡將近30歲,因為想要在一個互聯網公司高管的微信群中能夠跟他們聊得上話,他決定以最快速的方法學習這款遊戲,比起氪金型遊戲用錢就能解決問題,《王者榮耀》的晉升方法難度大得多。

遊戲打了將近10分鍾,漸進高潮。“猥瑣發育,別浪!”張夢用嚴厲的語氣訓斥著這個男子,“這樣下去我們隊必輸無疑!”張夢不僅要盡力帶領這個人贏得比賽,還需要教會他更多遊戲的訣竅和方法。

張夢在《王者榮耀》有十幾個賬號,分布在青銅到王者各個級別,根據客戶的需要使用不同的賬號陪玩。一定程度上,張夢並不把這件事當成一個工作,她自己也是一個愛玩的女孩,能夠賺錢這件事為她找到了一個玩遊戲的理由。 

那些還在深夜鏖戰為等級苦苦上分的《王者榮耀》玩家可能並不知道,如今這款遊戲的頂尖玩家們,已經在一條神奇的道路上越走越遠。

“一局只要10幾分鍾,十幾個賬號都有客戶的話,一個月可以掙個五六千塊吧。”

張夢說。這個數字跟滴滴的司機們差不了多少。

就讀於江西一所高校的李甜也是正在接單的一員,上午他在教學樓里修讀機械工程,下午回到宿舍便開始接單。“我們一個宿舍的人都在接單,每天玩幾局遊戲在學校的夥食費就賺回來了”。

遊戲高手們到了躺著都可以賺錢的時代。

對於曾經迷戀古典PC網遊的玩家來說,通過遊戲賺錢的確並不是容易的事情,你不僅需要技藝極其高超,還需要坐著電腦面前一整天,然後再用淘寶跟客戶們一個個溝通。但如今,一部手機,靠在床頭,打開平台,遊戲高手們就有了新的世界。

根據《王者榮耀》內部人士的說法,在日活躍率達到5000萬人的《王者榮耀》中,“最強王者”級別的人數已經達到了50萬人左右,這個數字還在增加,越來越多的人從一名普通玩家接近遊戲的最頂端。

按照一般網絡遊戲的發展周期而言,當遊戲頂尖玩家越多,玩家們往往會越來越對失去繼續挑戰遊戲的動力,在氪金型遊戲中,錢可以輕易將普通玩家和頂尖玩家拉開差距。

而對於像《王者榮耀》這樣的公平競技性遊戲而言,錢只能作為玩家粉飾的工具,並不是製勝的關鍵。競技遊戲存活的要點在於,有足夠多的遊戲用戶作為基礎,同時讓少量的高手玩家們在技術上保持對新手的碾壓。

《王者榮耀》顯然已經完成了前者,一款中國手遊曆史上從未出現的龐然大物。雖然離幾年前的國民手遊《天天酷跑》的1億日活躍用戶仍還有些差距,但騰訊一些內部人士說,《王者榮耀》日活超過它已經指日可待,而且要知道,《天天酷跑》的巔峰壽命不足一年,而在2015年底上線的《王者榮耀》如今才剛剛登頂。

ADVERTISEMENT

用Questmobile統計的巔峰DAU和用戶單日使用時長來計算,中國玩家每天在《王者榮耀》這一款遊戲上花的時間是《陰陽師》的6.8倍,是《夢幻西遊》的11.9倍。

但在遊戲廣泛普及的背後,這款遊戲也遭遇了許多非議。在許多頂尖玩家眼里,《王者榮耀》是一款低齡化的遊戲,也被許多人稱之為“小學生”遊戲,因為上手門檻低,新手玩家在遊戲中占著絕大多數。

面對這樣一款瘋狂的產品,開發商騰訊和其他第三方的遊戲運營者,都不想讓它像普通的手遊一樣輕易走向衰落。從延長遊戲壽命提升玩家粘度,還是保持頂尖高手跟新手的距離來說,都迫切需要為這款遊戲的高手們找到一個新的歸宿,不管是賺錢,還是遊戲者們的榮耀感。

瘋狂的蔓延

《王者榮耀》的前員工官生在半年離開了騰訊,在深圳南山互娛事業部的隔壁樓里,跟新的團隊創業開發《王者榮耀》電競方向的產品。

根據多位騰訊員工的說法,《王者榮耀》的最高日流水接近2億,月流水接近30億,在2016年年底,還獲得馬化騰1億元的嘉獎,這個團隊的員工薪水在去年普遍達到了百萬級別。

但官生認為《王者榮耀》下的電競風口價值可能更大。“創業剛開始,我們不小心把新聞稿發到了網上,立刻就有幾家VC找上門來”,官生說,目前公司在短時間內已經獲得了幾百萬的融資。

