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休息艙 資本的狂歡盛宴還是殘羹冷飯?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共享休息艙 資本的狂歡盛宴還是殘羹冷飯?

火爆的共享經濟,帶動了一批又一批的新產業,大到汽車和房子,小到單車和充電寶,共享經濟無處不在。日前,又一個共享經濟的新產物出現在人們的眼前——共享休息艙。外觀形態酷似太空艙的“共享床鋪”相繼出現在北京、上海、成都等地。

就在“共享床鋪”剛剛刷爆網路的時候,位於北京中關村的“共享睡眠床鋪”卻在高峰期大門緊閉,一位自稱該區域辦公人員的男子表示,目前該地已經被警方查封,查封的具體原因還不清楚。

共享休息艙:需求or噱頭?

不得不說,資本推動下的共享經濟創意頗多,這是共享休息艙問世的市場背景。前一段時間,共享充電寶火僅火了兩個多月的時間,隨即被新的共享經濟模式淹沒。當下還未火爆的共享休息艙,又會火爆多久?這絕對是一個值得推敲的問題。

單純從市場層面分析來看,共享休息艙能否火爆,市場需求是關鍵。對於消費者而言,新生事物共享休息艙是真需求,還是一種基於共享經濟的噱頭?透過共享休息艙的運營模式,我們不難找到答案。

與其他新生事物一樣,共享休息艙同樣是一個舶來品,創意來源於日本的“膠囊旅館”,主要是作為一種臨時性補充的居住設施。據瞭解,“膠囊旅館”是一種可移動的,並不佔用建築用地的設施,為旅客提供更多臨時性的休息場所。在日本,這些正常運營的“膠囊旅館”大多出現在車站、碼頭、機場等地,因為這些場所有非常完善的消防設施,而且有非常穩定的客源。

ADVERTISEMENT

國內最早的共享休息艙於2011年在上海誕生,最終因政策原因被取締。具體的原因是人均使用面積不符合上海房地部門公佈的出租房標準,加之各休息艙內沒有任何安全設施,一旦發生火情很容易造成人員傷亡。被共享經濟重新包裝的共享休息艙,多搭建在寫字樓這樣的場所,消防安全和衛生標準都存在巨大的隱患。

一些使用過共享休息艙的嚐鮮者反饋的訊息稱,大多是抱著嚐鮮的心理去的。在實際使用中,共享休息艙的空間太小,室內溫度過高,而且衛生條件並不像宣傳的那樣好,甚至會有臭襪子的味道。另據一些體驗者透露,一些共享休息艙的噪音很大,嚴重影響睡眠質量。不難看出,共享休息艙目前存諸多問題。

客觀地說,共享休息艙在理論上即有市場,也有盈利模式,是一個不錯的商業模式。可是我們必須正視一個問題,共享休息艙在落地時存在的各種挑戰,讓這個頗有創新的新商業形態成為一個概念式的噱頭。

共享休息艙:挑戰重重

不可否認,頗有創意的共享休息艙能夠解決一些消費者的臨時休息需求。然而,從實際應用的角度來看,共享休息艙要想大面積推廣仍面臨重重挑戰。具體來說,這些挑戰有的來自於政策層面,有的則來自市場層面,還有的來自於使用者體驗層面。

與其他的共享經濟商業模式一樣,共享休息艙同樣需要政策的監管。作為一個與賓館相似的共享經濟模式,共享休息艙來自政策層面的監管,主要是消防安全。目前,北京、上海等地的共享休息艙基本是搭建在寫字樓,或者是寫字樓的地下車庫處,這些場所的消防設施並不完善,一旦發生火災或其他險情,使用者的安全將受到威脅。此外,共享休息艙內部也需要一定的安全防護措施,這同樣涉及到使用者的人身安全。

ADVERTISEMENT

從一些試用者的經歷來看,目前國內的共享休息艙空間大約有3平方米,內部並沒有安裝空調,只能靠排氣扇與外界的空氣互換,以此來保證空氣溫度和新鮮度。使用者掃描二維碼能夠開啟共享休息艙的門,使用完畢後,也是使用手機來開啟共享休息艙的門出來。問題來了,如果在使用過程中,裝置出現故障,在共享休息艙的人如何出來?對於這樣的問題,共享休息艙的運營方是否有一定的防護措施呢?

毋庸置疑,共享休息艙的所存在的消防、衛生和其他安全問題,都是監管部門需要重點關注的。幾年前,出現在上海的共享休息艙被關停,很大程度就是因為安全因素。除了政策層面的挑戰外,共享休息艙來自市場層面的挑戰也很多。

來自媒體的訊息稱,北京、上海等地的共享休息艙數量並不多,10平方的面積大約可以容納6個休息艙。由於共享休息艙多搭建在寫字樓的一個角落,寸土寸金的寫字樓無疑會成為共享休息艙市場拓展的絆腳石。這一問題如何解決,仍考驗著共享休息艙的運營方們。此外,如何更好的優化共享休息艙的體驗,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問題。

在炎熱的夏季,共享休息艙內沒有空調,體驗勢必大打折扣。寒冷的冬天,如果沒有暖氣,共享休息艙能否休息還是一個未知數。所以,共享休息艙面臨的問題還有很多,這都需要逐一解決。

總之,共享休息艙這一經濟形態創意雖好,但問題也很多。以逐利為目標的資本,推動著共享經濟高速前行,這注定共享休息艙就是一個快餐式產品。從消費者的反饋來看,共享休息艙需要精細打磨。如果一味瘋狂推廣,那共享休息餐這個好產品或許就會成為資本的殘羹冷飯。

責任編輯:

ADVERTISEMENT