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陳功:中國央行應該全面封殺比特幣交易!它是地下金融

ADVERTISEMENT

最近中國的比特幣市場又迎來一波狂歡,但誰知道大潮退去的時候,誰在裸泳呢?不同於一般的所貨幣,對中國經濟而言,作為“無王管”的比特幣是潛在的殺機。對此,正和島陳功看大勢作者、安邦智庫創始人陳功提出了自己觀點——沒搞清楚前先全面封殺比特幣。他對比特幣的危害有著清醒且清楚地認識,這篇文章將陳述他建議封殺比特幣的理由。

作 者|陳功 安邦智庫創始人

來 源|正和島(ID:zhenghedao)

在全球金融市場的調整中,虛擬貨幣比特幣近期掀起了一股獨特的浪潮。

受國際政策利好等因素影響,4月20日起,國內外市場的比特幣價格強勢突破。截至5月9日,中國的比特幣價格突破9740元,創國內比特幣曆史新高。5月10日,比特幣美元交易平台BITFINEX比特幣上漲5.4%,最高價格達1779美元,折人民幣12287.9元;日本比特幣交易平台BITFLYER最高價達221.4萬日元,折合人民幣13004元;韓國比特幣交易平台BITHUMB最高價2318000韓元,折合人民幣14082元。目前,海外比特幣交易平台均高出國內2600元以上。

2009年由網絡神秘人“中本聰”設計出的比特幣,由面世之後第一宗交易——以1萬個比特幣購買一個價值20美元的意大利薄餅開始,在網絡世界逐漸受到注意。不過,發展到每日數以億美元計交易,也只是近兩三年的事。

ADVERTISEMENT

有別於傳統觸得到、看得見的硬貨幣,比特幣既沒有交易實體,更不屬任何組織、機構或者政府發行及保證的法定貨幣。作為虛擬貨幣,比特幣的特性——傳遞與交易無遠弗屆,不受政府監控、虛擬化及匿名性,使比特幣成為國際之間隱蔽資金活動、走資及洗黑錢的新寵兒。

近年恐怖主義不斷擴散,各國政府對地下非法資金轉移加強監管,反而幫了“無王管”的比特幣一把,使之變得奇貨可居。金融危機之後,全球央行先後推出史無前例的貨幣量寬措施,大水猛灌下,金融市場被扭曲,形成全球資產及股票價格都水漲船高。比特幣去年由400多美元起步,一年內翻了幾番,升幅居全球各類“資產”之首。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期間,中國出現了大規模的“走資潮”,而比特幣也成為中國資本外流的一種工具。

從2014年起,中國比特幣交易市場開始主導議價權,內地市場交易量一度占全球比特幣交易量的90%,直到2017年1月初中國央行加強了對比特幣的監管,這一比例才開始下降。2017年5月11日,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官網發布了4月份《比特幣交易情況監測報告》,《報告》顯示,2017年4月1日-4月30日,比特幣市值由176.3億美元增長至220.1億美元,漲幅24.8%。長期以來,比特幣在全球數百種虛擬數字貨幣中占據統治地位,體現在其市值長期占虛擬數字貨幣市值總和的90%左右。2017年4月1日至4月30日,國內比特幣交易成交額為53.44億元,與3月份相比減少28.01億元。

虛擬貨幣可以被肆無忌憚地炒高,一方面反映出市場投機掙快錢的本性作祟,另一方面也是目前市場對貨幣系統不信任而衍生出的荒謬發展。但是,世上沒有不勞而獲的事情,比特貨幣價格取決於供求,以及投機者信心等難以量化的變數,其根基實際上極為脆弱,簡單如一個數據運算的漏洞,全球政府一聲令下,采取針對性措施,也足以令炒賣活動瞬間逆轉,而且對股彙市等高資本要求的市場,市場容量較小的比特幣,近期其價格異常波動,對此認知不多的散戶參與其中,如同刀口上舔血,投資風險巨大。

對於這種影響力漸大且缺乏監管的虛擬貨幣,中國央行試圖開始加強監管。來自監管人士的消息稱,根據此前開展的現場檢查結果,中國央行擬於近日向OKCOIN、火幣網和比特幣中國三家比特幣交易平台下發行政處罰意見告知書。而關於比特幣交易平台管理辦法、比特幣平台反洗錢規範的兩個文件正在推進當中,可能在6月出台。自中國央行入場檢查後,提出要符合反洗錢規定,各家比特幣等虛擬幣交易平台開收交易手續費,高頻交易受阻,公開數據中來自中國境內的比特幣交易量開始下降。

ADVERTISEMENT

在跟蹤研究比特幣在國內外的發展及影響之後,安邦谘詢(ANBOUND)的智庫學者、首席研究員陳功明確提出建議:中國央行應該徹底封殺比特幣在中國的交易。

陳功早在上個世紀末就開始研究中國的地下經濟,他認為,現在的比特幣交易,實際就是一種“公開的”地下金融,央行根本無法有效管控,因此要予以封殺,以便控製金融風險。實際上,在交易量不算很大的現在來控製比特幣,遠比今後控製更為有利,如果真到了交易規模巨大、社會影響巨大的時候再采取刹車措施,那將又是自己挖坑自己跳的結果,會造成巨大的衝擊。

陳功進一步解釋,現在我們的建議是徹底封殺。不過,等到把問題和影響研究透以後,可以對比特幣重新放開。還要指出的是,比特幣的發展與金融創新無關,對區塊鏈的研究中國央行可以繼續搞,民間也可以大力研究,成功了再加以推廣。在具體操作上,中國央行可以考慮對違規參與者進行連續處罰,一方面警告資金離場,一方面小步快走,推進監管,直到最後封殺,這樣對市場的影響和衝擊小。

比特幣在國內外市場的迅速興起,正在創造一種不受監管、不受控製的虛擬貨幣工具,這一載體日益被洗錢和資本外逃所利用,對於現有的貨幣創造、信用擴張和金融風險控製等來說,都在形成很大的衝擊和影響。

面對這種不確定性,我們建議中國央行全面封殺比特幣在中國市場的交易,可以考慮在對問題有透徹研究之後,再放開對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限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