博派資本李歐成說,已經有不少的《王者榮耀》主播找上門來說有融資需求,公司也專門有了挖掘《王者榮耀》系列創業的團隊,每個Case大概在500-800萬左右,集中在工具、俱樂部、主播領域。

2017年1月,手遊直播平台觸手宣布完成4億元融資,其中由GGV紀源資本、順為資本領投,啟明創投、沸點資本等聯合注資。虎牙直播、鬥魚直播,這些以《英雄聯盟》遊戲直播起家的平台,都開始搭建《王者榮耀》的直播專區,並均在首頁進行了推薦。

《英雄聯盟》的時代已經有了前車之鑒。幾年前這款遊戲讓在直播領域的鬥魚、虎牙快速崛起,主播方面,則誕生了千萬級別天價薪資的明星,電競周邊產業的商業溢價驚人。

“如果說微信是讓騰訊走向成人化的第一款產品,那麼《王者榮耀》可能會是第二款。”

官生說,這款遊戲比起此前的英雄聯盟而言,已經不僅僅在娛樂層面,更大的需求在於社交,這才能讓《王者榮耀》擁有如此大規模的用戶。

多為接受采訪的玩家都表示,通宵鏖戰的主要目的是為了在遊戲朋友圈排名中增加上一個名次,或者下次在朋友聚會中不會遭遇聊天話題的冷落。

“公司老板都在玩,你還有理由不多花點時間練得更厲害一點嗎?”,一位玩家說。

投入時間只是玩好這款遊戲的其中一方面,像絕大多數遊戲一樣,《王者榮耀》開發團隊騰訊天美工作室群把遊戲設計得精妙無比,也讓許多人欲罷不能。

比如遊戲中有許多被默認的潛規則,能夠被匹配在一起玩的玩家幾乎都在同一個水平範圍;一個玩家如果連續勝利過多的場次,便會匹配水平更低的玩家;玩家輸了非常多的場次之後,也會匹配一些高手成為你的隊友;五個人“開黑”會匹配上另外五個“開黑”的玩家。

親身參與這款遊戲的玩家都會發現一個現象,即便脾氣再好的遊戲者,抑或說溫文爾雅的淑女,在遊戲中出現隊友不給力時,幾乎都會在遊戲中用粗口表達自己的不滿。

官生說,每個遊戲者的目的都是為了勝利,但是這款遊戲勝利沒有捷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提升勝利的概率,這就是競技類遊戲。

“更快地讓普通玩家成為高手,或者讓高手有遊戲之外的展示空間”,是目前來看《王者榮耀》創業者們的主要共識,包括像滴滴打車一樣的高手陪打、直播攻略和教程、塑造頂尖高手成為明星,都是這個方向的創業代表作。

在騰訊親自主導了遊戲本身和賽事背後,實際上留給第三方創業者的空間並不算多,但即便如此,誰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王者榮耀》創業已經開始有氛圍了,可能很快就有爆發的可能”,李歐成說。

賺錢之外的騰訊和《王者榮耀》

ADVERTISEMENT

對於已經依靠《王者榮耀》日賺鬥金的騰訊來說,現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讓《王者榮耀》不會被玩家厭倦,因為誰都不能保證下一款這樣的爆款遊戲產品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王者榮耀》的崛起並不在騰訊的意料之中。在收購的美國遊戲《英雄聯盟》成為爆款之後,騰訊互娛的工作室和其他公司都在嚐試開發手遊版的《英雄聯盟》,在當時,包括登陸過微信渠道的全民超神,以及DW工作室的開發的自由之戰,都曾比《王者榮耀》有過更高的期待。

開發者天美工作室也並非一帆風順。根據騰訊一位手遊開發者的說法,《王者榮耀》的前身叫做《英雄戰跡》,而光速工作室開發的則叫《全民超神》,剛開始這兩款遊戲的較量中,《英雄戰跡》被全面秒殺,各項數據都不如對方。直到後來,工作室通過一個月多月的時間進行改版,並將名字改成《王者榮耀》,這款遊戲才真正開始起飛。

可以說《王者榮耀》並不算是含著騰訊的金鑰匙長大,但現在又成為騰訊最新的吸金利器,這樣的產品在騰訊體系中可遇而不可求。

過去的半年多時間,《王者榮耀》的營收全面爆發。在春節期間大量玩家的湧入下,《王者榮耀》推出了多款春節系列的英雄皮膚,比如英雄李白的“鳳求凰”皮膚,價格100元左右,快速在玩家中風靡,根據一些人士的說法,這款皮膚的日流水達到了1.5億。

財報顯示,在今年Q4騰訊手遊營收107億元,騰訊手遊首次單季度營收破百億,而騰訊給出的解釋其中主要有兩個原因,其一是:於2016年底,《王者榮耀》的日活躍用戶超過了5千萬,創造了騰訊平台上的智能手機遊戲的新紀錄。

但除了賺錢,騰訊卻也隱藏著焦慮。

兩年前,騰訊依靠手Q、應用寶和微信三大流量入口,對旗下的遊戲產品進行流量的瘋狂導入。在當時,休閑類遊戲產品《天天酷跑》、《雷霆戰機》等在中國手遊市場上一騎絕塵。

但在過去的兩年里,騰訊在手遊方面的霸主地位開始有所動搖,挑戰者網易用新的產品品類開始強勢分食這個市場。《大話西遊》和《夢幻西遊》等經典IP在手遊上得以實現,而網易自研的《陰陽師》也是騰訊當下最畏懼的競爭產品之一。

在最近App Store排行榜前10的位置當中,騰訊占其四,網易占其四,在過去這一年網易在手遊上營收179億元,與騰訊相差了205億元。雖然在整體營收上,網易依然還跟騰訊有所差距,但騰訊也真正感受到了競爭的味道。

騰訊多年的基因讓其對已經成熟的產品運營深諳於心,但不容否認的是,騰訊對於原創的重度遊戲並不比網易這些公司有更多特別的優勢。《王者榮耀》的出現使這家公司終於有了一款自研的爆款非休閑類遊戲,但問題在於,《王者榮耀》之後該怎麼辦?

從過往的曆史來看,端遊以1年為分水嶺,頁遊以6個月為分水嶺,手遊以1個月為分水嶺。

沒有哪款遊戲能夠真正長盛不衰,但有個例外,那就是讓遊戲成為體育比賽。

最好的方法:電競

《王者榮耀》玩家們最近關注的是新英雄“大喬”,在一場比賽中,使用這個英雄的玩家,在最後時刻用一個大招將本方隊員快速輸送到了對方的基地附近,實現了比賽的驚天大逆轉。這個視頻在玩家中廣泛傳播,許多人像看見了中國隊擊敗韓國隊一樣激動。

天美工作室為了讓高手玩家保持《王者榮耀》永恒的興趣,正無所不用其極。比如削弱非常強勢的英雄,重新改造被絕大多數玩家拋棄的英雄,增加新的英雄技能模式。像近期花木蘭的從三技能改變為六技能,大喬的隔空傳送,都是創新性的英雄玩法,這也讓比賽中能夠出現更多意想不到的局面。

“競技體育需要具備兩個方面,一個是足夠多的玩家基礎,其次是賽事的觀賞性”,李歐成說。《王者榮耀》都已經具備,沒有哪個公司像騰訊一樣有能力運營一款日活達到5000萬人以上的競技遊戲。

《王者榮耀》如今的時代跟幾年前《英雄聯盟》截然不同,在當時,《英雄聯盟》還有《dota2》、《星級爭霸》的這些同類遊戲作為競爭對手,而《英雄聯盟》作為後來者實現了超越。但《王者榮耀》出現之時,便已經天下無敵,市面上幾乎沒有富有競爭力的同品類遊戲,

騰訊的策略也很明顯,無論從延長遊戲壽命,還是盡可能利用《王者榮耀》所帶來的流量優勢的角度,將遊戲電競化是最好的方式,而騰訊自身是做這件事的最佳人選。

“相比起其他遊戲,競技遊戲ARPU值不高,每個用戶隻花一點點錢,因此要做起來需要一個很好的競技環境,大量的錢和資源投到賽事里才能讓日活躍用戶提高。”一位競技遊戲類開發者對36氪記者說。

根據調研機構Newzoo的數據,2015年和2016年,全球電競市場規模的增速分別達到了67.4%和42.6%,預計到2019年,全球電競市場將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規模。

2016年12月,騰訊互娛事業部將電競部門將作為子業務正式獨立運作,在今年3月,騰訊電競成立了“KPL聯盟(《王者榮耀》職業聯賽聯盟)”。2016年,首屆KPL累計觀賽量達到5.6億,有效觀賽用戶突破6900萬人,而總決賽的觀賽DAU達到了1300萬。

ADVERTISEMENT

騰訊互動娛樂移動電競業務部總監、KPL聯盟主席張易加說,為了組建這個聯盟,他已經拜訪了NBA、英超等多個聯賽學習經驗,移動電競的用戶規模已經超越了端遊用戶,但是問題在於職業化程度不足、商業價值被低估、生態規則不夠完善。

逆轉遊戲少年們的人生

騰訊電競做的第一件事,是讓天才的遊戲少年們以及他們所在的俱樂部們都過上穩定的好日子。

“我們在去年工資提升了50%,俱樂部也給我們交了五險一金”,2016年《王者榮耀》職業聯賽冠軍隊的仙閣隊隊長辰鬼說。

2017年3月,《王者榮耀》職業聯賽(KPL)春季賽開始,騰訊將新賽季獎金提升到了220萬元,比賽場次由60場增至150場。雪碧和寶馬,這兩家國際頂級公司品牌,進駐這個聯賽成為了讚助商。

“製定收入分享、工資帽、轉會製度、三方經紀模式”,這些可能在NBA或者英超聯盟中經常見到的術語也在《王者榮耀》聯賽中出現了。張易加說,要通過構建官方與俱樂部的商業利益共同體,不能像端遊時代,肆意高價爭奪優秀選手,讓俱樂部透支。

按照張易加說法,選手的工資來源於這幾個方面:

第一個部分來自於在工資帽以下的基本工資水平。

第二個收入來自於獎金,好的比賽的成績一定會讓選手有更好的獎金的彙報。

第三個是選手成名成為明星之後帶來的個人投資效益,只有選手打的好,獲得了名氣,收入水平才能高。

“吃得飽睡得好長胖了”,仙閣隊一歌對36氪記者說。幾年前,一歌在大學畢業後做過很多職業,包括銷售,演員,財務,然而現在,他終於將職業穩定下來,那就是仙閣隊中輔助,現在也是遊戲圈的明星,被許多遊戲迷稱為國服最強“太乙真人“”。

上賽季殿軍隊伍eStar的隊長小魚,在成為職業運動員以前在管理咖啡廳,現在交給他管理的是一個戰隊,他也為此製定了詳盡的訓練計劃。早上11點,隊員要準備起床;中午1點,小魚會聯系好外部的陪練戰隊,開始5個人的集體訓練,內容包括戰術和臨場應變;晚上10點左右,隊員開始看視頻討論戰術。除此之外的時間,隊員還需要進行健身,保持良好的競技狀態。

調頭的主播們

“曾經有很多端遊的解說和主播拒絕進入手遊領域,但從現在來看,大家都在往這個方向走”,官生說。

比起職業運動員,電競的解說和主播的商業價值似乎要更勝一籌。在英雄聯盟的端遊時代,曾經有一位名叫“若風”的主播據傳收入已經達到了每年2000萬元,在他之後,包括小蒼、小智、Miss等主播的收入都已經超過千萬,這個數字已經超過了黃健翔等知名足球運動解說。

七煌經濟公司的孫博文說,為了推出一個又紅又專業的《王者榮耀》明星解說,這幾個月公司不僅在專業上下工夫,同時在外形包裝和推廣上也做努力。

沃達經紀公司的於洋也稱,在跟KPL上合作的最好的一個節目點擊量都破了六千萬,目前正在跟進公司的內容特色,搭建一個完善的《王者榮耀》經紀團隊。

一定程度上,一個好的《王者榮耀》解說比英雄聯盟的解說更有難度。《王者榮耀》因為每局時間短,因此需要對內容做更多精細化的製作,許多主播都認為,如果沒有好的剪輯和對話,遊戲視頻就會沒有節奏感,觀眾看起來也會索然無味。

KPL官方解說瓶子對36氪記者說,解說的專業性在於要說清陣容關係,讓觀眾能迅速看懂學會。除了清晰準確地描述畫面,還要說清團戰的勝負關鍵點,讓觀眾在觀看高手比賽的同時,也可以理解他們的戰術打法。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而Gini畢業於上海戲劇學院的播音主持專業,長相甜美可愛,此前也是一位平面廣告模特,短短兩年時間,也成為了KPL上賽季廣受好評的女主持人。

“他們需要在這個舞台上擁有比端遊解說更強調的個人標簽,可以是靚麗的容顏,也可以是特別的聲線,或者是特立獨行的解說風格,但總歸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讓觀眾去記住他,因為本身攝像機給他們的時間就比端遊的電競來的少。”

孫博文說。

玩家、職業玩家、騰訊、主播,這些《王者榮耀》的帝國建造們都在努力使其變得更為穩固和長久,他們的做法都指示著一個方向,除了要利用這款遊戲所帶來的流量風口,更是讓遊戲進入娛樂產業的主流,就像NBA、美國大片,讓觀賞和參與它的玩家們產生榮耀感,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盡可能造出一款永恒的遊戲。

推薦閱讀

點擊下方圖片即可閱讀

「無間道」後,麥莊再出手,卻隻交出部「不算差」的警匪片

長按識別圖片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訂閱「開氪」

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